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徐克的阴谋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如果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23章 徐克的阴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3章 徐克的阴谋

  第123章徐克的阴谋

  徐克说到做到,周彦带着弟弟妹妹们吃完饭,刚刚回到房间没多久,之前来接他去电影院的小黄就把分镜稿给送过来了。

  看到徐克的分镜稿,周彦真是大开眼界,心说这玩意真不是漫画?

  相较于张一谋的板正不同,徐克的画风十分飘逸,侠气十足,线条看似自由混乱,但其实很有章法,一勾一划之间就把人物动作神态给表现出来了。

  周彦之所以问徐克要分镜稿,一方面确实想要提前熟悉自己的戏,另一方面也是想要跟徐克学习学习。

  不过徐克分镜稿这功力,周彦一时半会是学不会的。

  小黄送过来的分镜稿是复印件,印的其实不是特别好,很多笔画都有点虚了,手稿的效果应该会更好。

  周彦的画功很一般,不过因为拍摄《想飞的钢琴少年》,那几个月的时间里面他画了很多分镜头稿子,数量上去了之后,总归有些进步。

  再回头看他拍《蚁蛉》的分镜稿,水平要增长不少。

  他也没有刻意去练习画功,主要就是多画多看。

  其实徐克这种线条非常不好学,需要一些美术天赋,倒是张一谋那种一板一眼的风格,是现阶段周彦主要学习的目标。

  徐克说的没错,后天周彦的戏确实不难。

  后天拍的是白蛇听到教书声,就游到了学堂边上,恰遇见许仙抓到学生秦松写情诗那一段。

  这一段台词不算少,但是表演没什么难度,周彦要演的也就是个抓学生纪律的老师而已,这完全是他本色出演。

  不过即便如此,周彦也没有轻视,还是把这段戏的剧本找了出来,认认真真地读了一遍。

  就在他准备照着这段台词把戏给走几遍的时候,老九在外面敲门,“三哥。”

  听到老九的声音,周彦将剧本放下,然后去将门打开。

  几个弟弟妹妹都在,老九站在最前面,手里端着一个小碗。

  周彦疑惑地看着老九手的瓷碗,问道,“晴儿,这是什么?”

  周清笑道,“哥,这是我们给你准备的夜宵。”

  “什么夜宵?”

  周彦伸头看了看,里面是透明的糊糊,上面还飘着几个枸杞,看起来有点像莲子羹,又有点像凉粉。

  “这是酒店里面的燕窝。”老四周倩笑道,“小九说你工作累了,要补一补。”

  周彦挠了挠头,他对这燕窝这玩意不感冒,“要不你们吃吧。”

  “我们已经一人吃过一碗了。”周倩说道。

  周彦扯了扯嘴角,他们周家的孩子倒是都不太会亏待自己。酒店的燕窝质量未必多好,但价格肯定不便宜,一般孩子到酒店,连个泡面都不一定敢叫,周倩他们就敢叫几碗燕窝上来。

  “行,我吃。”周彦接过燕窝,又说,“伱们进来吧。”

  一听周彦让进去,他们脸上立马浮现出灿烂的笑容,老九直接就从周彦咯吱窝下钻了进去。

  很显然,他们送燕窝是假,想进三哥屋才是真。

  周彦也知道让他们在自己房间待着肯定无聊,他也准备明天抽时间带他们在香江这边逛逛,买买东西,不过今晚他要忙正事,所以刚才才把他们扔在他们自己屋里。

  把燕窝喝完之后,周彦也灵机一动,对他们几个说,“要不,你们陪我对对戏吧。”

  “对戏?”老九眼珠子直转。

  周彦点头,“嗯,后天我有一场戏,是我在学堂里面教书,你们陪我提前预演几遍。”

  听到这个,大大小小几个孩子都挺来劲的。

  “好啊,好啊,那我们演什么?”周清笑着问道。

  “你们都演学生。”

  周彦笑了笑,安排他们几个坐下。

  “马上我说开始,你们就念诗……念《鹳雀楼》跟《静夜思》吧,应该都会。”随后他又给周倩一张纸,“倩倩你拿着这个,一会儿大家念诗的时候,你装作在纸上面写写画画就行了。”

  周倩笑道,“我是演一个开小差的学生么?”

  “差不多,一会儿还会被我抓包。”

  给他们大概讲了戏,又带他们复习了一遍《登鹳雀楼》和《静夜思》这两首诗,之后周彦就拍了拍手,当做打板,“开始。”

  他说完开始,周家军们就开始读诗。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周彦按照剧本所写,先站起来,绕着学堂走了一圈,正好抓到学生秦松在写情诗,便把情诗抓起来,当众读了一遍。

  “花送媚娘柳摆腰,神女偷看风月摇……”

  一遍戏走下来,周彦还挺有感觉的,几个弟弟妹妹也都笑个不停。

  笑过之后,周倩说道,“三哥,这后面真正拍的时候,不会就读这些诗吧?”

  周彦笑道,“怎么了?”

  “如果是读这些诗,就有些不合理了,哪有快科举考试的时候,学子们天天读这些绝句的。白蛇的时代背景应该是宋朝,宋朝科举确实也有诗词科目,不过考试内容涉及的都是《诗经》、《楚辞》这些。”

  周彦笑了笑,剧本里面写的就是读《静夜思》、《寒食》这些诗,他也知道这是不合理的。

  可能导演徐克也知道不合理,但这是影视剧,之所以安排学子们读这些诗,一方面是让大多数普通观众能够听得懂,另一方面也是跟学生秦松写情诗做个对比。

  不过周倩是学历史的,自然是要在意一些。

  这部电影,本来就不是什么正剧,很多地方都是随便发挥的,要说这个情节,最关键的都不是诗词问题,而是从古至今就不可能有这样的学堂。

  “这是个传说故事,不必深究。”

  周彦笑了笑,又带着他们开始对戏。

  别说,排戏这招还有用的,既让周彦忙了工作,又让他带着弟弟妹妹们玩了,两不耽误。

  ……

  第二天,周彦带着弟弟妹妹们在香江逛了一天。

  不得不说,香江的消费比燕京高太多了,去年夏天周家军在燕京待那么长时间,也没有这一天在香江花费的多,这还不包括周彦给老五周远买的礼物。

  周远今年高中毕业,虽然还不知道录取结果如何,不过周彦还是提前给他安排了礼物。

  送礼物这事,周彦充分尊重了周远的个人意见,这小子思来想去,决定要一支钢笔。

  周彦花了两千多给周远买了支钢笔,随后就听到周倩在旁边幽怨地说,“我还是上大学早了点,三哥都没送我礼物。”

  一听老四这话,周彦自然要把礼物补上,本来他准备给周倩买一个价值三千多的水晶手链,不过周倩表示,她不要水晶手链,她要黄金手镯。

  周彦问她为什么,她说,“黄金长远,水晶易碎。”

  周远笑呵呵地说道,“就是保值呗,说的花里胡哨的。”

  “就是保值。”周倩倒也不否认。

  周彦笑了笑,他没想到周倩选礼物竟然还会考虑保值不保值,这丫头平时可是个文艺青年,还以为她会更喜欢水晶。

  大环境下,黄金确实保值,但是对经济高速发展的地方来说,黄金并不值得买。

  现在黄金也不便宜,一克要九十多块钱,抵得上内地很多人一个月工资,现在花一年工资买10g黄金,几十年后就只能换一个月工资,怎么看都不划算。

  不过这是对中国来说的,如果换成其他国家情况就不一样了,比如美国,现在美国家庭收入的中位数五万多美元,二三十年后还是五万多美元,金价却翻了好几倍。

  “其实要想保值的话,倩倩你不如买房子。”

  周倩还以为她三哥在逗她,笑着说道,“三哥,三千块钱能买什么房子啊。”

  “买民房呗。”周彦笑道。

  现在金陵郊外有些房子,只要几千块钱就能拿下了,那些房子质量很差,也不好住。

  周倩想了想,说,“那三哥你把这钱留着,给我买个房子吧。”

  周彦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周倩还真要买房子,不过买房子确实是个好选择。

  大伯家比自己这一房经济肯定要弱一些,如果能给倩倩早点在近郊的地方置办几套房子,等金陵城市开发,也能给她攒点嫁妆,回头她嫁到别人家也有底气一点。

  “行,回头这事我来安排。”周彦点头说道。

  ……

  十二号的早上,周彦他们兄弟姐妹七个人早早地吃过早饭,在酒店里面等着。

  到了九点钟的时候,《青蛇》剧组的工作人员才来接他们。

  主要是还不知道今天的拍摄地点,不然的话周彦他们就提前去了。

  陈叔虽然走了,但还是给他们留了个司机以及一辆小巴车,他们行动起来也方便。

  一直到十点,周彦才到达取景地。

  但是到了地方之后,周彦怎么看都感觉不对劲,这里根本不像是拍摄教书那段戏的地方,明明就是青蛇跟白蛇住的那个院子。

  见到徐克之后,周彦发出疑问,“徐导,今天的戏是在这里取景么?”

  徐克对于周彦的疑问早有所料,他笑着搂住周彦的肩膀,“周指导,是这样的,因为出了些情况,所以我们临时把今天要拍的戏改了。”

  听到这么个情况,周彦皱起了眉毛。

  照理说,因为现场有突发情况,临时改拍其他镜头也是挺正常的事情,周彦参加过的几个剧组,之前也都出现过这个情况。

  就连周彦自己在执导《想飞的钢琴少年》的时候,也干过这个事情。

  但是要改拍其他戏,至少要通知一下自己这个主要演员吧?一路上他根本没听司机跟他说过这个事情。

  周彦有些不悦道,“徐导,这个事情,你要提前跟我说一声吧,这两天我都是在为教书的那场戏做准备,你这突然改变,打乱我的计划不说,今天的拍摄效果恐怕也会受到影响。”

  徐克自知理亏,连连告歉,“事情太突然了,没来得及通知你,实在不好意思,还希望你迁就一下,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听到徐克道歉的这么诚恳,周彦感到有些意外,他倒是没想到徐克会这么轻易说软话。

  不过徐克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周彦如果再不给面子就有点让人下不来台了,他点点头说道,“好,不过我没有提前准备,拍摄进度可能会受到影响……今天拍哪一场戏?”

  徐克笑眯眯拿来了一沓分镜头,“这就是你今天要拍的戏。”

  周彦接过剧本一看,顿时表情凝固起来,只见分镜稿上一男一女嘴咬嘴“缠斗”在一起……

  “咳咳。”周彦看过分镜稿之后,轻咳一声,“徐导,你确定今天要拍这场戏么?”

  徐克认真地点头,“确定,你有什么问题么?”

  周彦微微吸了口气,摇头道,“没问题。”

  该来的早晚要来,周彦接这部戏的时候,就知道里面有激情戏,早就有心理准备,所以这会儿也就不忸怩了。

  “那好,你先去上妆吧。”

  古装弄起来相对麻烦,因为要戴头套,所以化妆师还要把周彦的头发修一修。

  等到一套弄完,已经两个多小时过去了。

  中午又停了一会儿,吃了个饭,直到一点多钟才开始拍,而让周彦意外的是,他来这边几个小时,连王组贤人都没见到,徐克也没说带他们一起把戏讲一讲。

  直到导演说要开始拍的时候,周彦才见到王组贤,这时的王组贤已经上好妆,换好衣服,也进入到了白蛇的角色,一扭一扭地走了过来。

  之后徐克也没让周彦跟王组贤交流,就开始给他们讲戏。

  “一会儿白素贞躺在床上,然后许仙跨在她腰部的位置,这样看着她……”

  说着,徐克还亲自为周彦示范。

  周彦眼角抽了抽,这要让个不了解情况的人来,还以为这是在拍什么不正经的片子。

  关键是这场戏其实还挺长的,前面还有白素贞跟许仙说了老长一段话,许仙恍惚间说自己看到了姐妹俩的尾巴,而白素贞则告诉他是因为喝了酒之后出现了幻觉,他看到的那些都是假的。

  周彦原本以为,肯定是要先拍那些对话的镜头,没想到徐克选择直进主题,拍亲热戏。

  说完戏之后,徐克对周彦跟王组贤说,“来吧,你们先试试。”

  “好的,导演。”

  王组贤笑了笑,大大方方地跑到床上躺下,周彦挠了挠眉毛也走到床边。

  等到王组贤躺好之后,周彦也按照徐克的指示跨在王组贤身上,俯身跟王组贤四目相对。

  虽然已经提前做过心理建设,但是真正走到这一步的时候,周彦还是有些慌张,这玩意真不是说有心理准备就能克服的。

  徐克没说什么,往后退了退,然后给摄影师一个眼神,示意摄影师开机。

  等到机器开了之后,徐克说道,“开始。”

  听到徐克说开始,王组贤拉了拉周彦的胳膊,让他更靠近自己的身体,随后又将周彦的帽子取下,扔掉。

  此刻的王组贤媚眼如丝,一颦一笑都在勾动着周彦。

  还没等周彦反应过来,王组贤竟然一把把周彦紧紧地抱住,她吐气如兰,正好哈在周彦的耳边,让周彦感觉有些酥麻。

  就在周彦脑袋发晕的时候,忽然听到徐克喊道,“咔!”

  这声咔一出来,王组贤就把周彦给松开了,随后她笑着对还在发呆的周彦说道,“怎么,不想从我身上下来了么?”

  周彦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爬起身来。

  徐克鼓着掌走过来,“不错,不错,这一遍很好,一会儿我们再来一遍。”

  凑近之后,徐克看了看周彦的要害部位,小声开玩笑道,“周指导还是见过大场面的嘛,这都没什么反应。”

  周彦看了眼徐克脸上的笑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徐克说的是什么,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真不是他定力强,而是刚才王组贤那一套动作太快了,快到他都没怎么反应过来,也没来得及去琢磨……

  他又看了看摄影师那边,十分意外道,“刚才开机了?”

  徐克笑着点头,“当然,如果不开机,不是浪费你们的精彩表演了?”

  周彦表示汗颜,他刚才可没有任何表演,完全在懵着呢。

  不过现在回过神来,周彦总感觉今天这场戏是一场阴谋,刚才王组贤那一套动作太快,太干脆了,很有可能徐克已经提前跟她交代过什么。

  还没等周彦问,徐克就拍着手让人给周彦补妆。

  等到补好妆了,徐克又招呼再拍一遍。

  ……

  之后,王组贤躺在床上,周彦过去再次骑在她腰间。

  等到徐克说了开始之后,王组贤果然又拽了拽周彦的衣服,然后将他的帽子一摘、一扔,再次将周彦抱在胸前。

  这一次,周彦比较清醒,但是他能做的也不多,只能任凭王组贤摆布。

  “咔。”

  徐克喊过咔之后,又说,“许仙先别下来了,就在床上吧,马上再来一遍,来人把许仙的帽子捡起来,化妆师去补个妆。”

  周彦在翻过身,在旁边坐下,王组贤也坐了起来。

  其实王组贤妆没什么好补的,主要是周彦,王组贤把周彦脸捂在她的胸前,把脸上的妆都给揉花了不少。

  化妆师一边给周彦补妆,一边开玩笑道,“周指导,脸怎么红了,是不是太热了,快来个人给周指导扇一扇。”

  他们都知道化妆师是在开玩笑,自然不会真有人过来帮忙扇风。

  周彦脸红自然也不是因为天热,刚才第二遍他人比较清醒,所以触感也比较实在。

  第一遍的时候,他甚至没来得及呼吸,但是到了第二遍,他闻到了王组贤胸口的味道,有淡淡的花香味,应该不是香水味,而是沐浴露的味道。

  王组贤倒是有点热,刚才她动作比较大,周彦毕竟是个大男人,她猛地这样把人抱在怀里,还挺费力气。

  妆很快补好,徐克过来交代周彦,“这次白素贞再把你抱在胸前的时候,你要开始亲吻她的胸前和颈子,这次要释放一点,不要像之前那样拘谨了。”

  周彦深吸了口气,“好的,导演。”

  交代完了之后,徐克回到摄像机旁边。

  “开机。”

  “打板。”

  “开始。”

  这一次,周彦要熟练很多,骑在王组贤身上,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等到王组贤把他抱在胸前之后,他就抿着嘴在王组贤的胸口跟颈子处蹭,也没有真的亲,他想着,反正镜头没有对准他嘴,也发现不了他是真亲还是假亲。

  周彦做的很好,从后面确实看着确实是像亲了。

  不过拍到一半的时候,王组贤忽然笑了起来。

  “咯咯咯,周彦你吹的我太痒啦。”

  王组贤实在是忍不住了,周彦拿嘴唇蹭她本来就有点痒,关键是还顺带着呼气。她也想忍,但是到了颈子的时候,她彻底不行了。

  笑过之后,王组贤对周彦说,“没事的,你直接亲吧,还好受点。”

  “没关系,这次直接从抱住的那一刻开始,周彦你释放一点热情,就当我们不存在。”徐克说道。

  对于这次ng,徐克也没说什么,他知道周彦是第一次拍摄激情戏,难免会拘谨,这是正常的,要是第一次拍激情戏就能挥洒自如,那才真是可怕。

  周彦抬头看了一圈,周边站了少说也有二三十人,他怎么能当他们不存在?

  他也不是什么初哥,只不过在这么多人面前亲热,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

  王组贤见周彦这么拘谨,也觉得挺有意思,平时周彦给人的感觉挺沉稳的,而且好像情绪波动也不怎么大,没想到因为拍戏弄得面红耳赤。

  “没事的,就当他们不存在好了。”王组贤轻声说道。

  周彦点点头,“好。”

  这时徐克又问道,“周彦,准备好了么?”

  周彦深吸一口气,举起手来,“好了,导演。”

  “好,开机。”

  “打板。”

  “开始。”

  这一次,周彦直接埋头在王组贤怀里,他开始想象着自己是许仙,而身下的女人是自己的妻子……其实想这么多没用,他只要少克制一点自己的欲望,就能把戏给表现出来。

  大部分时候,克制自己是一件难事。

  但有时候,放弃克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有了之前的教训,周彦这次要稍微自如一下,开始沿着王组贤的胸口往上亲。

  这一次是真亲,听声音就知道跟上次不一样。

  但是徐克似乎还不满意,他没有喊咔,而是在旁边指导道,“许仙,再用力一些,释放一些,野性一些。白素贞,表情再迷离一些。”

  周彦此时也没想那么多了,加大了亲吻的力量,但可能是亲的力量太大,他仿佛听到王组贤轻轻地嗯了一声。

  这一声让周彦感觉自己像是受了电击,差点就定住了,不过他没忘了自己现在在拍戏,动作没停继续吻着王组贤,从胸口再到颈子。

  过了好长时间,才听到徐克说了声“咔”。

  听到这声咔,周彦松了口气,连忙坐起身来。

  虽然这场戏他动作不多,但是就这一会儿,他已经感觉到累了。

  但是这场戏远远没完,光是亲吻的这一段镜头就又拍了遍。

  确定拍好之后,徐克又跑来对周彦说,“许仙,你把衣服脱掉一半,到腰这个位置,白素贞你也把衣服解开一点。接下来这段是吻戏,许仙半坐在床上,白素贞坐在许仙腿上抱住他……”

  按照徐克的指示,周彦把衣服脱掉。

  看到周彦的身材,徐克挑了挑眉毛,“周彦,你还真有点料啊。”

  之前周彦为了法海而健身,虽然最终没有演法海,但是健身却没有停下来,几个月过去,他的身材保持的挺不错,主要是他体脂比较低,所以稍微有一些肌肉,脱了看着就挺明显。

  徐克不住点头,虽然许仙对身材没什么要求,但是既然有好身材,秀一秀也挺好。

  “好了,白素贞坐过去吧。”

  周彦深深地吸气,努力跟生理反应作斗争。

  不仅仅是周彦,王组贤也有些感觉,毕竟是这样抱着,肉贴着肉,她感觉周彦像是一个火炉一样,身上的热气不停地侵袭着她,让她有些躁动。

  而且周彦的身材确实很好,肌肉并不大块,但是线条比较非常可以。

  “现在开始吻吧,许仙先追白素贞一下,再回追一下,然后吻在一起。”徐克说道。

  按照导演的指示,周彦伸头去追了一下王组贤的嘴,后者往后一躲,等周彦往回的时候,王组贤一下子过来将周彦吻住了。

  被吻住的那一刻,周彦脑子有那么刹那的空白。

  如果只算这具身体的话,这应该是初吻,也就是说,他的这张嘴,第一次吻一个女人,这种触感,让周彦都有些意外。

  他自诩吻技还算不错,但这会儿竟然根本施展不出来,因为刚才那一瞬间,他竟然找到了少年时初吻的感觉。

  绝对是这副身体拖了后腿。

  不过也就是很短暂的一点时间,周彦很快调整过来,开始回应王组贤的吻。

  甚至他的手也开始有点不太老实,不过他还是忍住了没有乱动。

  看着男女主演热烈地吻在一起,徐克不住地点头,刚才看周彦那样子像是个没有谈过恋爱的初哥,但是这会儿表现的还不错,看着是渐入佳境了。

  “咔。”

  两人亲了一会儿,徐克喊了声咔。

  “许仙后面表现还可以,前面表现有点生疏,这不会是你初吻吧?”

  徐克只不过是随口一问,却没想到周彦竟然点了点头。

  看到周彦点头,现场响起一阵低呼。

  周彦才二十二,初吻还在也不是什么太稀奇的事情,只不过初吻竟然献在了电影拍摄里,这可比较少见。

  徐克也有些意外,他打趣道,“那你为了我们这部戏,牺牲还是挺大的,祖贤夺了人家初吻,后面记得负责啊。”

  王组贤也开玩笑道,“是不是有规矩,要包个红包?”

  徐克扯起嘴角,“这就瞎说了,好了,你们稍微休息一会儿再开始,别把嘴亲肿了。”

  ……

  一场亲热戏,周彦跟王组贤一直拍到天黑了才结束,两人的嘴确实差点亲肿了,剩下的戏还要等到明天上午才能开始拍。

  徐克这时走到周彦身边,终于跟他透了底,“今天之所以临时通知你拍这场戏,就是想要拍一点真实的反应。”

  “真实的反应?”周彦一脸疑惑:“真实的反应会好么?”

  “会好,这段戏是在许仙看到了白素贞跟小青的尾巴之后,虽然白素贞跟他说是因为喝了酒,但其实他心里还是有些害怕,而你一开始的表现,非常符合这个特征。有点担心,有点抵触。”

  周彦叹了口气,“徐导,下次你可以提前跟我说,想要什么感觉,我可以演出来。”

  徐克摇摇头,“再演,哪有真实的感觉好?我就担心后面你跟祖贤熟了之后,这段戏就拍不出感觉来了,现在看来,我的决定是对的,今天的戏非常好,后面你情绪释放之后,张力也上来了。”

  周彦算是看出来了,徐克这家伙喜欢不走寻常路,这种亲热戏都要玩个花样。

  “放心吧,就这一次,后面每场戏,我都会提前告知你。今天就先收工吧,回去把明天的戏准备一下。”

  周彦点点头,和王组贤一起去休息室卸妆换衣服。

  两人到休息室的时候,周倩他们几个迅速围了上来,“三哥,戏拍的怎么样?”

  他们几个一直在休息室这边待着,着实有些无聊。

  因为今天的戏实在有些露骨,所以周彦没让他们去看。

  “还行,还行。”周彦打着哈哈。

  老九观察力非常强,她盯着周彦的嘴唇看,“三哥,你嘴怎么看着有点肿?”

  “是么?”周彦摸了摸嘴唇,笑道,“可能是台词说多了吧。”

  老七周云一脸惊讶,“话说多了嘴唇竟然也会肿么?”

  王组贤听到他们在谈论周彦的嘴唇,连忙转过头去,不让他们看到她的嘴,她也是个老演员了,按说不至于因为吻戏而害羞,只不过当着周彦这些弟弟妹妹们的面,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周彦摆了摆手,没有理会周云,让化妆师给他卸妆。

  周彦的妆比较简单,卸起来也比较简单,他提前弄完之后,就跟王组贤告辞,“王小姐,我们先走了。”

  听到周彦还喊她王小姐,王组贤笑道,“你要不叫我小贤吧,哦,你应该比我小两三岁,叫我小贤姐也行。”

  “小贤。”周彦笑了笑,又招呼周家军,“来,跟小贤姐再见。”

  “小贤姐再见。”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周家军打招呼的样子,但王组贤还是觉得有趣,她笑着跟周倩他们摆手,“再见喽,有时间姐姐带你们玩哦。”

  这本来只是一句客套话,但老九却傻愣愣地跑过去,一脸天真地问道,“小贤姐姐,你什么时候带我们去玩啊。”

  王组贤被问的一愣,她看着一脸萌态的周晴,鬼使神差地说道,“只要剧组放假我就带你们出去玩,好不好?”

  “好哦。”老九还伸出手,“拉勾哦。”

  王组贤笑了笑,伸手跟老九拉了个勾。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等到拉完勾,盖完印章,老九这才作罢,摆摆手跟着周彦他们一起走了。

  出了休息室之后,周彦看着老九直摇头,王组贤不了解老九,但是他可了解,这丫头哪有那么傻,她就是故意要“逼宫”的。

  如果一个成年人这样“逼宫”,别人可能会觉得这人情商低,但是老九年纪小,长得萌,而且还会伪装,人家只会觉得她可爱。

  周彦甚至有种感觉,王组贤玩套路,都未必能玩得过老九。

  ……

  香江中文大学的一间教室里,一个男孩小声地向旁边的女孩提出邀请,“琪琪,晚上一起看电影吧,《警察故事3》最近好火的。”

  听到《警察故事》,琪琪兴趣缺缺,“钟泽文,我不喜欢打打杀杀的警匪片,你不知道么?”

  本来钟泽文还准备了后手,如果琪琪不想看《警察故事》,他就提议去看《黑玫瑰对黑玫瑰》,但这部电影也属于警匪片范畴。

  最近大火的《审死官》他们又已经看过了,剩下的也没什么电影可看了。

  钟泽文想了好一会儿,说道,“我们去看《飞翔少年》吧。”

  “飞翔少年?”琪琪面露疑惑,“什么类型,谁演的?”

  “应该是讲飞翔的奇幻励志片,少年一直有一个飞翔的梦想,最终经过不懈的努力,梦想成真。”

  虽然这个介绍很无聊,但是琪琪还是有些好奇,毕竟香江这两年的电影同质化都太严重了,武侠、警匪还有很多荒腔走板的无厘头。

  倒不是说这些电影不好,但是所有电影都是这样,让她感觉有些腻了,她总觉得现在的电影都好浮躁,没人愿意好好讲一个故事。

  “可以,我们就去看这个《飞翔少年》。”

  听到琪琪同意,钟泽文兴奋的差点蹦起来,“一会儿我们就去电影院。”

  ……

  到了电影院之后,两人才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电影叫《飞翔少年》,只有一部《飞翔的钢琴少年》。

  虽然海报上没有太详细的介绍,但是也绝对不会是男孩之前说的那个故事。

  但是来都来了,而且琪琪感觉这个海报做得挺好的,上面还说这部电影之前拿到了什么克莱蒙费朗电影节大奖,他们就决定买票看了。

  买了票,进了影厅。

  两人发现,这部电影的上座率挺一般的,这倒是可以理解,毕竟这部电影也没什么知名演员,导演也是个没听说过名字的人,听说还是大陆的电影。

  钟泽文得知是大陆电影的时候,就已经不太想看了,大陆那边的电影数量很少,能过来的基本都是些文艺电影,看了让人睡着的那种。

  特别是那种拿了什么国际电影节大奖的,更是催眠神器。

  中学的时候他就看过一部大陆的电影《黄土地》,但是在电影院里面差点睡着了,那部电影票房好像也不高,周边的同学也没什么人看过。

  说起来,今天这场的上座率还算可以了,比当时《黄土地》的上座率要高。

  而且既然来了,而且把琪琪约来了,钟泽文当然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

  钟泽文已经做好了昏昏欲睡的准备,甚至还做好了跟琪琪中途离场的准备。

  但是钟泽文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一点不落地将整部电影都看完了,中途没有上厕所,也没有睡觉,旁边的琪琪也是一样,全程盯着大银幕,眼睛都不舍得往别处转。

  男主在爷爷家弹奏《窃喜》的时候,他们也跟着窃喜,男主在雨天遇见邻家姐姐弹奏《重逢》的时候,他们为这种纯粹的感情动容。

  爷爷去世的时候,琪琪忍不住哭得稀里哗啦,还抱住了钟泽文的胳膊,使得钟泽文一边难受一边暗喜。

  到了最后,男主跟交响乐团一起演奏那首自创曲的时候,他们为男主骄傲的同时,也为爷爷感到欣慰。

  到了影片结束,观众们准备散场的时候,最后的彩蛋又让人他们发出会心的一笑。

  等到从影厅出来的时候,琪琪笑中有泪地说道,“今天误打误撞,看到了今年到现在为止最好的一部电影。”

  钟文泽觉得今年最好的电影是《新龙门客栈》,《想飞的钢琴少年》在他这里只能排到第二位,但是这时候他可不会唱反调。

  “没错,这是今年最特别的一部电影。”

  这句话倒是没有违心,钟文泽确实觉得这部电影最特别。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uguo.cc。如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uguo.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