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大活(三合一)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如果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12章 大活(三合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2章 大活(三合一)

  第112章大活(三合一)

  下午,周彦的经纪人张有安敲响了四合院的门。

  张有安的长相,跟周彦想象的差不多,四十岁左右,中等身材,戴着一副眼镜,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时刻保持着一种带着笑,却又不是笑容的表情。

  稳中带精,这就是周彦对张有安的感觉。

  张有安中午就到了燕京,先去了住处整顿好之后,才不慌不忙地来找周彦。

  打量了一番周彦住的四合院,张有安笑道,“以后谈工作,是否可以在这里?当然,只是偶尔。”

  “可以,我这个院子本来就有办公属性。”周彦无所谓地笑了笑,随后又给张有安倒了杯水。

  接水的时候,张有安微微弯着腰,他似乎对这些细节很关注,连弯腰的角度都很有考究。

  之后他就开始跟周彦聊起工作,“这几天,我也集中了解了涉及到你的业务,现在我们的工作重心还是集中在《想飞的钢琴少年》这部电影上。首先是宣传,之前已经定下来的宣传活动有六场,台岛四场,香江两场……”

  张有安又拿出一张表格来,上面是这六场活动的时间。

  所谓的六场活动,其实就是六个通告。

  周彦在台岛待六天,只有四个通告,是比较少的,因为一场通告花不了太长时间,挤一挤,基本上两三天就能搞定。

  其中最花时间的,是电影的新闻发布会,需要半天时间,除了发布会之外,其他的都是电台跟电视台的访谈节目。

  剩余的其他时间,周彦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比如要去找侯啸贤跟他对接《戏梦人生》配乐的事情。

  香江的两场活动也差不多,一场发布会,还有一个电视台的访谈节目。

  说完了六场通告之后,张有安又说起了音乐专辑的事情,“《想飞的钢琴少年》里面总共有三首原创曲子,我建议把《天堂回信》里面的曲子跟这三首曲子放在一起,做成一张专辑,争取在电影上映之前对外发行。”

  “不等到电影上映之后,再发么?”周彦问道。

  “上映后再发就有些迟了。”

  周彦点点头,又问:“这些曲子放在一起是不是太少了。”

  张有安微微摇头,说道,“《天堂回信》里面除了三首长曲子之外,还有不少小段落,把它们也放进去,曲子的数量肯定不少了。只可惜给梅艳芳的那首《假如爱有天意》,要等到她的歌曲发行之后我们这边才能发,不然这次也能放进去。”

  这是之前双方做的约定,周彦可以发曲子,不过要等到给梅艳芳那边歌曲发行之后才行,包括电影《戏梦人生》,也必须在梅艳芳那边歌曲发行之后才能上映。

  当然了,为了防止华星那边拖着不发,耽误电影的上映,所以他们也约定了时间,最迟到今年年底。

  “其实我还有其他曲子。”周彦说道。

  “嗯,我知道。”张有安点点头,“《故宫:记忆》这部片子我看过了,里面的音乐都很好,但是我觉得,以后可以单独做一个《故宫的记忆》音乐专辑,没必要把它们放进现在这张专辑里面。另外一首《夜莺》,我暂时还没听到,不过我知道这首曲子是偏古风的,而且还是笛子曲,我认为可以跟你的另一首《颂莲》放到一起。”

  周彦没想到,张有安这几天的时间,就把工作做得这么足。

  张有安说的也有道理,《故宫的记忆》、《颂莲》确实不太适合放进这张专辑里面,风格不太搭。

  音乐专辑,不是大杂烩,也不是串烧,放进去的曲子风格一定要统一,或者有一个相似的主题。

  周彦想了想,说道,“我给《三毛从军记》写了两首曲子,倒是可以放进去。”

  张有安挑了挑眉毛,“《三毛从军记》的配乐已经开始写了么?”

  周彦接了《三毛从军记》配乐指导这事,张有安当然是知道的,只不过他没有想到这么快配乐已经写出来两首,毕竟周彦才刚刚给《戏梦人生》和《青蛇》各写完一首曲子。

  “刚写出来没多久。”周彦笑了笑,“我早上才给张健亚录了一版。”

  “张健亚……是《三毛从军记》的导演?”张有安问道。

  “嗯,他有事来燕京,昨晚一起吃的饭。”

  张有安点点头,又问,“方便给我听听那两首曲子么?”

  “没问题,正好我也再录一版出来。”

  周彦又跑去拿来随身听跟小提琴,给张有安把《觉醒》跟《三毛》演奏了一遍。

  听完周彦的演奏,张有安沉默起来。

  此时的张有安看起来表面很平静,但是内心却已经波涛汹涌。

  没有接这个活之前,张有安就对周彦有些了解,毕竟汤臣合作的导演就那么几个,而周彦又是最年轻的一个。

  张有安看过周彦的《想飞的钢琴少年》,因为他之前在唱片业干过挺长时间,所以当时电影里面的几首曲子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不过那时候张有安也没多想,就觉得周彦是个会拍戏的音乐学院学生,公司跟周彦合作,也是看中了周彦在拍电影方面的潜力。

  这次徐风告诉他,让他来接手周彦的业务,他才认真地去了解了周彦。

  了解之后,张有安才发现,周彦在音乐方面的才华实在惊人。

  前天他第一次看《故宫:记忆》宣传片,整个人直接灵魂出窍,惊喜得无以复加,那时候他就意识到,周彦身上藏着巨大的宝藏。

  而今天,张有安又发现,他对周彦的认识还远远不够,周彦的才华根本不止他之前看到的。

  认识到这一点,张有安既感到惊喜,却又有压力。

  惊喜的是他捡到宝了,周彦即便不会拍戏,单单是音乐方面的才华,就已经足够惊人,但这个宝实在太夺目,他又担心自己会浪费周彦的才华。

  沉默了一会儿,张有安开口道,“这两首曲子要不要缓一缓?放到后面的音乐专辑里面,一张专辑里面,优秀的曲子太多,我担心浪费。”

  听张有安担心浪费,周彦笑道,“我觉得还是不要缓了,不然以后其他曲子没地方放。”

  饶是张有安心思沉稳,听到周彦这话,也是微微一愣。

  虽然周彦说得很平淡,但是这话是非常狂的,言外之意就是,他曲子多得很,专辑制作速度都不一定赶得上他写曲子的速度。

  不过张有安转念一想,也对,这张专辑发完之后,就可以马不停蹄地给周彦策划《故宫》专辑了。

  后续如果周彦再写几首古风曲子,又可以跟《颂莲》以及《夜莺》放在一起做一张笛子专辑,或者古风专辑。

  “行,我明白了,那就把《天堂回信》、《想飞的钢琴少年》以及《三毛从军记》这三部电影的配乐放到一起,做成一张专辑。”说完之后,张有安笑了起来,“说起来,这三部电影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主角都是孩子。”

  周彦笑着点头,这确实挺巧的。

  张有安在本子上将这三部电影记下来,然后又问周彦要了里面所有原创曲子的谱子。

  如果要制作专辑,除了《想飞的钢琴少年》里面的三首曲子,其他曲子全部都要重新录制。

  《三毛从军记》这两首都是粗样就不说了,《天堂回信》里面的那些曲子,受限于制作成本,当时音乐录制的也不是特别理想,想要品质高,之前的版本肯定是不能用的。

  而且照规矩来说,《天堂回信》的配乐是燕京制片厂录制的,他们也不能直接拿过来用。

  “这段时间我会联系制作公司跟出品公司,有消息会随时跟你沟通。”张有安将谱子装到包里,然后又忽然话锋一转,问周彦,“电视剧的配乐伱有考虑么?”

  “那要看是什么电视剧。”周彦笑了笑,“如果是一般电视剧,我不太想接,你也知道,我今年已经很忙了,特别是上半年。等下半年不太忙了,倒是可以考虑考虑。是有人跟你联系,想让我配电视剧么?”

  张有安摇摇头,“没有,只不过我觉得最近有个好机会,如果你有想法,我可以帮你去联系一下。”

  “什么好机会?”周彦问。

  “正在拍摄的《三国演义》。”

  周彦一愣,他没想到张有安竟然能够如此面色平静地扔出一个大炸弹来。

  刚才他听张有安那说话语气,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周彦忍不住跟张有安确认一下,“是央视的《三国演义》么?”

  “当然。”张有安笑着点头。

  周彦其实问的是一句废话,虽然这几年传出来好几方都要拍摄《三国演义》,但是最终真正施行的,就央视一家。

  央视拍摄《三国演义》不是一件小事,可以说是全国瞩目,从去年开始,周彦就经常看到相关的新闻。

  而且燕京制片厂就有人被选到了《三国演义》剧组里面,比如饰演吕布的张广北,跟周彦还挺熟的,之前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周彦还听张广北说过《三国演义》剧组来他们厂选角的事情。

  这部电视剧从89年就开始筹备,但是到去年年底才开始正式拍摄,前期筹备时间长达三年多。

  周彦之前压根没有惦记过《三国演义》配乐的事情,毕竟这是个全国瞩目的项目,而他在剧组又没有关系。

  《三国演义》的编剧之一叶世生是燕京制片文学部副主任,另外一个编剧朱小平去年刚来,而周彦跟他们都不太熟。

  他有些好奇地看着张有安,“你跟《三国演义》的制作团队有联系么?”

  “接触渠道肯定有。”张有安笑了笑,“关系都是次要的,主要还是看作品。”

  张有安之所以会想到《三国演义》,也是因为刚刚听了周彦写的那首《觉醒》,他感觉周彦写这种热血的曲子也很有一套,再结合周彦之前写出《故宫的记忆》,他是可以作出宏大而热血的曲子的。

  《三国演义》这个项目在全国知名度这么高,如果周彦能给这部电视剧写几首……不,只要写一首重要的曲子,对他后续的发展都是非常有利的。

  而且张有安知道,霓虹那边对这部剧也很关注,说不定周彦还能凭借在这部电视剧的配乐,打入霓虹的音乐市场。

  “如果说《三国演义》这样的电视剧,我当然不会拒绝。”周彦笑着说道。

  张有安点点头,“这段时间我正好来了燕京,就去跑一跑这个事情。”

  其实《三国演义》的歌曲创作已经定下来了,工作也已经在做了,不过纯音乐方面还没有完全开展。

  听张有安这么说,周彦点点头。

  虽然他挺重视这件事情,不过还是抱着一颗平常心,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

  张有安走后,周彦也就没有再想《三国演义》配乐的事情。

  之后的一段日子,他不是去制片厂看《霸王别姬》的拍摄,就是跟俞锋他们一起排练《夜莺》。

  三月二十八日,周彦在家里面收拾行李,准备去上沪。

  他这次不仅仅是去上沪,而是准备在上沪办完事情之后,然后直接从上沪出发去香江,再之后就是去台岛。

  这一去,他要在外面待半个月。

  就在周彦快要把行李收拾好的时候,忽然接到了张有安的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张有安第一句话竟然问的是,“周彦,你还在家么?”

  这话听起来有点傻。

  周彦笑着说道,“我要不在家,能接你电话么?”

  “在家就好,你先别走,在家等我。”

  周彦皱了皱眉毛,“等多久?我是三点钟飞机,还是你帮我买的机票。”

  张有安笑道,“没事,如果赶不上,就明天再去吧,等我。”

  说完,张有安就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面传出来的忙音,周彦感觉莫名其妙,张有安有什么事情,也不说清楚,没头没脑地就叫他在家等着。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张有安来了。

  “有什么事情,电话里面不能说,非要见面说么?”周彦疑惑道。

  张有安笑着说道,“好事情,我已经跟电视剧制作中心那边联系过了,你给《三国演义》配乐的事情,有点进展。”

  听到是这事,周彦挑了挑眉毛,“什么样的进展?”

  “王导他们已经定下了一个配乐师,是他们制作中心自己的作曲李一丁,不过他们现在的计划是,让李一丁来配前面四十集,后面的四十集则交给另外一个或者多个配乐师。”

  张有安快速将《三国演义》配乐的情况说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这段时间,经过我的游走,王导跟其他几位主创人员,包括李一丁老师,都已经听到了你的作品……说起来,要多亏了你之前给《故宫:记忆》配乐。因为这部片子,他们对你是有印象的,而且还是很不错的印象。这次听了《觉醒》等曲子之后,更是对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周彦露出笑意,听起来,事情进展的挺顺利。

  “不过。”张有安又来了一个转折:“你毕竟年轻,作品数量相较于其他人还是少了点,所以王导他们都比较顾虑。”

  周彦点头,“他们的顾虑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三国演义》的剧集多,配乐任务量大,我参与的项目体现不出我有应付如此大项目的能力。”

  “他们内部现在意见也不是很统一,李一丁认为,后面四十集最好是交给同一个配乐师,这样才能尽可能地保证配乐风格统一。参与的人越多,风格就越可能会乱。而王导的意思,是想要多找几个配乐师,这样能够提高效率,而且防止出现意外,至于风格统一的问题,可以让李一丁来担任配乐总指导,居间协调。”

  “如果按照王导的意见来,我参与的可能性是不是要大一点?”周彦问道。

  张有安点头,“没错,按照王导的意见,多安排几个配乐师,每个人负责十到二十集,这样一来,你应该能分到十集。但是这种可能性要低一些,看得出来,王导还是很尊重李一丁意见的,如果李一丁坚持认为最好将剩下四十集交给一个人,那最终应该就是按照这个方案来。所以,我们现在就要定下目标,争取这后面四十集。”

  本来周彦就是平常心对待,这个项目能不能拿下来都行,所以没什么压力,但是现在听张有安这么一说,他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压力。

  周彦忽然明白,为什么张有安要把这件事情的内情跟他说得这么细,好像就是在激起他的胜负欲。

  他看了看张有安那张沉静的脸,心说他这个经纪人是在跟他玩心理战呢。

  不过周彦确实对这个项目挺感兴趣的,他笑着问道,“我现在需要做什么?”

  张有安说道,“我的建议是,等你后面回燕京的时候,能去跟李一丁聊聊,跟不跟王导聊都没关系,主要是李一丁,只要李一丁认可了你,这件事情就没问题。当然了,纯聊效果不会太好,如果你这段时间能够针对《三国演义》做一首曲子,带着曲子去跟她聊,那肯定会事半功倍。”张有安说道。

  周彦沉吟片刻,点头道,“没问题,这段时间我会做一首曲子出来,到时候带着曲子,去找李一丁老师。”

  张有安笑着点头,“半个月时间,你还要参加活动,时间紧不紧张?”

  “还可以。”周彦看了看时间,“还有别的事情么?没别的事情,我要去赶飞机了,现在走还来得及。”

  “当然有。”张有安从包里面拿出一沓剧本,“这是《三国演义》的部分剧本,你随身带着去,没事读一读,看能不能找到灵感。”

  “好。”

  周彦接过剧本,点点头,怪不得张有安一定要见面谈,原来是要把剧本给他。

  跟张有安道别,周彦踏上了去上沪的路。

  其实张有安也要去香江跟台岛,不过他后面会直接从燕京这边直接出发。

  ……

  到了上沪之后,周彦在酒店里面稍微休整了一会儿,就给上沪制片厂导演室打了个电话。

  电话是一个年轻人接的,听到周彦找张健亚,年轻人笑着问道,“你是周指导吧?”

  “嗯。”周彦笑着回应,“你是?”

  “我是《三毛从军记》的副导演崔颉,张导跟我说了你这两天要来。”

  “你好,崔导。”跟崔颉问了个好,周彦又问,“张导现在在办公室么?”

  “他在剪辑室,周指导你要找到他的话,就直接来厂里面吧,我在办公室等你。”崔颉说道。

  “好。”

  ……

  周彦到上沪制片厂的时候,崔颉已经在办公室等候多时。

  简单的寒暄之后,崔颉笑着说道,“周指导,我带你去剪接车间找张导。”

  两人赶到剪辑车间审片室外面,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欢声笑语。

  “哈哈,这些霓虹人太矮了,够不上地面,太好笑了。”

  “三毛笑死我了。”

  “张导,你们这道具手做得也太假了吧?”

  “就是要这么假才有意思。”

  听声音,审片室里面有不少人,男的女的都有。

  周彦有些疑惑,他在长安制片厂跟燕京制片厂的剪辑车间都待过挺长时间,但从来没见过这么热闹的。

  不管是长安厂还是燕京厂,剪辑车间都是重地,普通人根本就进不去。

  崔颉却似乎习以为常了,他也没敲门,直接就推门进去了。

  审片室里面,包括张健亚在内,大概七八个人,原本说说笑笑的,看到周彦跟崔颉进来,都看向了这边。

  张健亚露出惊喜的表情,快速走了过来,拉起周彦的手握了握,“周指导,你来啦,我还以为你明天才会过来呢。”

  周彦之前跟张健亚说这两天过来,但是没说什么时候到,张健亚以为周彦是坐火车过来,所以认为周彦至少也要明天才能到。

  跟张健亚握了握手,周彦笑道,“挺热闹的啊。”

  “刚带回来的片子,大家凑热闹过来看。”张健亚笑着说道。

  旁边崔颉多解释了两句,“自从咱们开始拍《三毛从军记》之后,每天厂里面的人就都盼着样片送来,大家围在审片室里面一起看片子。”

  周彦笑着点头,“从大家的笑声里面可以听得出来,片子拍的效果很好。”

  “那可不。”之前站在张健亚旁边的一个女孩子开口说道,“张导这部电影拍得太有意思了,我们每天都快被笑死了。”

  她一开口,其他几个人也纷纷开口夸赞。

  “是啊,现在每天最盼的就是《三毛从军记》的样片从苏市送回厂里。”

  “比去电影院看电影还有意思。”

  “张导太厉害了。”

  周彦笑了笑,能听出来,他们确实很喜欢《三毛从军记》。

  要知道,送回来的样片,在审片室里面看到的画面并不大,也没有声音,却依旧能够让厂里的这些人笑得这么高兴,可见画面确实拍的非常好。

  张健亚天天被这些同事们夸赞,平时倒是无所谓,今天周彦当面,就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轻咳一声,笑道,“小刘,你们知道么?前两天你们配着样片听的曲子,就是周指导写的。”

  听到《三毛》跟《觉醒》竟然是周彦写的,几个女孩子立马激动起来。

  “哇,那两首曲子就是你写的啊,太厉害了吧。”

  “跟画面配在一起,真是太有意思了。”

  “曲子真好,就是太少了,要是再多几首就好了。”

  “真的,真的,一开始我还以为那些曲子是某个死掉的大师写的呢!”

  “……”

  周彦轻咳一声,就当这是在夸他了。

  不得不说,上沪厂这边的工作氛围是真好啊,给人一种置身夸夸群的感觉,张健亚他们天天在这种环境下工作,可太幸福了。

  不过也有坏处,那就是天天如此,容易膨胀。

  张健亚笑了笑,问周彦,“周指导,正好来了,要不要看看样片?”

  “好啊。”周彦点点头,凑了过去。

  审片员小刘很配合地给周彦放样片。

  这次送过来的样片,都是打仗的片段,三毛捡到一只手,吓得扔给了老鬼,老鬼从手上面取下戒指,还说手主人的生命线太短,鬼子抢占了三毛他们的战壕,但是战壕太深了,他们怎么也跳不上去,这个画面也解释了为什么三毛他们要把战壕挖深一尺,而且还随身带板凳。

  难怪审片员他们笑,这几段确实是有意思。

  当然,他们的吐槽也不假,里面用的那只手道具是真的假,甚至都不如橱窗里模特的手真。

  要做逼真的道具,也不是没有这个技术,这当然是张健亚有意为之,一切都是为了诙谐幽默服务,要是用了逼真的道具,不仅不幽默,反而吓人。

  等到周彦看过样片,审片员小刘笑呵呵地问道,“周指导,看了样片之后,有没有想到要用什么配乐啊?”

  周彦笑道,“这几段太有意思了,光顾着傻笑,根本没想配乐的事。”

  其实这几段后期肯定会配上大量的打仗的声音,基本上是枪炮声等音效,即便加入配乐,也是可有可无的。

  看完样片之后,张健亚又带着周彦去了印片室,看了一些已经剪出来的片段。

  周彦在看的时候,张健亚在旁边笑着说道,“那两首曲子在厂里面反响很热烈,你知道么,《觉醒》那首曲子小刘他们根本就叫它原来的名字,而是另外给它起了个名字。”

  “起了个什么名字?”周彦继续看着片子,头也不抬地问道。

  “叫《牛奔命》。”张健亚笑道。

  “倒是挺贴切的。”周彦也笑了起来,又问:“《三毛》呢,他们给起名字了么?”

  “那倒没有,都觉得《三毛》顺口。”

  两人简单聊了几句,张健亚就没有再开口打扰周彦了,因为周彦看片的时候非常认真,一段片子他会来来回回地看,而且不停地记笔记。

  其实周彦脑海中已经把《三毛从军记》的配乐给规划出来了,但他还是想要认认真真地把片子给看完,一方面他是想要看看,能不能从配乐的角度继续给这部电影带来提升,另一方面电影拍出来未必就会跟前世他看的那一版一模一样,如果有区别,他也要及时作出调整。

  有一些小片段,周彦既不用采样,也不用借,自己就可以写。

  张健亚出去办了件事情又回来,终于忍不住开口喊周彦,“周指导,时间不早了,休息吧。”

  周彦抬起头,看了看张健亚,又看了看时间,没想到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半小时。

  他揉了揉眼睛,笑道,“看着看着,看入迷了。”

  这话不是周彦有意恭维张健亚,而是他的真心话,虽然都是片段,但从这些片段里面,周彦能够感受到张健亚在拍摄过程中展现出来的那些天马行空的想法和巧思。

  说起来,从张健亚跟陈恺歌两人身上,就能看出来什么叫人不可貌相。

  现实中,陈恺歌跟张健亚的性格截然相反,前者典型的燕京人,说话自带着一点贫,而张健亚则是个相对较闷的人,他的热情只限于在电影上面。

  张健亚可以为了电影,跟演员下跪,但是喝酒的时候,却不会主动提杯子。

  而两人的电影,风格也是截然相反的,陈恺歌不管是前期还是后期,不管他讲的故事是接地气的还是风月的,他都是站在高处,从一开始就确定要面对很多观众。

  但张健亚的电影却不同,他更像是在跟身边的朋友讲故事,声音不用太大,既不用故弄玄虚,也不用费心解释。

  从《三毛从军记》的这些片子中,周彦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张健亚笑道,“咱们去吃饭吧。”

  周彦看了看时间,“这会儿你们厂食堂还有饭么?

  “你来了,还能让你吃食堂啊。”张健亚笑了笑,拉着周彦的胳膊,“走,去我家。”

  ……

  张健亚家就住在离制片厂不远的良友公寓,这栋楼还挺出名的,因为它的房子比较特别,而且里面还有不规则的旋转楼梯。

  到了张健亚家,周彦就听到厨房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周彦忍不住挑了挑眉毛,难道张健亚又找了个伴侣?

  别看张健亚有点闷,他却把全国知名的女神张瑜给追到手了。

  张瑜主演的《庐山恋》,作为国内第一部“吻戏”,当年在国内可是引起了轰动,据说庐山上面还建了个电影院,专门放《庐山恋》,现在每天也是不断。

  不过后来张瑜去了美国,两人远隔重洋,感情渐渐出了问题,最终在前年离婚了。

  刚才来的时候,周彦还在想,张健亚现在跟他一样,光棍一条,还叫他到家里吃饭,难道也跟他学,让饭店把饭菜送上门?

  就在周彦瞎猜的时候,围着围裙的崔颉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张哥,周指导,少坐一会儿,还剩一个红烧肉,再闷几分钟就好。”

  “那就先让它闷着,小崔你洗洗手,过来吃饭吧。”张健亚从柜子里面掏出一坛子黄酒,“周指导,这黄酒不知道你喝不喝的惯。”

  周彦笑道,“我喝什么都行。”

  ……

  在北方喝酒,跟在南方喝酒,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张健亚也不太劝酒,要喝酒了,就是端起杯子朝着周彦举一举。

  不过酒也没少喝。

  张健亚拿出来的那个坛子是五斤装,那个小崔酒量非常差,虽然周彦他们没劝酒,但可能他觉得周彦远道而来,不喝点不好,就硬撑着喝了小半斤。

  也就是这小半斤的黄酒,就让小崔醉直接趴倒在桌上。

  另外四斤半,被周彦跟张健亚分了。

  两斤多的黄酒,对周彦来说自然没什么,饭后他跟张健亚聊了一会儿,约定明天再去厂里面,就自己一个人打出租车回去了。

  路上在车里,周彦还感觉睡意沉沉的,但是回到酒店,洗了个澡之后,睡意跟酒意全都没了,整个人都变得很精神。

  既然睡不着了,周彦干脆把《三国演义》的剧本拿出来,开始琢磨。

  其实他要给《三国演义》做配乐,不用看剧本,因为他看过成片。

  即便没看过成片,看看原著,其实也能找到感觉,甚至更能找到感觉。

  剧本跟小说,看起来是完全不同的,前者在调动情绪这一块,跟后者差距很大,因为剧本很少会有比较细致的描述。

  不过稳妥起见,周彦还是决定把剧本看一遍。

  张有安拿给他的这份剧本,当然不可能是全部的八十集,而是四十五到五十七这十三集。

  等周彦看完,又过去了两个小时。

  这会儿时间实在是不早了,周彦便强迫自己上床睡觉,只不过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他还是睡不着,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三国演义》里面出现的那些战争场面。

  十分钟之后,周彦索性从床上爬起,掏出自己的作曲本,写了起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uguo.cc。如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uguo.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