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觉醒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如果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11章 觉醒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1章 觉醒

  第111章觉醒

  中午吃饭的时候,周彦跟巩莉聊了一会儿,得知她前段时间都在拍摄《秋菊打官司》。巩莉还给周彦说了几句陕省的方言,口音拿捏的非常好。

  不得不说,巩莉在这方面还真是有天赋,周彦就做不到这点。

  之前跟张国榮他们聊天的时候,周彦也开玩笑说要学几句粤语,张国榮也十分认真地教了,不过周彦就是学不好。

  说起自己这段时间的行程,巩莉最终总结道,“我这段时间可以说是几乎就没歇。”

  这话看似在抱怨累,但是看巩莉的状态,还是非常有干劲的,甚至还带着点骄傲。

  这事当然值得骄傲,一个演员,越多人找你拍戏,也证明你越有价值。

  像巩莉这个年纪,正是事业极速上升的时候,自然精力旺盛,恨不得天天在片场待着。

  这两年她也确实几乎没歇,《秋菊打官司》之前,她在拍摄《梦醒时分》,后面是直接从《梦醒时分》剧组去往《秋菊打官司》剧组的,跟这次一样。

  巩莉又问了周彦最近的工作,得知周彦已经参与过好几个项目,并且手头上还有好几个项目在做,她忍不住感慨道,“老弟,你的效率是真高啊,从伱入这行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到两年时间,但是参与的项目一只手已经数不过来了。”

  周彦笑着说道,“做配乐本来就要比演戏省事一点,而且《霸王别姬》跟《大红灯笼高高挂》这两部戏我都是副手。”

  “但是你还拍了一部长片,很多人在你这个年纪,连个完整的短片都没有拍出来。”说到这里,巩莉又想起来一件事情,拍着大腿说道,“差点忘了,你现在还没有毕业。”

  “其实已经算是毕业了,我留校的流程已经走完。”周彦笑道。

  听到周彦已经留校,巩莉笑着说道,“那以后要叫你周老师了……或者叫你周导,以后要是再拍电影,也想着点姐。”

  “莉姐你现在片酬不低吧,我恐怕请不起。”

  “给你打折。”

  巩莉这话有开玩笑的成分,但她也确实已经对周彦刮目相看了,不管怎么说,周彦现在也是在国外的电影节拿到过奖的导演。

  刚才他们一起进食堂,制片厂里面好多人都热情地跟周彦打招呼,一口一个“周指导”的叫着,还有人叫他“周导”,感觉跟之前在《大红灯笼高高挂》剧组的时候完全不同了。

  吃过饭之后,陈恺歌就拉着他们开会。

  本来说是一场小会,但是人叫着叫着就变成了大会,各个部门都有人参加,加起来有三十多号人。

  也没去前面的会议室,所有人就围在戏园子里面。

  陈恺歌一开始大概确实是想要开个小会,主要跟巩莉说一说现场的进度以及后续的安排,但是叫着叫着就把人给叫多了。

  既然人都叫来了,不说点事情自然是不行,所以跟巩莉说完之后,他又挑着几个部门说了点事情。

  周彦本以为,今天这场大会,应该跟他没有关系了,不过等到大会开完之后,陈恺歌又把周彦单独拉到一边,开了个真正的小会。

  “你知道李棕盛么?”陈恺歌问道。

  周彦扬了扬眉毛,他当然知道李综盛。

  “我知道李综盛,他挺出名的。”

  这会儿的李综盛已经挺出名了,特别是在业内,他制作的几张专辑知名度很高。

  陈恺歌点点头,“他给我们电影写了一首主题曲,但我不太想把它放到电影里面去。”

  周彦不用问,就知道李综盛给电影写的那首歌应该跟林一莲合唱的《当爱已成往事》,不过他倒是没想到,陈恺歌竟然不想把这首歌放进去。

  大概看出来周彦有疑惑,陈恺歌又继续解释道,“这首歌太流行了,我感觉跟《霸王别姬》不太契合。”

  其实陈恺歌的想法,周彦是有一点认同的,《霸王别姬》这部电影处处都是戏剧元素。

  为了让电影更有时代感觉,周彦跟赵季平在准备配乐的时候,都是采用戏曲元素,旋律大部分都是以西皮、二黄或者四平调为主。

  当然了,为了不让观众感觉无聊,周彦跟赵季平又在曲子里面加入了西方的管弦乐器。

  另外,周彦跟赵季平经过商量,使用了不少调性対置的创作技法,在旧的基础上,展现了一点新。

  但是不管怎样,他跟赵季平做的所有配乐都是以戏曲元素打底的,不会脱离这个框框。

  再说侯啸贤的《戏梦人生》,周彦把《假如爱有天意》的曲子放了进去,但并没有把它变成歌,就是因为变成歌之后,会让音画变得失衡。

  《当爱已成往事》当然是一首好歌曲,但是对电影来说,基本没有什么加分,把它去掉,《霸王别姬》还是《霸王别姬》,艺术上不会有任何影响。

  当然了,这只是从艺术角度出发,但电影不仅仅是一件艺术,还是一件商品,是商品,就要拿出去卖的。

  周彦没有表态,而是跟陈恺歌说,“陈导,主题曲并不在我跟赵老师工作范围之内,之前已经说过,是你们自己去找。”

  之前陈恺歌他们就说过要弄一首主题曲,当时也说了要找其他人做。

  《当爱已成往事》这首歌,其实也是陈恺歌自己去找李综盛帮忙写的,但是李综盛写完之后,陈恺歌又感觉太过流行,不想要了。

  陈恺歌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我现在是不想要主题曲了,但是徐总不同意,她还是想让我把歌曲放进去。我是想,你能不能跟徐总说一说这事?毕竟你在音乐方面,你是音乐专业的,你说的话,徐总应该更认可一点。”

  周彦扯了扯嘴角,原来陈恺歌是来搬救兵了。

  不过这事他可不想掺和,一个弄不好,没帮陈恺歌把事情办好,还要影响他跟徐风的关系。这种当出头鸟的事情,周彦向来是不喜欢参与的。

  而且周彦也觉得徐风的决定是对的,虽然《当爱已成往事》不会在艺术上给电影加分,但是绝对能够增加这件商品的价值。

  流行歌曲为什么叫流行歌曲,因为大众喜欢啊。

  很多不关注电影的人,最有可能了解《霸王别姬》的途径就是《当爱已成往事》这首歌了。

  如果不是张国榮现在封麦了,让张国榮自己也唱一版,把《霸王别姬》的电影画面放进歌曲的mv里面,宣传效果更好。

  周彦笑着说道,“陈导,你这不是跟我开玩笑么!你是谁啊,你是全天下徐总最欣赏的导演,你说的她都不听,我说了能管用么?而且我写曲子是专业的,但放不放主题曲,主要还是你的专业。”

  陈恺歌是个顺毛驴,虽然周彦拒绝了他,但是周彦说的话却让他感到舒服,他笑呵呵地说道,“我也知道可能性不大,不过就是想试试……嗐,我也不难为你了,回头我跟她再聊聊吧。哎,早知道,主题曲给你写好了,台岛那边写歌,都太流行了。”

  周彦连忙说道,“我写写配乐还行,写歌真不行。”

  主要是周彦怕陈恺歌这张大嘴乱说话,他踩台岛音乐就算了,拉上自己可就没有必要了。

  “你别谦虚,不是说梅艳芳都要了你的曲子唱嘛!”陈恺歌笑着说道。

  周彦扬了扬眉毛,梅艳芳唱他曲子这事,知道的人很少,陈恺歌应该是从徐风那里知道的,也可能,陈恺歌就是知道了这事,所以今天才会单独找自己。

  陈恺歌正要说什么,周彦口袋里面的传呼机哔哔哔响了起来,周彦告歉道,“陈导,我有消息。”

  “好,其他也没什么事情了,你忙吧。”陈恺歌点点头。

  等陈恺歌走后,周彦将传呼机拿出来,上面是张健亚的名字以及一串电话号码。

  让周彦诧异的是,这个电话号码竟然是燕京的。

  张健亚来燕京了?

  周彦跑到前面主楼导演办公室里面,照着张健亚发来的电话拨了过去。

  很快电话就被接起,“是周指导么?”

  听起来,张健亚像是在电话机旁边等着周彦的电话。

  周彦笑着说道,“嗯,张导你来燕京了?”

  “是啊,昨天到的。”张健亚说道。

  周彦问道,“这次来燕京是有什么事情?”

  “贾林他们学校有点事情,我过来处理一下。”张健亚解释了一句,随后又问道,“周指导你今天有没有时间,咱们晚上聚聚?”

  周彦就知道张健亚不是来找他的,不然不可能昨天就到了,今天才打电话,他想了想,笑着说道,“可以啊,要不我把陈恺歌导演也叫上,晚上咱们一起吃个饭?”

  张健亚笑道,“我正说明天找他,这正好,一次见了,那晚上我来安排。”

  周彦笑了起来,“来燕京就别客气了,我去跟陈导说一声,你等我电话吧。”

  张建业听周彦这么说,也就没再客气了,“那行,我等你电话。”

  跟张健亚通过电话,周彦又去找了趟陈恺歌。

  听说张健亚来了燕京,陈恺歌撇嘴道,“他现在来燕京,竟然第一个找的不是我们这些同学,而是你。”

  周彦笑道,“因为我们现在是有工作关系的。”

  陈恺歌点点头,周彦给张健亚新电影配乐这事他知道,说这话纯属开玩笑。

  “可惜壯壯不在燕京,不然还能把他给叫上。那行,就麻烦你安排了,今天我真是离不开现场,明天他要是不走,我来安排。”

  ……

  周彦没有带他们去其他地方,而是跟徐风学习,直接在家附近的饭店点了菜,让他们送到家里来。

  陈恺歌因为下午还有戏要拍,所以肯定要迟点。

  张健亚也来得挺迟,他到的时候已经六点半了。

  一见到周彦,张健亚就连声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突然又有了点事情,给耽误住了。”

  周彦笑呵呵地将张健亚请进院子,“不急,还早着呢,陈导估计还得过好一会儿才能到,他今天下午的戏虽然不复杂,但是他一般会忙安心了才走。”

  张健亚点点头,“这个我知道,恺歌还是比较努力的。”

  他跟陈恺歌是同学,自然知道陈恺歌的习惯。

  周彦原本以为,张健亚来了之后,肯定要问他《三毛从军记》的配乐,不过张健亚却一直在聊房子的事情,他似乎对周彦住的这套四合院很感兴趣。

  问了四合院之后,张健亚又问了《青蛇》的事情,就是一直没提到《三毛从军记》的配乐。

  陈恺歌来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了。

  见到陈恺歌,张健亚笑道,“恺歌,你可来迟了啊。”

  陈恺歌拍了拍胸脯,“那我自罚三杯!”

  张健亚翻着白眼说道,“这不叫惩罚,而是奖励。”

  “惩罚也好,奖励也罢,三杯肯定是少不了的。”

  周彦笑了笑,先给饭馆打电话让他们上菜,然后从柜子里面拿出两瓶剑南春。

  转过身来,他还没开口,陈恺歌就笑道,“我怎么瞅见,这柜子的二层有那个红亮亮,黄灿灿的瓶子。”

  周彦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陈恺歌说的是什么,他笑着转身,将那两瓶剑南春放下,又从柜子二层取了两瓶茅台出来。

  客厅柜子里面放了不少酒,都是周彦屯的,他自己虽然平时不喝酒,但是家里来客人了,免不了要招待,就像今天一样。

  “陈导你眼是真尖,这都能看到。”

  陈恺歌看着周彦手里的茅台,竟然咽了口口水,眼睛都直了。

  看到陈恺歌这样子,周彦也很意外,之前周彦只听说他喜欢喝酒,没想到竟然这么喜欢。

  菜还没送过来,陈恺歌自己已经喝了一口,随后笑着说道,“咱喝酒要那么多菜干什么,准备点花生米,就够用了,老张你说是吧?”

  张健亚调侃他,“你想吃花生米,不知道自己带一点么?”

  “你别说,听周彦说在家吃,临走的时候,我还真想去食堂问问,有没有什么小菜能往这边带。”陈恺歌笑着说道。

  “没事,吃点瓜子下酒也行。”周彦又将茶几上的瓜子端过来。

  “嗯,这玩意也不错。”

  陈恺歌还真就嗑着瓜子喝起酒来。

  菜没让他们等太久,很快就上齐了。

  菜上来之后,陈恺歌也摆开了架势,之前他说自罚三杯真不是开玩笑,真就先喝了三杯,不过周彦今天准备的杯子不大,一杯酒倒满也就四五钱,三杯酒加起来一两多点。

  张健亚跟陈恺歌都挺能喝,不过张健亚喝酒跟他性格一样,比较闷,你找他他跟你喝,但是他基本上不会主动提一杯。

  陈恺歌则大不相同,他不但爱喝酒,而且喜欢劝酒,喝酒就跟打仗一样,要分个胜负的那种。

  周彦不爱喝酒,但是奈何基因太优秀,解酒快得不得了,一般酒量的人还真喝不过他。

  加上陈恺歌喝酒猛,而且自恃酒量不错,喝的比周彦多,所以周彦只是刚刚有点醉醺醺的感觉,那边陈恺歌说话已经有些大舌头了。

  张健亚倒是见怪不怪了,他跟陈恺歌不知道喝过多少次酒。

  如果让张健亚用四个字来形容陈恺歌喝酒,那就是“十喝九醉”。

  说十喝九醉都有点保守,张健亚至今还没见过陈恺歌喝酒没喝醉过,区别只是醉的程度。

  张健亚自己,其实也有些醉醺醺的,他酒量不错,但谈不上好。

  “我觉得。”这时陈恺歌端起了酒杯,“你们两个应该一起敬我一个。”

  “为什么?”张健亚问。

  陈恺歌眼睛迷离地笑道,“要不是因为我,你能找到周彦给你电影配乐么?我算是你们两个的媒人啊,敬媒人一杯酒,那不是天经地义?”

  他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起这个,张健亚肚子里面的气就上来了,“要不是你之前跟我说,周指导配乐的薪金高,我至于浪费那么长时间吗,差点都错过了。”

  陈恺歌哈哈一笑,“我那么说,是要考验你,如果你没有付出的决心,能让你轻易请到周彦给你电影配乐么?”

  周彦笑了笑,这陈恺歌喝完酒之后,说话怎么还好听一点。

  陈恺歌又说道,“哦,对了,你们电影拍的怎么样了,配乐应该开始做了吧?”

  张健亚来了这么长时间,一次都没有问到配乐,没想到最后还是陈恺歌提的。

  不过陈恺歌这么一提,张健亚也顺势说道,“之前我跟周指导约定过了,等他有时间去到拍摄现场之后,咱们再讨论配乐的事情。”

  听张健亚这么说,周彦也明白为什么他之前一直没有提配乐了,原来是记着自己当时说的话。

  周彦笑了笑,说道,“其实我还真给《三毛从军记》写了两首曲子。”

  “真的么?”张健亚面露惊喜之色。

  周彦还没回答,陈恺歌就笑着说道,“瞧你这大惊小怪的样子,周彦的创作效率,你是没见识过,两首曲子,不过是撒泡尿的功夫。”

  “这下我是见识到了。”张健亚连连点头,“周指导,我能听听这两首曲子么?”

  “我还没录出来,你如果想听……”

  周彦话没说完,陈恺歌又抢过话头,说道:“老张你如果想听,那必须要敬一杯才行。”

  张健亚点头道,“这杯必须敬。”

  说完,张健亚就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周彦看他喝了,也只能跟着喝了一杯。

  其实周彦原本想说,如果张健亚想听曲子,可以等到明天他把曲子给录一个粗样来,不过看到张健亚这样子,周彦沉吟道,“我现在拉给你们听吧。”

  “这敢情好。”陈恺歌端着酒杯摇头晃脑地说道,“一曲新词酒一杯,一杯一杯复一杯。听着曲儿,喝着酒,今天真是来着了啊。”

  看得出来,陈恺歌已经喝嗨了,连诗词都给整上了,而且这诗还是个串烧。

  “稍等。”

  周彦笑了笑,起身去对面琴房将小提琴取来,上来拉了一段《旧线程》,当时周彦在看剧本的时候,就想到了这首曲子,欢快、轻松还带着点诙谐。

  而且这首曲子的旋律重复性强,比较简单,放在电影一开始那段黑白片是最好不过了。

  当诙谐的提琴曲响起之后,张健亚眼睛就亮了起来。

  这就是他一直想要的感觉。

  特别是已经拍好的电影开场那段,如果配上这段音乐,简直是完美。

  陈恺歌虽然对这部电影不太了解,但是也感受到了这首曲子的轻快、诙谐,还笑着帮张健亚的酒杯端起来,做手势劝张健亚喝酒。

  张健亚推了推酒杯,又指了指正在演奏的周彦,意思是要专心听曲子。

  陈恺歌也指了指周彦,又指了指张健亚,意思是说,周彦给你的电影写了这么好听的曲子,你还不喝杯酒?这像话么?

  两人就在诙谐的《旧线程》曲子中,演了一段诙谐的默片。

  最终张健亚还是接过了酒杯,一饮而尽,这时周彦的曲子也演奏完毕。

  张健亚没顾上吃菜,周彦一结束他就开口问道,“周指导,这首曲子是放在电影开头那段的么?”

  “没错,正是那一段。”周彦笑着点头。

  张健亚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周指导,你太厉害了,这首曲子就是我想象中的背景音乐,节奏太好了。”

  周彦笑道,“我也可是看过剧本弄出来的,后面还是要看镜头的节奏,看能不能做一些调整,让镜头跟曲子更加契合一些。”

  “嗯。”张健亚点点头,随后又笑道,“我甚至感觉都不要调整,这个节奏已经非常好了,跟我拍摄的镜头很契合。”

  这时陈恺歌又问道,“第二首曲子呢?”

  周彦笑呵呵地说道,“你不是说,一曲新词酒一杯,一杯一杯复一杯么?你不喝酒,我怎么拉?”

  陈恺歌的酒很好劝,周彦说完之后,他就笑眯眯地端起酒杯,又拉着张健亚一起喝了一杯。

  等他们一杯喝完,周彦也笑着将弓弦搭在琴弦上,开始拉第二首曲子。

  张健亚以为,第二首曲子应该跟第一首曲子的风格一样,都是诙谐的,幽默的,毕竟他们的电影主基调就是这个。

  但是让张健亚没想到的是,第二首曲子的音符一出来,就给他一种激情澎湃的感觉,仿佛是有两军正在对垒。

  难道是后面有反转?

  听了一会儿,风格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激情澎湃的,而且越来越澎湃。

  张健亚不免有些疑惑。

  这曲子好听是真好听,热血也是真热血,但问题是,他们这部电影可不是正儿八经的战争片,里面的战争场面也都跟闹着玩儿似的,用这种热血的音乐恐怕不太好吧?

  一分多钟之后,周彦一曲结束。

  张健亚看了看周彦,欲言又止。

  周彦笑着说道,“张导,有什么想法只管说,不要有所顾虑。”

  陈恺歌笑呵呵地说,“这曲子多好,我听得都热血澎湃,恨不得多喝几杯,你有什么意见?”

  又看了看周彦,张健亚也就不忸怩了,开口说道,“周指导,你也知道,这部片子的主旋律就是诙谐幽默,战争场面我们准备拍的荒诞一点,如果用这曲子……”

  周彦知道他要说什么,没等他说完,便笑着说道,“张导,你知道我要把这曲子放在哪儿么?”

  张健亚愣了一下,疑惑道,“不是放在打仗的镜头里面么?”

  “是。”周彦点点头,随后又说道,“但是打仗的镜头也有很多,比如他们把炸药包放在牛身上去炸霓虹军队的镜头……”

  听周彦说到这个镜头,张健亚感觉有人在他天灵盖拍了一下,仿佛有一道电流从头到脚流过。

  “太对味了!”

  张健亚大叫一声,忍不住拍了一下大腿,不过旁边的陈恺歌却叫了出来,“老张,你拍我腿干什么?”

  “因为疼疼的不是我。”张健亚笑了笑,又对周彦说,“周指导,把这首曲子放在牛奔那一段,简直不要太绝,这反差感一下子就出来了。”

  陈恺歌被张健亚刚才那一拍,把酒劲拍散了不少,他揉着大腿,好奇道,“是什么样的镜头,让你这样激动?”

  “你不懂——”张健亚大手一挥。

  一听这话,陈恺歌来脾气了,你说他什么都行,就是不能说他不懂。

  “我怎么不懂了?”

  张健亚撇嘴道,“说你不懂就不懂,你也别较劲,你要是想懂,等我电影拍出来之后,你去买张电影票,去电影院捧场。”

  “我才不去看……”陈恺歌歪了歪嘴,又端起酒杯,“来喝酒吧。”

  原本比较沉默的张健亚,听过两首曲子之后,这会儿也是激动起来,他端着酒杯说道,“好,今晚高兴,咱们好好喝一个。”

  陈恺歌此时已经弹尽粮绝,哪里敌得过张健亚后程发力,没一会儿就败下阵来,往桌上一趴。

  看着陈恺歌趴在桌上,张健亚又跟周彦喝了几杯,随后还是克制住了,没有再往下喝,他还要将陈恺歌送回家。

  周彦给他们送到路边,等到出租车到了之后,张健亚拍了拍脑袋,问周彦,“周指导,光顾着喝酒,忘了问了,这两首曲子叫什么?”

  周彦笑着回道,“第一首叫《三毛》,第二首叫《觉醒》。”

  “三毛,觉醒……”张健亚点点头,“好,我记住了。”

  ……

  等到张健亚他们上车走了之后,周彦缩着脖子往家走。

  三月份的燕京,晚上很冷,他又刚刚喝过酒,被冷风这么一吹,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当时在给《三毛从军记》配乐的时候,周彦就特别注意三毛他们让牛冲锋的那一段,后来想来想去,决定把《觉醒》配在这段上面。

  《觉醒》的原名应该叫《阿纲觉醒》,出自霓虹的动画片《家庭教师》,是一首非常热血的曲子。

  除了这两首曲子之外,其他地方的配乐,周彦决定沿用之前的配曲思路,大量采样古典曲目。

  另外,还有一段周彦也在考虑。

  师长送葬的那一段,用的曲子是《百鸟朝凤》,而大部分情况下,《百鸟朝凤》这首曲子都是用在红事上面的,这是想要利用这种反差来体现诙谐感,跟周彦把《觉醒》放在牛奔那里是一个意思。

  这一段,周彦在考虑,是要继续用《百鸟朝凤》,还是再借一首曲子过来。

  不管是用《百鸟朝凤》还是再借一首曲子,思路肯定都不会变,主打的还是一个反差。

  但是两种选择各有优劣,用老曲子观众印象深刻,有既定符号。

  什么叫既定符号,就是观众一听到这个曲子,也不需要他们有什么音乐鉴赏能力,反正他们经常在喜事上听到这首曲子,所以即便不知道这首曲子叫什么,也能联想到欢庆的场面。

  但是老曲子缺乏新鲜感,对观众的吸引力要差一点。

  新曲子有新鲜感,但如果弄得不好,观众体会不到其中的情绪,就容易崩。

  不过这事暂时不急,可以等到后续电影拍差不多了再说也行。

  回到家,周彦又给饭馆打了个电话,让他们过来收拾餐具,等到都收拾完了之后,周彦也洗洗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周彦还在睡梦当中,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他披着被子打着呵欠走出屋,问道,“谁呀?”

  “周指导,是我。”张健亚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周彦挠了挠头,“张导啊,你这么早就过来了?”

  “给你带了早饭。”张健亚笑道。

  我更想睡觉啊……周彦暗暗嘀咕,随后还是去给张健亚开门。

  进门之后,张健亚将打包的早餐递给周彦。

  周彦原本以为就是包子油条之类的东西,但是拎到手里,却感觉沉甸甸的。

  等他打开一看,整个人都傻眼了,张健亚竟然给他带了一份炒肝。

  周彦忍不住揉了揉眉毛,谁家好人早上吃炒肝啊……

  来了燕京之后,周彦最接受不了的两个早餐,一个是豆汁,另一个是炒肝。

  其实炒肝味道不差,但是周彦觉得,这玩意真不该是早上吃。

  炒肝实物跟它名字干系不大,很多人以为炒肝就是炒的猪肝,事实上,它既不是炒的也不是猪肝,而是猪大肠跟淀粉做出来的渣糊,也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主料是大肠的“胡辣汤”。

  在燕京,不少人早上都吃这玩意,也不用筷子,端着碗顺着碗沿吸溜。

  那才叫一个地道!

  张健亚看周彦发愣,笑道,“周指导,你趁热吃,炒肝凉了就不好吃了。”

  ……

  周彦最终还是把那份炒肝给吃了,其实味道不错,他主要是过不了心理关,总感觉早上吃猪大肠有点不太合适。

  吃完之后,张健亚笑呵呵地问他,“周指导,你能不能把昨天晚上的那两首曲子录出来,我想带回去跟拍出来的片段放在一起看看,如果节奏有问题,我们可以随时商量调整。”

  这个请求很合理,周彦点点头,又去琴房那边取出小提琴,现场给张健亚录了一个粗样。

  曲子录好之后,周彦把磁带交到张健亚的手里,“这只是独奏的粗样,后续等到电影拍摄结束,我会找乐团录一版正式的给你听听,听完正式版,咱们再定稿。”

  张健亚笑道,“周指导你考虑的很周到,那过些天你还会去苏市么?”

  “去不去苏市不好说,不过我肯定是要去上沪的。”周彦说道。

  “去上沪也行,片子都在厂里面。”张健亚点头道。

  虽然他们的片子是在苏市拍的,不过每天拍完的胶带都会送回到上沪去“洗剪吹”,周彦去上沪,就能看到之前他们拍好的片子。

  去不去拍摄现场,张健亚觉得没所谓,因为拍摄现场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

  “你在燕京还要待多久?”周彦问道。

  “我今天下午就走,片场不能放假太久。”

  周彦点点头,如果不是因为有事情,没有哪个导演会想耽误拍摄进度。

  之前周彦拍《想飞的钢琴少年》时,如果不是中途工作人员们状态出问题,周彦根本就不想停,他那段时间恨不得醒了就开始拍,一直拍到睡觉前。

  他是导演,又年轻,所以能扛得住,但对很多工作人员来说,拍戏不过就是一份普通的工作,可能一开始有点新鲜感,时间长了根本就不会有什么激情。

  周彦笑道,“那我就不留你了,后面等我去上沪或者苏市再见。”

  “我也不敢再留了,昨晚喝的够呛。”张健亚摆摆手,然后将周彦给他的磁带仔细地放进挎包里面,“好了,走了。”

  等到张健亚走后,周彦正要出门,忽然接到了陈恺歌电话。

  得知张健亚已经要走了,陈恺歌把张健亚给骂了一顿,说张健亚不给他机会。

  听得出来,陈恺歌今晚还想喝一顿。

  周彦本来以为陈恺歌昨晚喝到那个程度,宿醉之后,应该会起得比较迟,没想到他一大早就起来了,而且听起来精神还比较足,看来陈恺歌已经习惯了。

  感谢【明天会发光】的500打赏

  计:

  这是三合一,好几个人提议两更放在一起发,我就从善如流了

  《多线程》跟《觉醒》已经在上一章后面的彩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uguo.cc。如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uguo.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