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影城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如果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32章 影城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2章 影城

  第132章影城

  见他们俩点头,周彦笑了笑,“既然是于然跟方秀推荐过来的,你们的专业水平我肯定是放心的,我跟你们说一说咱们乐团的待遇。只要进团了,不管有没有演出,每个月都有三十块钱的基础补贴,如果有排练跟演出,还会另外给补贴。”

  汪锋跟李碧茹都有些意外,因为方秀找他们的时候,并没有说还有补贴这事,他们之所以愿意过来,完全是冲着周彦。

  毕竟能跟着周彦这样的大神,能学到不少东西。

  每月三十的基础补贴当然不多,能学习提琴的家庭条件肯定不会差,自然也不会太在意这三十块钱。

  不过这钱是他们进乐团拿的补贴,拿着这钱心里挺舒服的,而且他们原本没想过有补贴,这也算是意外之喜。

  周彦也知道这个补贴不多,虽然更高的补贴他也掏得起,但是乐团是草创之际,还不稳定,一下子把补贴提的太高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什么事情,都讲究个细水长流。

  再说了,这也只是基础补贴,后续乐团演出可以给多点。

  聊了几句,周彦笑道,“咱们这个乐团现在还差不少人,你们回去再帮忙找找,这个月底咱们就开始排练。”

  这时汪锋开口问道,“周彦师兄,我们加入伱的乐团,还能进其他乐团么?”

  周彦笑道,“当然了,我们这个又不是什么官方乐团,有其他乐团你只管去,不过我话说到前面,如果因为其他乐团导致大量缺席这边的排练,并且影响到咱们乐团的演出,那肯定是不能再待下去了。”

  汪锋笑了笑,“明白,如果有那天我会自动退出的。”

  “那就行。”

  周彦看了看时间,笑道,“你们现在有没有空,要是有空的话,去我那里坐坐,后面可能要经常过去。”

  汪锋立马说道,“我没问题。”

  李碧茹跟着说,“我也没问题。”

  见他们都没问题,周彦大手一挥,就带着他们一起去了四合院。

  汪锋跟李碧茹是第一次来四合院,看到琴房的配置,还感觉挺新奇,能够在家配置这样一间琴房可是非常难得,他们这些学音乐的,谁不想家里能有间正儿八经的琴房呢?

  汪锋跟李碧茹像是好奇宝宝一样东摸摸西碰碰,恨不得把琴房里面每件乐器都试一遍。

  他们觉得这间琴房已经很大了,但是周彦却嫌弃琴房太小,他最近在考虑能否找个地方建一个工作室,面积大一点,功能多一点。

  随着他的需求越来越高,四合院这个琴房肯定满足不了使用。

  就说合练,即便这里能够挤得下,也非常不方便,而且不仅仅是地方小,因为没有专业的声乐结构,声音出来的效果也差。

  周彦陪他们在琴房坐了一会儿,家里忽然来了电话,他便走会客室接电话。

  电话是梁宇打来的。

  “周彦,格林斯潘下周二要来燕京,你周三有没有时间,跟他见个面?”

  周彦想了想,下周三应该没什么事情,便点头道,“好啊,没问题,到时候我们在哪儿见面?”

  梁宇说道,“来奥申委办公室这边吧,慧桥饭店,你知道惠侨饭店在哪儿么?”

  “知道,日报那边吧。”

  “对喽,你到时候上午九点之前过来,我在617房间等你。”

  “好。”

  挂了电话之后,周彦又往琴房走,刚走到半截,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小提琴的声音,竟然是《穿越时空的思念》。

  周彦挑了挑眉毛走进去,只见李碧茹拿着小提琴正在对着架子上的琴谱演奏。

  他没有出言打断,而是静静地在旁边听着,不得不说,李碧茹第一次拿到谱子就能把曲子表现的这么好,这视奏水平已经接近于然了。

  怪不得于然跟方秀会带她过来,水平确实不错。

  李碧茹并没有把全曲给拉完,只拉了谱子的第一页之后,就放下琴,随后她又对着周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啊,周彦师兄,我看到谱子,忍不住就拉了一段。”

  周彦笑着摆手,“无妨。”

  这个谱子是他前两天写出来的,就放在谱架上面没有动,李碧茹肯定也不是故意翻的,而且这曲子又不是什么机密,拉了就拉了。

  汪锋好奇问道,“周彦师兄,这是你的新曲子么?我们后面要排练么?”

  “是我前段时间写的,不过这首暂时不排练。”

  “哦。”听到不练这首,李碧茹还挺失望的,她又问,“能问一下,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么?”

  “叫《穿越时空的思念》。”周彦回道。

  听到这个名字,几人都没有说话,因为这名字太容易让人往“故人”身上联想了,他们真怕曲子背后有什么悲伤的典故,会说错话。

  周彦倒不知道他们的误会,笑呵呵地说道,“你们要想练,可以先练一练其他曲子,一会儿我把《觉醒》的谱子拿给你们,还有《夜莺》、《故宫的记忆》这些,这两首汪锋跟李碧茹你们之前没有练过。”

  “但是我们都听过。”李碧茹笑道,“周彦师兄你毕业的时候,我跟汪锋还去现场了。”

  “哦,是嘛。”

  当天现场去了那么多人,周彦也不可能对每个人都有印象。

  汪锋点点头,“嗯,我们那天去了,听了整场,《故宫的记忆》谱子我们也看过。”

  自从周彦在学期作品交流会上演奏过《故宫的记忆》之后,这首曲子的谱子就在学院流传开了,他们平时去琴房的时候,经常听到有人会弹。

  不仅仅是《故宫的记忆》,《夜莺》的谱子很多学生也有,这玩意又不是什么保密的东西,周彦之前发出去好多份,不说别的,光是参加演出的就有几十人了,这些人人手至少一份谱子,而且周彦也没禁止他们外传过。

  周彦在学校之所以这么出名,当然不只是其他人帮忙吹的,也是因为有这些曲子在学校流传,是这一首一首曲子造就了他的名气。

  他们在琴房又聊了一会儿,周彦笑道,“你们晚上别走了,留这儿吃饭吧。”

  汪锋他们还没说话,方秀就笑着说道,“今天就开始管饭啦。”

  “嗯,只要你们来,随时管饭。”

  周彦笑呵呵地说了一句,随后去给饭店打了个电话,让他们一会儿把饭菜送过来。

  ————

  星期三上午,周彦一大早去了慧桥饭店617房间。

  房间门口挂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宣传部”,证明他没有走错。

  六楼基本上都是梁宇他们的办公室,刚才周彦还特意看了一圈,整个办公区域分为办公室、研究室、财务部、工程部——大概六七个部门。

  617的门是掩着的,周彦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进来吧”,周彦便推门进去了。

  房间的门看着很小,不过房间里面倒挺宽敞,大概五六十平米,床被弄走了,放了几张桌子,以及一组沙发,此刻整个宣传部就只有梁宇一个人。

  见到是周彦,梁宇笑着起身,“周彦你来啦,快坐。”

  随后梁宇一边给周彦沏茶,一边对周彦说道,“格林斯潘导演估计要到九点半才会过来,你稍微坐一会儿。”

  周彦笑道,“他昨天就来了,你们已经接触过了么?”

  “接触过了。”梁宇点点头,将一杯茶递到周彦手上,“他还是非常好说话的,也表示一切以我们这边为主。”

  周彦接过茶杯,笑了笑,看来这个格林斯潘更注重宣传片导演这个名头,说白了,燕京奥申委跟格林斯潘这次的合作,都不过是看重彼此的名头罢了。

  这对奥申委来说,有好有坏。

  好的是,格林斯潘不会乱搞,主动权还掌握在奥申委这边。

  坏的是,格林斯潘这样“从谏如流”,拍出来的作品就未必能让人满意。

  “他有聊他的拍摄想法么?”周彦又问道。

  “暂时还没有,说是要在燕京先逛逛,找找灵感。”

  梁宇笑了笑,又掏出一包烟,给周彦让了一根,周彦笑着摇头,“我不抽烟。”

  “其实我平时也抽的少。”梁宇给自己点上一根,随后继续说道,“今天上午见过面之后,我准备带他在燕京逛逛,你要不要一起,也当是采风了。”

  “没问题。”周彦笑着答应。

  “也不用去太远,他对你的《故宫的记忆》很感兴趣,今天就去故宫周边逛一逛,其他地方恐怕也去不了了,明后天我让奥申委的其他同事带他。”

  梁宇是他们部门的二把手,还是体委国际司的,每天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忙,所以也不可能天天陪着格林斯潘在燕京瞎逛。

  他也没提出让周彦陪格林斯潘,毕竟周彦又不是他们部门的,今天能跟作陪,就已经算是给面子了。

  梁宇吐了口烟,又继续说道,“昨天格林斯潘跟何主任见面的时候,问过一个问题,他问人们最想知道中国的是什么,何主任告诉他,要突出中国人民,硬件都是相似的,真正的区别于他国的,就是中国人民的淳朴、善良、热情,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和平世界友谊的热烈追求。”

  周彦点点头,何主任这话等于是给这次拍摄的宣传片定了调子。

  何主任所说的话,周彦是认同的,这样的宣传方向不仅仅能区别于他国,也可以说是不得已而为之。

  相较于十年后申奥,现在燕京的体育设施、硬件水平跟其他国家还是有些差距的,如果把宣传的重点放在硬件上,那等于是以己之短攻人之长,非常不理智。

  周彦笑着说道,“每一个人都应享有从事体育运动的可能性,而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视,并体现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奥林匹克精神,我想真正的奥林匹克精神就应该能够包容更多元的文化。”

  “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拥有接近全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中国文化是世界文明不可忽视的重要组成部分,让别国看到我们的人民、认识我们的文化,这不仅仅是我们申奥宣传的重点,也是我们申办奥运会的初衷和最终目的。我们也要让会员们认识到,选择燕京举办奥运会,能够充分有力地帮助他们宣扬和落实奥林匹克精神。”

  梁宇砸吧了两口烟,笑眯眯地说道,“周彦你这不来我们单位工作,真是浪费了,你说的没错,这也是何主任跟格林斯潘导演对话的核心。”

  “我也是尝试去理解何主任的话。”

  梁宇扬了扬眉毛,忽然又问道,“你拍的那部电影《想飞的钢琴少年》,在香江跟台岛的票房表现是不是都很不错?”

  周彦笑着回道,“还算可以,两个票仓加起来两千多万吧。”

  “后续是不是还会在其他国家跟地区上映?”梁宇又问。

  周彦点头,“嗯,汤臣那边正在谈,后续应该还会在高丽、霓虹以及东南亚等国家上映。”

  梁宇沉吟片刻,随后也没有再说电影的事情,转而笑道:“你现在留校任教,应该已经上课了吧,感觉怎么样,新身份还适应么?”

  周彦笑着点头,“还挺适应,因为之前我还没毕业的时候,就经常帮老师代课的,还是有些经验的。我现在课比较少,一个礼拜就两个课时,应付起来也是比较容易。”

  “还是当老师好啊,教书育人,也没什么烦心事。”梁宇感慨道。

  听梁宇这么说,周彦也忍不住帮老师说两句,“当老师烦心事情也多啊,学生们的水平参差不齐,虽然明知道没有办法照顾到所有人,但还是想要尽可能的让每个学生都跟上。”

  “也是,各有各的烦心,所以我还挺佩服你,拍电影、配乐,又做老师,这平衡起来可不容易。”

  “有时候也难免碰到要取舍的时候。”

  “有舍才有得嘛。”

  “是的。”

  两人聊了二十多分钟,周彦已经喝到第二杯茶的时候,宣传部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梁宇接起电话说了两句,随后笑着跟周彦说:“格林斯潘来了,在何主席办公室,咱们现在过去。”

  周彦点点头,起身跟梁宇一起去了何主任办公室。

  何主任是一个独立的办公室,周彦他们到的时候,何主任跟格林斯潘正在聊天。

  见到周彦,何主任笑呵呵地说道,“你就是周彦同志吧,对你我可是久闻大名,今天才终于得见你真颜。”

  “何主任言重了。”

  何主任笑了笑,又用英语跟格林斯潘介绍,“格林斯潘导演,这位就是配乐指导周彦。”

  格林斯潘露出惊讶的表情,他跟周彦握了握手,“你实在是太年轻了。”

  周彦本来就年轻,加上东亚人又比欧美人显得嫩,在格林斯潘眼中周彦都不到二十岁,他很难把这样一个年轻人跟《故宫的记忆》作曲者联想到一起去。

  何主任他们并没有专门给格林斯潘请翻译,因为奥申委的所有同志都是会英语的,周彦也就用英语跟格林斯潘说道,“格林斯潘导演,正因为年轻,所以有很多地方需要跟你学习。”

  格林斯潘跟中国人接触挺多的,自然也熟悉中国人的谦虚,他笑着说道,“你太谦虚了,虽然你很年轻,但你有着超越了年纪的才华,而且年轻也是你的优势,正因为年轻,才更有活力,更有天马行空的想法。”

  格林斯潘的风格给人的感觉不像是个导演,倒更像是个商人。

  周彦倒也不是特别意外,其实之前张有安找了一些格林斯潘的片子给周彦看,格林斯潘的作品走的就是商业化路线,张有安告诉周彦,格林斯潘主要就是拍摄体育相关的纪录片,大多也是跟一些电视台合作。

  而且格林斯潘在奥运会这个业务范围内,也确实挺出名的,他参与制作过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1988卡尔加里冬季奥运会的官方记录电影,在奥委会中不仅仅人脉广,而且说话也很有分量。

  何主任笑着说道,“对于两位的合作,我非常期待,格林斯潘导演在影片拍摄方面的经验之丰厚,是毋庸置疑的,不过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可能还是周彦同志这位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更胜一筹,我相信后续的合作中,你们肯定能够碰撞出火花来。”

  其实何主任说的也是场面话,毕竟在宣传片的制作上,配乐指导参与的并不算多,主打的就是配合,如果不是找了一个外国人来拍宣传片,何主任甚至都没有必要特意拉着周彦跟格林斯潘到他办公室来。

  几人又简单地聊了几句,梁宇就带着周彦跟格林斯潘离开了何主任的办公室。

  随后梁宇回自己办公室简单收拾一下,就带着周彦跟格林斯潘出门了。

  三人直接去了故宫,在附近转悠起来。

  格林斯潘带了个相机,一路狂拍,不仅跟周彦他们讨论,还不停地做着笔记,不得不说,他的工作态度是十分认真的。

  上午逛完故宫,下午他们又在附近的几个公园逛了逛,抓拍了一些本地人民活动的场景。

  五点多钟,梁宇带他们去王府井吃了烤鸭。

  吃完烤鸭,两人又将格林斯潘送回了酒店。

  送完格林斯潘之后,在酒店楼下,梁宇问周彦,“经过这一天的接触,你对格林斯潘有什么看法?”

  “是个很敬业的导演。”周彦说道。

  梁宇笑了笑,“除了敬业呢,你认为他能把我们的宣传片拍好么?”

  这个问题周彦并不好发表意见,毕竟他跟梁宇接触其实也不算特别多,并不了解梁宇到底是个什么人,如果贸然发表意见,很容易祸从口出。

  斟酌着语句,周彦说道,“格林斯潘先生毕竟是外国人,对我们中国的情况有些不了解,这都是正常的,我想,给他一段时间熟悉,应该会好很多。反正申奥流程刚开始走,拍摄还有不少时间。”

  梁宇知道周彦说话有保留,他也理解,所以就没有继续往下问。

  “好了,今天也辛苦你了,拖着你陪我们一整天,回去早点休息吧。”

  “梁科长见外了,导演来了,我陪同逛逛,也是应当的。”

  梁宇笑了笑,“有事回聊,走了。”

  道过别之后,周彦就坐车往家回。

  路上传呼机响了起来,他掏出来一看,上面只有一个字:贤。

  周彦笑了笑,应该是王祖贤给他打电话,家里没人接,所以就打了传呼机,让他回电。

  回燕京这段时间,他跟王祖贤基本上隔一两天就要通一次电话,大部分时候都是王祖贤打过来,倒不是说周彦高冷,而是因为王祖贤找他比较简单。

  《青蛇》拍完之后,王祖贤先回了趟台岛,前段时间又去了老家舒城,跑来跑去的,周彦打电话过去还真不好联系到人。

  不过今天这通电话来得倒挺早,一般情况,王祖贤都是九点钟之后才会来电话,因为通常九点钟之后她才会忙完。

  看来今天工作结束挺早的。

  她只发了一个贤,没有写号码,那应该是让周彦再打上次联系的号码。

  回去的路上,周彦心情不错,到四合院门口的时候,还哼着小曲。

  不过等他把门打开的时候,后面忽然跳出来一个人影。

  “当当当当当。”

  周彦措不及防,被吓得连退了两步,差点把手里的锁朝人影砸去。

  幸好他忍住没砸,因为跳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王祖贤。

  昏黄的路灯下,王祖贤一脸计谋得逞的笑容。

  周彦又惊又喜,“你怎么来了?”

  王祖贤笑道,“看看把你吓的,不会是金屋藏娇了,害怕被我知道吧。”

  周彦笑了笑,做了个请的手势,“走,我带你去看看我到底藏了哪些娇。”

  说罢,周彦就一把抓住王祖贤的手,将她领进了家门。

  刚进门,还没等王祖贤反应过来,周彦已经将她抵在门上,吻住了她。

  王祖贤丝毫没有抵抗,反而紧紧地抱着周彦的腰,如果不是真的想周彦了,她也不会特意从舒城绕道到燕京,来给周彦一个惊喜。

  她刚才在门外其实等了挺长时间,中间甚至都有些疑惑自己到底有没有找对地方。

  吻了好一会儿,周彦才放开王祖贤,他喘着粗息说道,“你在外面等了多久?”

  王祖贤也有些喘,“好久,你再不回来,我就要回酒店了。”

  听到她住酒店,周彦笑道,“住什么酒店,浪费钱。”

  “你——”

  “吃饭了么?”

  “下午吃了个面包。”王祖贤摸了摸肚子,“这会儿有点饿了。”

  周彦又在她额头亲了一口,“吃东西去。”

  王祖贤摇摇头,“还是不出去了,我担心被认出来,又很麻烦。”

  周彦笑道,“家里没什么菜了,要不我给你煮一点面条,煎个鸡蛋?”

  “你还会做饭么?”

  “川鲁粤闽,苏浙湘徽八大菜系,我不说都会做,那至少也都吃过。”

  王祖贤:“??”

  “哈哈,不开玩笑,下个面条还是会的,走,我带你进去。”

  周彦牵着王祖贤的手,带她去了客厅。

  “你坐会儿,我去下面。”

  等周彦去了厨房,王祖贤打量起房子来,这个四合院的装修比较简单,不过里面的家具看着倒是用了点心思。

  坐在沙发上,王祖贤也有点恍惚,虽然她是主动来的,但其实也是凭着一股冲动。

  这是周彦的家,或许,以后也会是她的家么?

  她不敢去想两人的未来,但每次却又忍不住会想。

  看完了客厅,她又起身去了厨房,看着周彦做饭。

  “厨房都是油烟,你就别进来了。”

  王祖贤往后退了退,却没有出去,就倚在厨房的门框上。

  看着在灶头边忙活的周彦,她一脸笑意,看惯了周彦意气风发、才华横溢的一面,再看到周彦如此生活化的一面,还挺有意思的。

  其实她还挺意外的,周彦并没有跟她说过家里的具体情况,但是她从侧面能够观察到周家的条件应该很不错,没想到像他这样养尊处优的男孩子,竟然也会做饭。

  看周彦这娴熟的动作,应该是经常做饭的,不是随便糊弄的那种。

  过了十几分钟,周彦将一碗苏式红汤面端到王祖贤面前,上面盖了一个蛋,连葱花都没有。

  所谓苏式红汤面,就是清汤加了点酱油,家里条件有限,只能做成这样了。

  王祖贤却吃得很香,不仅仅因为这是周彦给她做的,也因为她的确饿了。

  看到王祖贤吃得香,周彦也挺高兴。

  “你这次来,什么时候走?”

  王祖贤吸溜了一口面条,“明天早上就走了。”

  “这么着急?”

  “没办法啊,能来就不容易了。”王祖贤对周彦笑了笑,又继续低头吃面。

  吃完饭之后,周彦又带她在四合院里面逛了逛,最后带她去了琴房。

  进到琴房,灯一打开,王祖贤发出惊叹,“这么多乐器。”

  琴房的乐器确实很多,地上摆的,墙上挂的,整个房间基本上都满了,特别是中间的那架三角钢琴,特别占地方。

  之前琴房里面的是立式钢琴,后来周彦觉得效果不好,就换成了三角的,虽然牺牲了不少空间,但效果确实好了很多。

  “这些乐器你都会么?”

  “有的只会一点。”

  王祖贤笑了笑,言外之意,这些乐器他都会,只是有的没有那么精通。

  “这个你也会么?”王祖贤指向墙上的二胡。

  “当然。”

  周彦笑着取下二胡,顺手给拉了一段《梁祝》。

  “这个呢?”王祖贤又指向柜子上的小号。

  周彦将二胡放下,又拿起小号吹了一首《我和我的祖国》。

  “这个呢。”

  “这个呢。”

  王祖贤又连续指了好几种乐器,周彦都一一给演奏了。

  最后王祖贤笑道,“好吧,难不倒你。”

  “请不要质疑一个作曲天才会的乐器数量。”

  王祖贤撇撇嘴,“嘚瑟。”

  看完了琴房,两人就去了客厅看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放87版红楼梦,他们也没换台,就这样偎在一起,静静地看电视。

  等到红楼梦放完的时候,已经九点半了,王祖贤起身要走,周彦也立马起身,“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我送你回去。”

  王祖贤没有拒绝,点头道,“好啊。”

  送到酒店门口之后,周彦又说,“我上去坐一会儿。”

  王祖贤又没有拒绝。

  到了房间之后,周彦就赖着不走了,“好不容易见面,而且你明天早上就要走了,我想跟你多待一会儿,晚上我睡沙发,你睡床。”

  王祖贤想了想,觉得也对,他们好久不见,而且她明天早上就要走,便点头同意了,“只能睡沙发哦。”

  “一定,我先去洗澡。”

  周彦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王祖贤又进去洗。

  等到王祖贤洗完出来,见周彦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原本还有点忐忑,怕周彦不老实,这会儿见周彦睡着了,便笑了笑,走到沙发边上,看着周彦长长的睫毛发呆。

  过了一会儿,她低头吻了周彦额头一下,准备去吹头发的时候,周彦却忽然睁开眼睛,一把搂住了她,然后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了沙发上。

  “小贤同学,趁我睡觉,图谋不轨吗?”

  “没有——”

  她话没说完,嘴就被周彦堵住了,随后她又感觉周彦又有进一步动作,连忙拿手去挡,但是挡了两下之后,就沉浸在周彦的热情当中,放弃了抵抗。

  ————

  第二天早上,周彦起床的时候,王祖贤已经不在房间里了,床头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坏蛋,我走了。

  看着纸条笑了笑,周彦神清气爽地爬了起来。

  最近的锻炼效果是真的好啊,昨晚花开了三次,睡眠时间只有一半,但是身体不仅没有疲惫,反而精神饱满。

  阴阳调和,诚不我欺。

  不过王祖贤走得也太早了,她肯定也没睡好。

  将纸条收起,周彦又闻了闻枕头上王祖贤残留的香气,随后起身去洗漱。

  洗漱之后,周彦先回四合院换了身衣服,然后就去了学校,今天上午有他的课。

  上课的时候,92作曲的学生们都感觉奇怪,今天周老师怎么春风满面的,一堂课都在笑。

  看见老师笑本应该是好事情,但是看到周彦一节课都在笑,大家又觉得有些诡异,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不过事实证明,他们多想了,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堂课非常平稳地度过了。

  下午周彦回到四合院的时候,接到了电视中心那边打来的电话。

  是李一丁打来的。

  “李老师,你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

  电话那头李一丁笑道,“明天我要去涿市片场,你有没有时间一起去?”

  听到李一丁要去《三国演义》现场,周彦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没问题,明天我们一起去,正好我这周的课已经上完了。”

  李一丁笑了笑,其实本来他们是准备今天去的,但是她知道周彦今天上午有课,所以特意调到了明天,就是为了等周彦。

  “既然这样,明天早上八点钟你到中心门口跟我们汇合,然后咱们一起过去。”

  “这次去几天,我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周彦问道。

  “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会在那里待三天,你也没什么特别要带的,主要带几身换洗衣服。”

  “好的,明白了,那明天见。”

  “明天见。”

  挂了电话之后,周彦就简单收拾了一下,除了换洗衣服之外,他还带了一支笛子。

  不过好笛子他没带,而是在之前张一谋送给他的那一套里面选了一支。

  笛子这玩意比较金贵,带来带去的容易损坏,主要是《三国演义》的片场环境可能也不太好,不利于笛子的保养,如果真弄坏了他也心疼。

  第二天一大早,周彦就背着行囊赶往了电视中心。

  这次他们也不是坐的专车,而是跟着剧组的道具车一起去。

  从燕京到涿市并不远,他们八点出头出发的,十点钟就到地方了。

  涿市的摄影棚很大,远远地就能看到颇具规模的城墙,铜雀台也是在这边搭建的,整个影城的规模非常之大。

  周彦也参加过好几个剧组了,但是他之前参加过的剧组,包括他自己拍《想飞的钢琴少年》的剧组,全部加起来,人数都只够《三国演义》剧组的零头。

  到了影城,真就感觉这里像是一座城,而且随处可见穿着戏服的群演。

  下了车之后,李一丁笑着问周彦,“你是跟丞相他们住,还是跟三兄弟住?”

  周彦一愣,“什么?”

  “主演这边的床铺,唐国墙他们宿舍还有一个空铺位,还有就是陆树铭他们宿舍有一个空铺位,你选一个吧。”

  “我都行,你们看着安排吧。”

  “我安排不了,你跟小葛一起。”

  小葛就是这次跟他们一起过来的后勤,年纪不大,跟周彦差不多岁数,人挺热情的。来的路上,小葛也挺热情,给周彦跟李一丁说了很多剧组的事情。

  “周指导,我带你去丞相他们那屋吧,宽敞一点。”小葛说道。

  其实小葛想说唐国墙他们那屋干净利落一点,不过没好意思直说,只是委婉地表示了一下。

  去哪个屋周彦没什么意见,便点头道,“那就有劳了。”

  “客气了,周指导。”

  小葛一路带着周彦去了唐国墙他们宿舍,却发现宿舍大门紧锁。

  “宿舍没人——”小葛皱了皱眉头,“那周指导,要不咱们去另外一个屋看看?”

  “没问题。”

  小葛又带着周彦去了另一个宿舍,这次运气没有那么差,宿舍门是开着的。

  宿舍里面这会儿只有一个人,不用小葛介绍,周彦就认出这人是饰演刘备的孙彦君。

  “孙哥,这是咱们的配乐周指导,他要在剧组住两天,要住你们屋。”

  “没问题。”孙彦君点点头,又主动跟周彦打招呼,“周指导你好。”

  周彦笑着回应,“你好。”

  “周指导,你先坐会儿,我去给你拿一床被褥。”

  小葛笑着说了一句,然后就出了宿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uguo.cc。如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uguo.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