第五十六章 碎碎_仙诡异道
如果小说网 > 仙诡异道 > 第五十六章 碎碎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六章 碎碎

  “看来这郑兄身上的问题也不轻呀,会是和他修炼的神通有关吗?”张土德看着窗外喃喃自语道,他不认为郑理刚才是真的在和空气对话,肯定有什么他看不见的东西在。

  “算了,郑兄的事我也管不了,我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是早点出发去正德寺吧。”

  张土德把饭菜和摔碎的盘子钱一并给了在旁边一脸惊恐的店小二,然后离开了这家酒楼,今天他已经赔了两次钱,这要是传出去了,估计附近吃饭的店都不会让他进去了吧。

  不过无所谓,反正他打算就离开武城了,本来他是想在这里待个几天休息一下,顺便好好研究高问留给他那几本与神通相关的书。

  但现在还是早点去正德寺解决身上的问题比较好,至于那些书上神通张土德这几天也看了,要么需要某些邪祟,要么就是张土德看不懂名字的奇特物品,他暂时也没办法学习。

  在城里买了些干粮和几个铃铛之后,张土德本来还想去铁匠铺打造把兵器,但时间太久了,张土德只好作罢。

  在城中忙完后,张土德便驾驶着马车离开了武城,从白天赶到了晚上,他才将马车停在了路边,让马儿休息一会儿。

  “以现在的速度想要到西京城至少要半个月,希望这中间不会再出什么事。”张土德坐在火堆旁,边吃着面饼边看着地图

  “唉,就算能到了西京城,不知道那正德寺能不能解决我身上的问题。”

  张土德叹了口气,从郑理那里得知了能够驱邪的地方之后,他没有放下心来,因为他知道刘樵曾请过许多奇人异士给他妻子看过,但那些人都没有办法,他妻子最后还是死了。

  而步家这么多年来应该也尝试请人破解过自己身上的诅咒,但直到步家彻底绝了后,这种诅咒才算没了。

  “不知道那刘樵和步家人有没有去正德寺看过,如果去了,那时候的正德寺没能解决那无头仙墓里的诅咒,那他们现在能够解决了吗?”

  这个疑问让张土德有些心烦不安,不过他还是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在心里安慰自己道

  也许刘樵那会儿,四齐还没有正德寺呢,而步家人担心他们杀害开国将军的事被人知道,所以没去找那些名门正派。

  更何况这都过几百年了,那时候没办法破解的诅咒现在也许可以能解决掉了,就算解决不了,那诅咒又没法跟着我去另一个世界,大不了等我救出爸妈后,再想办法切断和这世界的联系。

  这些都只是张土德无依据的猜想,但让他平静了下来,张土德把手里的面饼吃完后便走回了马车,他今晚准备在马车上休息。

  召唤游老爷的铜铃被张土德拿在了手里,以备有危险的时候能立刻召唤游老爷。

  除此之外,他还在车帘后和马车周围拉上了几个在他城里买的铃铛,以便有野兽来到周围或者有人想进马车时有声音提醒他。

  做好这一切后,张土德就闭上了眼睛,可能是今天经历了不少事,很快他就陷入了梦乡之中。

  张土德再次睁眼时发现他在一个陌生的街道上,路面用青石铺成,两侧有各式各样的建筑物,风格与四齐国还有张土德原先的世界都完全不同。“我不是在睡觉吗?难道这是在梦中?”张土德捏了一下自己的手,有痛觉,他又打了自己一巴掌,发现还是有感觉,这说明他不是在做梦。

  “怎么回事?我明明在马车里,难道在睡觉之中我又回到了原来的世界?碎碎把我带到了这里?”

  想到这一点,张土德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发现穿的正是那身染着血的精神病号服。

  “看来我真回到原来的世界了,难道我在异世界又死了?那个诅咒把我杀死了吗?”

  街道上没有碎碎的身影,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其他的活物,看了一会儿,张土德发现了奇怪的一点。

  那些建筑物,不管是华丽的高楼,还是低矮的小瓦房全部都没有门,甚至连一张用来遮挡的门帘都没有,其中一些建筑物上面还有文字,但张土德看不懂。

  “碎碎到底是把我带到了什么地方?她人呢?”张土德没有大声呼喊碎碎的名字,因为他感觉陌生的地方十分古怪,说不定周围有什么危险。

  碎碎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吧?张土德边警惕着周围边走进旁边的一个房子里,想要看碎碎在不在里边。

  房子里有几个简陋的家具,地板上躺着两个人,那两个人一男一女,年纪看起来比张土德稍大一些,两人手拉着手躺在地板上,全身都没有穿衣服。

  而地上还散落着几颗黑色的小药丸,发出十分刺鼻的味道,张土德上前探了探那两人的鼻息,发现他们还有气,看来是昏迷过去了。

  “应该是这药让他们昏迷过去的。”张土德看向那地上的那几颗黑色药丸,两人呼吸平稳,脸色正常,这应该不是毒药。

  张土德走出了房子,想要去其他地方寻找碎碎时,突然听到头顶上传来了碎碎的声音

  “土德,我在这里。”

  他抬头一看,但看到的不是碎碎,而是一名身穿青衣的陌生女子,她从一座几层楼高的建筑物跳了下来,但楼顶上突然下来了个触手,抓住了她,让她挂在半空中。

  “救我”

  那女子一脸惊恐,看到张土德后想向他求救,但话还没说完,那触手就把她拉了上去,那女子被拉上去的时候,身上掉了一个青色的腰牌。

  在腰牌落地的那一刻张土德看清了上面的文字,上面写着监天司三字。

  张土德没管监天司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认出了那抓住女子的触手是碎碎的,他连忙向楼上喊道

  “碎碎是你吗?”

  “土德,是我,你先稍等一下,我找到了你爸妈,我在做饭给他们吃呢。”

  碎碎的声音又从楼顶上传来,虽然没看到她的身影,但张土德能从她的话语中感到一种开心的情绪。

  “我爸妈?”

  张土德正疑惑着,碎碎终于出现在了楼顶上,只见心素的身体不见了,碎碎恢复了本体的样子,只是她的本体比张土德之前最后一次看到的时候大了好几倍。

  “好了,饭做好了,土德,我接你上来吧。”

  只见碎碎的触手上抓的那青衣女子变成了一张穿着衣服的人皮,而碎碎身体打开了个大口子,张土德看到她身体里有两张他熟悉的面孔,那正是他爸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uguo.cc。如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uguo.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