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三煞引魂_师尊他修无情道
如果小说网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44、三煞引魂
字体:      护眼 关灯

44、三煞引魂

  “大胆!找死!”喻清渊沉厉一声,双眸中有红光一闪而逝,这是他发怒时会有的模样。

  他往前一闪,隔空一个灵咒点在宴尘眉心。

  “世有风雷电雨惊,八荒四海邪鬼清!”

  只听他低言一咒,灵咒便顿时清光大盛,自行成几道繁杂符咒,叠在一处压往宴尘的眉心。

  灵咒带起的风飘起宴尘肩背上青丝,那红莲更是直直飘进了喻清渊心中,他眸中怒意更重,在不伤害到宴尘的情况下手上加力,欲将这女鬼驱逐出宴尘身体。

  后方两剑一人一时不曾插手,君后现如今这般,不是他们能正面看的。

  宴尘体内的女鬼受了喻清渊这一记能灭百鬼的灵咒不曾如何,只见宴尘顶着灵咒的强光往前走,口中用着他的声音沉语绕梁:“小哥,夜间火气这么大,不消下去会伤身的,不如让在下帮帮你……”

  他说完,还舔了一下自己唇角。

  若当真是师尊这般勾他,喻清渊能疯,可不是。

  灵咒竟然对其无效,若是手段强横些自是能将她打出去,可那样势必会伤了宴尘。

  喻清渊手中攥紧,已是怒极。

  宴尘上前,半趴在喻清渊身上去摸他脸颊,喻清渊将他两肩衣料往上一拢,握住他的一只手腕,眼中红光再聚,有灵光溢出。

  喻清渊便这般看着宴尘双目,一双眼眸中再有两方灵咒分在其间,这般强极的威力一现,按理说,那女鬼应是受不住这一遭。

  可结果并不是。

  “我红颜鬼也算是名头在外,最是能懂得你们这些男人在想什么,你不喜我这般女色,心中却喜他这般风姿……”她在宴尘的身体里,一直在用着宴尘的声音说话,此时更是用余下那只手拉开胸前衣襟,“你不是想看吗,今日有我在,便能成全你二人,岂不是美事一桩。待到事后,他便是再怎么生气,也改变不了他被你上了的事实。”

  “上一次,便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便有第三次……”

  “他这肩上红莲可真好看,不知这世间上那些道貌岸然的君子们,见了他这般万种风情的模样,受不受得了。”

  女鬼无视了喻清渊眼中灵咒,想要在二人交欢时吸了喻清渊的魂精。

  她操控着宴尘的身体,要去舔他的耳垂。

  喻清渊一顿,却是再次将宴尘衣衫一拢,将其一推,就要现出地仙境威压。

  却见前方宴尘忽然发出一道女子的痛哼之声,但见他抬起自己的右手两指引诀后在心口一抓,伴随着一声戾极惨叫和一团黑光,之前那衣着暴露的女子便被拉的脱离了他的身体。

  喻清渊见此,不待宴尘如何,半息闪到他身前将他一护,掌中翻江之力掐住她的脖颈欲要捏碎女鬼魂魄。

  女鬼被掐的一下子现出原形,是一具黑血枯骨。

  “想我红颜鬼纵横世间,死在我手中的男子无数……可我才刚出了万鬼窟,已有几百年未尝过魂精的滋味……不想碰到你这等……你今日灭了我,也离不开此阵!”

  喻清渊手上加力,这道另人毛森骨立的鬼笑还未落地,那黑血枯骨便被捏成了碎渣。

  喻清渊懒得再看一眼,回身与宴尘道:“师尊,你如何?”

  他口中关切之意,不似作伪,眸中真挚,璨胜星辰。

  “是本座无用,让师尊受了些苦。”

  宴尘只是沉下眸光,感受此地阴诡。

  喻清渊不曾得到回应,也不生气,他这才仔细打量了宴尘此时扮相,是他这师尊从未有过的美态。

  以前自然是美,可那是霜寒雪冰一般的仙人之美,眼下他青丝这般束着,站在他身侧一眼看去仿佛少了几分凌角,让人不禁保护欲与怜惜之情更甚。

  喻清渊收回目光,再看下去,他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还不等几人如何,便见血月红云的夜空之中有三道分布不同的星芒现出,三道星芒同为赤红之色,从万丈高空落入此间,分在远处山中不同三处。

  宴尘看着,心中就要想到什么。

  但见在那红云尽头,有一道极盛的骇人红光冲天而起,比之喻清渊此时灵力自带的红光浑浊数万倍有余,红光飞入云中,又在血月星芒附近散尽。

  喻清渊一惊,低声道:“这是!”

  “……三煞引魂阵!”宴尘顿时明了,心间立时凛然非常。

  “原来本座与师尊,早就在此阵中了!”

  宴尘想罢,与喻清渊道:“红光起处……”

  喻清渊见他终于肯搭理自己,自是有问必答:“红光起处是地下界万鬼窟封印所在,这般便是封印已破,百万煞鬼现世之象。”

  宴尘听后寒目。

  原来在天上血月现出之时,此阵便已布成,只等此刻时辰到了,就以天上星数紫微六煞中三煞星为阵眼,引擎羊、陀罗、地劫三星之力降世,成就这般无边阵法。

  此阵涉及范围之广难以计量,三煞引魂,凶邪无比,仙人见之,也要避让一二。

  只是此阵极难布成,非一般人所能为之,布成之后需一直献祭魂魄维系阵法。

  ……地下界万鬼窟封印一破,百万煞鬼群出,那封印存世八百年,终是在今朝被毁。煞鬼中鬼相繁多,损毁封印之人此举,自是要操控群鬼,或是还有其他目的……

  宴尘忽的想到一人,难道是叶凉州所为?

  上次在那阴阳殿中,那血煞鬼可是称呼他为鬼主。

  ……若是如此,叶凉州作为群鬼之首,出逃万鬼窟后带出那魅魔口中所言七杀、艳鬼等,今番又于早间散出传言嫁祸喻清渊破除封印……

  但,叶凉州出逃又是谁人所为?

  叶凉州虽是鬼主,但群鬼被封印太久,太长时间未曾沾过人气,乍一出现在阳间,恐一时不听鬼主号令,是以此阵为辅,将百万鬼众散在其中,引得外间人魂魄入此阵之中,供群鬼为食后以便驱策,还能献祭阵法。

  只是群鬼百万有余,若要生吞魂魄怕是世间不剩多少活人。

  且这其中最重一环,便是要用到引魂灯。

  引魂灯在此界中乃是上古凶物,需以数人魂魄喂食数天方能开启,且修为境界低者无法用之,而一旦开启便很难逆转,想要闭合便要付出极大代价。

  ……如此说来,在那阴阳殿中魅魔将装满魂魄的缚魂袋交给叶凉州……摘星会须云山风回台上时,那与顾千帆长相一样的红衣人也用缚魂袋收集了魂魄……

  他二人同出一主,便是在为今日做准备……或者叶凉州便是那红衣人放出来的。

  但不论如何,且眼下这般,那引魂灯应该是已经燃了起来。

  几分想法自宴尘心中闪过,而似是为了验证他此想,在漫无边际的阵法之中,已经有生魂被从外间引了进来。

  生魂一出,便引动煞鬼狂戾。

  只见几百恶鬼突现,抢夺生魂之余更是要将此处几人生吞。

  霄红与涤尘还是剑形,就见两把灵剑破空载厉,分别护在主人周围,自行在恶鬼中穿行,剑锋过处,一个不留。

  秋重山自是一样,以尊主与君后为先。

  宴尘站在原处,思索破阵之法,还有那引魂灯,极其难办。

  喻清渊一样未动,前方两剑一人还游刃有余,他想到什么,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去拉宴尘的。

  宴尘心中正在思虑,突的感到一手被人握住。

  他看也不看,直接抽回。

  喻清渊一怔,他方才非是故意,只是一时……

  “师尊,待会若遇险处,站在本座身后。”

  宴尘不答,他便自说自话:“沾血的事,交给本座来。”

  一时过后,这一波恶鬼被灭尽,两剑一人未损分毫。

  涤尘与霄红分别旋在主人身侧,秋重山在喻清渊侧后方。

  这时,突然起雾了。

  雾气浓郁,不见周遭景物。

  喻清渊又伸出手将宴尘一拉,拉到他的袖角后方才安心。

  还是那轮血月,还是那漫天红云,还是这如此夜。

  三道星芒在世,百万煞鬼吞天,三煞引魂残人间。

  一会之后,雾气未消,却淡了不少,只是秋重山不知被这股诡异雾气隔绝到了何处,他此时已不在原地了。

  而前方平坦之地,突然现出一条河,河上有座桥。

  阵法之内,出现什么都有可能,且每一处都可能在下一息要了人命。

  宴尘正在心中推演阵法,便听身侧喻清渊突然一声闷哼。

  他侧头一看,见他捂着心口,眸中载血隐疯,一面郁痛之色。

  他松开捏着宴尘袖角的手,忽然往前方那座桥走去。

  宴尘见此,不禁猛然想起他方才忽略一事。

  引魂灯能引世间生魂,自是凡俗之人当先被勾去魂魄,修道之士凭修为高低能多抗得一时,但它是上古凶物,自是不遵法则,尤喜能够轮回转世威力强横的魂魄,而喻清渊就是那一个。

  他带着魔君的修为记忆。

  喻清渊现在正在被不知在此阵何处的引魂灯强行抽取魂魄,但他心中抵抗,未能立刻破防,只是……不知能撑到几时。

  他思绪焦灼,心脏处欲要炸裂。

  眼看,就要迈上那座桥。

  正此时,后方有一道气力将他拉了回去。

  “想要命,跟在我身后。”

  “……师尊。”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5-0119:55:15~2021-05-0219:36: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王樱、阿覆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王樱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uguo.cc。如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uguo.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