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除了我,你是第一个听到这首曲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如果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27章 除了我,你是第一个听到这首曲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7章 除了我,你是第一个听到这首曲

  第127章除了我,你是第一个听到这首曲子的人

  第二天上午,周彦给梁宇去了个电话。

  梁宇正在看资料,桌上的电话响了之后他随手拿了起来,“喂,你好。”

  周彦的声音在电话里面响起,“梁科长,我是周彦。”

  听到是周彦,梁宇笑着将资料放下,“周彦啊,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给我回电话了,张有安同志已经把事情跟你说了吧?”

  “嗯,他跟我说,申奥宣传片的项目要启动了。”周彦回道。

  “没错,现在已经开始在筹备了,预计今年年底,最迟明年年初就要开始拍摄了,总共两个宣传片,分两个阶段拍,第一个宣传片在明年三月份之前拍摄结束,另外一个七月份之前拍摄结束。”梁宇给周彦说了一些详细的计划信息。

  电话这头的周彦点点头,这样听来,其实制作时间还是比较宽裕的,组织里面办事情,就喜欢做到前头,提前这么长时间就把准备工作做好了。

  周彦想了想,打探道,“格林斯潘导演有没有透露,对这个宣传片有什么具体的想法,他准备怎么拍?”

  梁宇笑道,“还没呢,这次其实是格林斯潘主动请缨揽下这个活的,他跟何主席沟通过,何主席的意思是,在展现中国现代化的基础上,尽量体现中国的传统特点。”

  随后梁宇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了,在体现传统特色的时候,也要注意中外差异,不要自说自话。”

  梁宇没有说得很直白,但意思周彦已经清楚了,其实还是想让宣传片的风格贴近国际,不然也就没有必要在体现中国特色的时候,还要格外注意中外差异。

  “格林斯潘导演什么时候去燕京?”周彦又问道。

  “具体时间还没有定下来,不过九月份或者十月份他肯定是要来一趟的,下一次应该就是等到正式拍摄的时候。”回答了周彦的问题后,梁宇又多说了两句,“格林斯潘在运动影视领域,名气不小,这次他主动揽下这个活,我们也就顺水推舟答应了。至于他的作品是否适合中国,适合燕京,暂时还是存疑的,九十月份伱们肯定要见面,到时候你们可以好好聊聊。”

  “嗯,我知道了。”

  从梁宇的话中,周彦听出,似乎燕京奥申委内部对格林斯潘也不是特别放心,而之所以会选择他,也是有些拉票方面的考量。

  随后梁宇又跟周彦说道,“这次的申奥宣传片你用点心,等到后面申奥成功之后,还有很多片子需要拍,用到配乐的地方不少。”

  梁宇这么说,并不是要给周彦画饼,而是因为他对这次申奥还是有信心的,因为他知道为了这次的申奥,他们做了充足的准备。

  有很多工作,奥申委这边已经提前做到位了,虽然奥林匹克大会还有一年时间,但是燕京这边已经确定很多票能拿到手。

  周彦也听出了梁宇的信心,但是这份信心最终很有可能会转变成失望,此时希望越大,后面失望也就越大。

  这次申奥为什么会失败,周彦也不清楚具体原因,他并不乐观地认为自己给宣传片配几首好听的曲子就能改变结果。

  梁宇也知道周彦最近在香江忙,就跟周彦约好等到周彦从香江回到燕京之后再碰面。

  ……

  跟梁宇通过电话之后,周彦就赶去了拍摄现场,今天有他一场戏,不过戏不复杂,就是许仙第一次去白素贞他们住的那个小院里面,而且仅仅是他在屋子里面喝茶的戏。

  至于烘衣服以及在外面遇到道人淋雨的戏,明后天再拍。

  其实观众看这几场戏都是在一起的,不过现场拍摄却是分开的,而且时间都是打乱的。

  到了现场,周彦就去换衣服化妆,整个过程花费了一个半小时,但是正式拍摄,总共就只有一个小时不到。

  古装戏就是这点比较麻烦,一天下来,拍摄时间可能就一两个小时,而化妆、卸妆加起来却要两三个小时。

  这场戏结束之后,徐克也很满意,这场戏的拍摄时间他预留了三个小时,现在一个小时就结束,效率提升很多,他们还有时间去找拍一些其他镜头。

  “周指导现在的演技越来越好了。”

  周彦跟王祖贤在休息的时候,徐克还忍不住过来夸了一句,这话不是恭维,而是真心话。

  这段时间拍下来,徐克能明显感觉到周彦比之前更加松弛,现场遇到一些紧急情况,也比之前应对的要更好一些。

  王祖贤笑着说道,“三哥平时不拍戏,也不会闲着的,进步当然快。”

  徐克笑着点点头,“明天天气不错,拍雨戏,一会儿周指导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可以先去对一对戏。”

  “没问题。”

  等到徐克走了,王祖贤侧着身子说道,“三哥,晚上我去你那儿玩,跟你们一起开茶话会,可以么?”

  王祖贤这几天跟老九他们聊天,经常听老九提到他们晚上的茶话会,所以特别好奇,想去看看。

  周彦自己的倒是无所谓,不过他看了看王祖贤,问道,“你自己方便么?不怕被拍到啊?”

  “怕什么呢,一般人发现不了我,而且只要咱们俩不同时出现,就算被拍到,那些记者也不能写什么。”

  听她这么说,周彦点点头,“那行,你什么时候去,跟不跟我们一起吃晚饭?”

  “还是晚饭后去吧。”王祖贤笑了笑,随即又说道,“晚上吹笛子给我听吧,九妹不是说你带了竹笛么?”

  “行。”周彦点头同意。

  “可以吹《想飞的钢琴少年》彩蛋里的那首么?”

  “你说《颂莲》啊。”

  《想飞的钢琴少年》彩蛋里面,周彦吹的就是《颂莲》,也算是跟《大红灯笼高高挂》来了个梦幻联动。

  “这首曲子原来叫《颂莲》啊。”王祖贤胳膊撑在椅子扶手上,用手托着下巴,“为什么起这个名字?有什么典故么?”

  “因为它是《大红灯笼高高挂》里面的曲子,而那部电影的女主角就叫颂莲。”周彦解释道。

  “原来是为女主角写的。”王祖贤又把头往周彦这边探了探,一双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周彦,“那这次你会为女主角写一首曲子么?”

  王祖贤的妆卸了一半,脸上红一团、紫一团的,像是一副乱糟糟的画,但是在这样一幅画中,她那一双眼睛却闪闪发亮。

  周彦甚至有种感觉,恰因为脸上的颜色乱糟糟的,才更凸显这双眼睛的明亮,而她此刻大部分的情绪也都只能通过这双眼睛传达出来。

  这一对视,就是七八秒钟,两人都没有说话,随即两人都反应过来,周彦收回目光,王祖贤也坐正了身体。

  周彦轻咳一声,“咳咳,《青蛇》的配乐我暂时只写了一首《夜莺》,其他曲子还没写,是否要给女主角写一首曲子,暂时还没有想法。”

  主要是从拍摄到现在,周彦还没有见到另一个配乐黄沾,所以也不好动手太多。

  虽然两人一个写电影歌曲,一个写电影配乐,看似分工明确,其实还是要一起商量,尽量让歌曲跟配乐的风格搭配起来。

  另外,什么地方直接放歌曲,什么地方放配乐,这也要两人一起商量,周彦要是提前把配乐都塞进去,回头黄沾大概率也会有意见。

  黄沾前段时间跑到国外去了,现在好像还没回来,不过之前徐克跟黄沾沟通过,黄沾会在九月份之前回来。

  其实主要也是徐克比较急,周彦倒是不太急,反正他随时可以把配乐给写出来,要是黄沾实在不来,他甚至可以代劳把电影歌曲也给写了。

  听到周彦暂时没有给女主专门写一首曲子的想法,王祖贤微微有些失望,不过她还是笑道,“或许等电影拍完,就有了……”

  王祖贤话刚说到一半,她的助理小石带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走了进来。

  “小贤姐,洪主任来了。”

  王祖贤笑着站了起来,跟男人打了个招呼,“洪主任你好,还麻烦你往剧组这边跑。”

  洪主任推了推眼镜,笑着说道,“不麻烦,不麻烦,王小姐是大明星,每天都很忙,能够留时间见我一面,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听到男人说话,周彦挑了挑眉毛,他说的是普通话,但并不是特别标准,带着一点江淮官话的口音,这种口音一般是徽省以及苏省的中部地区使用。

  像周彦他们家金陵,说的方言,就属于江淮官话。

  这人是从大陆来的,而且根据王祖贤的情况,这人很有可能是王祖贤老家舒城来的。

  王祖贤笑了笑,为周彦介绍,“三哥,这位是我老家舒城来的洪主任。”

  她没有介绍洪主任的具体职务,因为她其实也记不得了。

  听到王祖贤叫周彦三哥,洪茂有些惊讶的扬起了眉毛,这个三哥怎么看起来好像比王祖贤还要年轻一点?

  洪茂忍不住瞎想,难道这个三哥是江湖上的称号?

  香江这边社团很多,洪茂早有耳闻。

  想到这个三哥可能是社团太子爷之类的人物,洪茂还真有点怵,他挤出一点笑容,主动说道,“三哥你好,我是洪茂。”

  他一声三哥把周彦给逗笑了,“洪主任,别这样叫我,我可受不起,我叫周彦,你直接叫我名字,或者叫我小周都行。”

  听到周彦比他还要标准的普通话,洪茂又是一愣,这种级别的普通话,一听就不像是香江人。

  “你是内地人?”

  这时王祖贤又给洪茂介绍道,“这位是我在戏里面的搭档,他是金陵人。”

  一听周彦是金陵人,洪茂一下子放开了,走过去握了握周彦的手,“你好,你好。”

  “你好。”

  寒暄两句之后,周彦笑道,“你们要谈事情,那我就先出去了。”

  王祖贤笑着摆摆手,“不用的,三哥,我们也没有特别的事,洪主任过来是跟我聊中秋回乡的事情,上次在台岛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啊,老家来信说希望我回去。”

  周彦笑着问道,“你是已经决定回去了么?”

  “嗯。”王祖贤点头,“这次洪主任过来,也是要跟我商量行程的。”

  洪茂开口道,“对于此次王小姐的回乡,县政府上下都非常重视,所以特别派我来商定行程,我们会尽一切的力量来满足王小姐的需求。”

  “洪主任,哪有那么夸张,我就是回乡看看,要配合的话,肯定也是我配合你们的工作。”

  “王小姐说笑了……”

  王祖贤跟洪茂在休息间这边聊了一会儿,王祖贤就卸妆换衣服,然后两人一起离开了,这里毕竟不是谈事情的地方。

  走的时候,王祖贤还跟周彦打了声招呼,“三哥,我们先走了。”

  她本来还想跟周彦说“晚上见”,但是想了想觉得这样说太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特别洪茂跟周彦还是第一次见面。

  等到王祖贤走后,周彦先去找马精武对戏。

  马精武这会儿正在跟院子里面跟两个小孩聊天。

  “我们沟通起来有些困难,不过没关系,到时候你们看我手势就行了,比如这段戏……”

  马精武是新省人,又常年在燕京,说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那两个小孩是要演他徒弟的小演员,他们似乎都不怎么说普通话,所以马精武才说沟通起来麻烦。

  而偏偏马精武做老师有职业病,还一定要把两个小孩子给调教好,所以今天从周彦他们在里面拍摄开始,马精武就一直在教两个孩子后面的戏应该怎么演。

  等到马精武说话的空当,周彦走过去笑道,“马老师,在忙呢。”

  马精武扭头看了看周彦,笑道,“周彦你今天拍完了?”

  “嗯,拍完了,徐导说,让我过来跟你们对对戏。”

  听到周彦要来对戏,马精武还挺开心,至少他跟周彦沟通起来一点障碍都没有,而且他们还有之前也合作过……准确的说,周彦演过马精武的儿子。

  马精武之前在《大红灯笼高高挂》里面演陈老爷,周彦演陈飞浦,他们是一对父子。

  只不过马精武在《大红灯笼高高挂》里面基本上没有正脸,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陈老爷是马精武演的。

  之前在《大红灯笼高高挂》剧组里面,周彦跟马精武接触不算多,但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说过不少次话。

  马精武是前几天刚来的,他在香江这边认识的人非常少,整个剧组他最熟的就是周彦了,所以平时也愿意跟周彦多说几句。

  “好好好,我也正在给他们俩讲戏,咱们一起。”马精武笑着说道。

  周彦点点头,跟马精武一起讨论明天的戏。

  “明天前半段还是你们师徒三人的戏,就不多讨论了,从我来的时候开始……现在我们就去门口。”

  随后四人就到门口,周彦跟马精武两人拿着剧本,开始设计明天的走位。

  说到一半的时候,周彦跟两个小孩说:“你们两个有什么想法?”

  两人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堆。

  马精武一句都没懂,而周彦毕竟在香江待了一小段时间,隐约能听明白一点点。

  见此,马精武还要比划手势跟他们沟通,周彦却眯着眼睛说道,“你们两个如果不说国语的话,现在就回家,这场戏不用你们了。”

  听到周彦这话,师徒三人都是一愣,特别是马精武,他根本没有想到周彦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在马精武的印象中,周彦的脾气非常好,根本不会刁难人。

  难道是因为现在比以前出名了,所以脾气也跟着大了?

  想到这里,马精武皱了皱眉毛,说道,“周彦,他们就是孩子,何必刁难他们,国语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学会的。而且我们毕竟在香江,按理说,要学也是我们学粤语。”

  周彦解释道,“马老师,你不知道情况……”

  他话还没说完,两个孩子就一脸无辜地开始解释,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话,但是大概意思应该是他们确实不会说国语之类的。

  看到他们这样,马精武也是叹了口气,说道,“周彦,我看这事就算了吧……”

  周彦直接抬手打断了马精武的话,“马老师,你不知道情况,这两个小子会说普通话。”

  “啊?”马精武整个人都愣了起来。

  他看了眼两个满脸无辜的小子,又看了眼周彦,也不知道该信谁。

  周彦也没有多解释,直接撂下一句“我去找徐导重新找演员”,然后就要往里面走。

  两个小子一见周彦动真格的,连忙跑过去拉住周彦的衣服,“三哥,三哥,对不起。”

  他们这次用的是普通话,而且发音还挺不错。

  周彦当然不是不讲理的人,他是知道这俩个小孩子会说国语,但是他们跟马精武却不说国语,明显是故意的,这种情况周彦怎么可能会忍?

  听到他们的普通话,马精武一张老脸气得涨红,他刚刚还在帮两个家伙求情,谁料他们竟然一直在骗他。

  “你们——”

  “对不起,马老师,我们就是跟你开玩笑,没有真的要骗你。”

  被两个小孩这么一求情,马精武心又软了,他看着周彦,“要不,就饶了他们这次吧。”

  看到马精武心肠这么软,周彦皱了皱眉毛,如果依他的性子,就算不把两个小子给开掉,让徐克给他们骂一顿也是免不了的。

  “马老师,你要想清楚,他们跟你的对手戏比较多,我其实无所谓,因为我跟他们之间没什么对手戏。”

  马精武沉吟片刻,还是说道,“就饶了他们这次,而且他们也确实知道错了。”

  见马精武这么说,周彦也没再说什么,但是也暗自打定主意,以后还是少跟马精武接触,这老兄心肠太软,以后肯定要吃亏,别到时候吃亏还带上他。

  “好了,我们继续对戏。”

  之后对戏的过程中,两个小孩子全程老老实实地说普通话,而且不时地看向周彦,生怕周彦挑他们毛病,但他们不怕马精武,因为他们指导马精武是个老好人。

  对这类孩子,周彦见的还是比较多的。

  周彦之前任教的学校,统招分数比较高,所以招收的学生整体素质更高一点,难缠的学生也要少一点,但每个年级总有那么几个。

  一般的学生,即便有点顽皮,好言好语跟他们说,总还是有效果的,但是这类学生,跟他们来软的没用,必须要给他们点手段,让他们怕才行。

  其实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对于这类孩子,周彦的主张是“适当挽救,及时放弃”。

  很多年轻老师,有理想有追求,碰到这类孩子,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使命,一个劲地想要用自己的爱去感化他们,但事实上效果很差。

  或许有个别孩子真的被感化了,但老师也因此忽视了很多其他孩子。

  周彦认为,他们的使命是照顾到大部分孩子,不应该把太多时间浪费在这类孩子身上,说出来可能有些人不愿意接受,但是这样做对大部分孩子都是好的。

  把明天的戏大概对了一下之后,周彦也收工回家了。

  ……

  晚上七点二十多的时候,周彦正在一本电影杂志,听到了敲门声。

  “谁啊?”周彦问道。

  “我。”门外传来王祖贤的声音。

  周彦走过去将门打开,王祖贤拎着两包东西站在门外。

  今晚的王祖贤穿了一身蓝色连衣裙,踩着一双白色凉鞋,可能为了伪装,还戴了一顶休闲的沙滩帽,整个人看起来很清爽。

  “快帮我拎。”王祖贤直接将两包东西塞到周彦手里。

  接过之后,周彦就感觉手里一沉。

  “里面是什么,这么重?”

  “一些饮料,还有零食,既然是开茶话会,吃的喝的当然不能少。”

  周彦笑了笑,“你还真是有备而来。”

  王祖贤进屋之后,打量了一圈,奇怪道,“九妹他们人呢?”

  周彦抬手看了看表,“应该快到了吧。”

  吃饭的时候,周彦跟他们约好七点半在他屋里集合,一般情况下,他们都是准时敲门的,一分都不会差,因为他们既不想打扰周彦,又不想浪费时间。

  “正好趁着他们还没来,把东西摆好。”

  说着王祖贤就把饮料和零食从袋子里面拿出来,仔仔细细地摆成一个好看的形状,周彦发现,里面竟然有啤酒,而且还有好几瓶。

  等到东西都摆好之后,周彦再次看了看手表,已经七点三十一分了,按理说周家军应该已经到了。

  “你等会儿,我去找他们。”

  王祖贤笑道,“我们一起吧。”

  周彦点点头,随后两人一起去了老四周倩跟九妹住的房间,敲了敲,没人应,紧接着他又去敲另外两个房间。

  敲到第三个的时候,他发现门上贴了张纸条,上面写着“三哥亲启”。

  周彦把纸条给拿了下来,纸条的背面是周清写的一段话,意思是他们今晚想出去逛逛,所以就让杰哥带他们出去走走。

  看完纸条的内容,周彦挑起了眉毛,他很难相信这竟然是自己这几个弟弟妹妹干出来的事情,他们胆子何时这么大了,敢不告而别了?

  信中提到的杰哥就是他们的司机兼保镖廖杰。

  王祖贤笑道,“没关系,让他们出去玩儿吧,估计这些天也是憋坏了,有廖杰在应该是没有问题。”

  周彦还是不放心,回到房间又给廖杰打了个电话,确定他们只在附近逛逛,又嘱咐他们早点回来。

  挂了电话之后,周彦转头看向王祖贤,她已经开了瓶啤酒在喝了。

  见周彦看自己,王祖贤笑道,“你喝啤酒还是果汁?”

  周彦目光在果汁跟啤酒之间游移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选择了啤酒。

  喝了一口之后,周彦告歉道,“真是不好意思,放了你的鸽子。”

  “没有啊,你不是还在么,我们两个也可以开茶话会……不对,应该是酒会。”王祖贤举了举手中的啤酒,又将头上的沙滩帽摘下,露出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

  “还好你带了啤酒,不然我们就要拿着果汁对饮了。”周彦笑了笑,又问起了白天的事情,“回乡的事情,都确定了么?”

  “差不多了,其实也没什么好聊的,他们列的行程我都同意。”

  “中秋回去?”

  “嗯,中秋回去。”王祖贤点点头,又笑着说道,“金陵离舒城不是很远吧,到时候有时间的话你可以去找我玩。”

  “为什么不是你去金陵找我玩呢?”话赶话的,周彦随口说了一句。

  王祖贤却笑道,“那也不是不行,到时候如果还有时间,顺道去一趟金陵玩玩也不错。”

  “好,你要去的话,提前跟我说,我给你安排好。”

  “你这算对我提出邀请么?”王祖贤问道。

  周彦眉头挑了挑,“算,当然算。”

  王祖贤笑道,“那我考虑考虑。”

  “你尽管考虑,我随时恭候。”

  ……

  两人酒量都不错,几瓶啤酒下去之后,不仅没有醉意,反而勾起了酒瘾,就连平时不怎么喜欢喝酒的周彦,今晚也想喝几口。

  这段时间每天酒店-剧组两点一线来回跑,即便周彦对电影拍摄感兴趣,偶尔也会感到枯燥,毕竟很多时候他不能上手去拍,只能在旁边看着。

  “没酒了。”王祖贤将最后一个空瓶放下,笑着说道,“要不我们喝果汁?”

  她眼中带着一丝俏皮的挑衅。

  “果汁还是留给倩倩他们吧。”周彦笑了笑,拿起电话,问酒店要了点酒。

  这一次周彦没要啤酒,而是要了点威士忌和冰块。

  如果有的选,周彦想要一瓶茅台,相对于其他酒,周彦还挺喜欢茅台的口味,可惜酒店没有,让他们出去买又太慢。

  开了酒,两人坐在窗边的软布沙发上,一边看着窗外的维多利亚港,一边聊着天。

  一瓶威士忌喝到一半的时候,王祖贤忽然拍了拍脑袋,“我差点忘了件事情。”

  周彦转头看她,“什么事情。”

  “我记得你要吹笛子给我听的吧,现在喝了酒,还能行么?”

  周彦摆摆手,“没什么不行的。”

  他起身去将自己的竹笛找出来,再将笛膜贴好,随后笑着说道,“你要听《颂莲》是吧?”

  王祖贤点点头。

  周彦笑了笑,抬起笛子,开始吹了起来。

  可是笛子的声音刚出来,王祖贤一张俏脸就皱了一团。

  这……也太难听了。

  竹笛的声音原本应该是清脆悠扬的,但是周彦吹出来的,跟公鸡打鸣……不对,是比公鸡打鸣还难听,就像是卡带机放音乐,最后没电了发出来的那种声音。

  看到王祖贤戴上了痛苦面具,周彦笑呵呵地说道,“刚才搞错了,重来。”

  说罢,他又抬手重新吹奏起来。

  这一次,没有任何问题,宛转悠扬的曲调从笛子里面慢慢发出,一点杂音颤抖都没有。

  知道刚才周彦故意逗自己,王祖贤朝周彦翻了个白眼。

  不过很快,她就沉浸在悠扬的笛声当中。

  因为之前也没有人这样面对面给她吹笛子,所以她也不知道周彦的水平到底怎么样,但此时一切的比较都没有意义,这个世界上或许还有更好的笛声,但是此刻萦绕在她耳边的,就是周彦为她吹奏的。

  盯着周彦看了一会儿,王祖贤露出一丝笑容,随即又看向窗外。

  夜晚的维多利亚港,别有一番意趣,虽然窗户是关着的,但依旧能够听到外面的风声。

  这风声裹挟着笛声,慢慢地朝着远处的维多利亚港飞去,而王祖贤的思绪也跟着两种声音渐渐飘向远方,到了她快触及不到的地方,似乎又被一道海浪打回,最终回到了这间屋子。

  王祖贤忽然有种感觉,今晚,周彦的笛声属于维多利亚港,而维多利亚港,也属于周彦的笛声。

  从前王祖贤看到维多利亚港并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情绪,但以后,再看到维多利亚港时,她会想起今晚的笛声。

  等王祖贤的思绪飘回来之后,一曲《颂莲》已经吹完。

  王祖贤举起酒杯,“谢谢。”

  “不用谢。”周彦笑了笑,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王祖贤看着周彦,又好奇地问道,“你平时作曲都是什么状态?”

  “没什么特别的状态。”

  “这样么,我还以为你们艺术家在创作的时候,会有什么特别的状态,就像诗人李白,不是斗酒诗百篇么?你喝完酒,会更有创作的激情么?”

  周彦摇摇头,“别人我不太清楚,反正我身边的人,基本没有喝完酒搞创作的……最多就是喝完酒第二天有些灵感,又或者是,看到别人喝酒,会有灵感。”

  “看别人喝酒,也会有灵感么?”

  “看别人喝酒能否有灵感,取决于这个人喝过酒之后的表现。”

  王祖贤坐直了身体,“那你看我这样,能有灵感么?”

  “你的酒量比较好,喝了就跟没喝酒区别不大。”

  “所以,你是在劝酒么?”王祖贤笑了笑,又对着周彦举了举杯子。

  两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

  王祖贤酒量不错,但跟周彦比还是差了点,一瓶威士忌喝完之后,王祖贤的眼睛也有些迷离了。

  但这时候她却没有忘记刚才说的事情,她又盯着周彦问,“现在呢,有没有创作灵感?”

  周彦笑着逗她:“有一点了。”

  “一点是多少?”

  周彦用大拇指跟食指捏了一个小缝,比在王祖贤面前,“这么一点。”

  王祖贤探过身子,盯着这个小缝隙看,透过这个缝隙正好看到周彦的眼睛,她一脸酒意地伸手将两个手指拉开,让缝隙变得更大,同时也让周彦的整张脸露在她的眼前。

  “这不就大了么?”

  “嗯,是大了。”周彦点头。

  “那是不是可以创作了?”

  周彦笑着拿起笛子,“我试试啊。”

  王祖贤一脸期待地看着周彦,但是等来的却又是“打鸣”声。

  她忍不住拍了拍周彦的肩膀,“三哥,你又逗我。”

  “好了,不逗你了。”

  周彦再次拿起笛子,深深吸了口气,喝了点酒之后,他的思绪也开始乱飞,刚才盯着眼前的维多利亚港,他想到了很多,想到自己如何来到这个世界,又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他又想起了原先所在世界的人,他的家人、朋友、学生……平时埋在心底的思念也在酒精的催发下,涌现出来。

  刚才说吹笛子,他就想到了一首曲子——穿越时空的思念,正适合此时来吹。

  当《穿越时空的思念》响起时,王祖贤迷离的眼睛透露出一丝亮光,这首曲子比刚才那首曲子更加抓耳,只不过听起来有些悲伤,旋律中仿佛蕴含着一股离愁别绪。

  她看着周彦,眼睛已经挪不开了。

  肯定是酒精的作用,王祖贤揉了揉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但随后还是忍不住把目光投向周彦。

  曲子是悲伤的,但王祖贤的心却慢慢热切起来。

  等到周彦将一首曲子吹完,转头正好看到王祖贤的目光。

  “这真是刚刚出来的曲子么?”她问道。

  周彦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道,“除了我,你是第一个听到这首曲子的。”

  而对王祖贤来说,这样的回答就已经够了。

  王祖贤深深吸了口气,随后看向门口,“九妹他们还没回来啊。”

  周彦不知道王祖贤为什么忽然提到老九他们,点头说道,“是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这时王祖贤又笑了起来,“他们应该不会再来你这边了,毕竟他们受到了某人的指示。”

  “某人的指示?”

  “九妹他们那么听你的话,却没跟你说就出去了,你不觉得这是个破绽么?”王祖贤笑眯眯地说道。

  “啊?”周彦挑了挑眉毛,这丫头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虽然好像确实挺让人误会的,都怪老九他们。

  王祖贤此刻已经将身子整个探到周彦面前,“其实不用这么麻烦,你直接说想约我单独见面,我也是会同意的。”

  不知道是因为酒意还是情意,王祖贤面色潮红,眼神迷离,她的脸离周彦越来越近,最终快要碰到一起的时候,忽然停止了。

  “吻我!”说完,王祖贤闭上了眼睛。

  刚才周彦身体里面的火就被挑动起来,此时看着眼前的红唇,周彦再也克制不住,直接吻了上去。

  之后周彦反身将王祖贤压在沙发靠上,疯狂的进攻,这一次的吻跟之前拍戏不同,更加热烈,周彦也更加主动。

  王祖贤一直闭着眼睛,热烈的回应着周彦的进攻。

  吻着吻着,周彦的手就开始不老实,要去拽王祖贤后颈的裙扣,但是他的手刚摸到王祖贤的后颈,就听到几道敲门声。

  咚咚咚!

  “三哥,我们回来了。”

  老九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周彦跟王祖贤吓了一跳,连忙从沙发上爬起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uguo.cc。如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uguo.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