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摊上事了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如果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33章 摊上事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3章 摊上事了

  第133章摊上事了

  等小葛走了之后,周彦将自己的行李放在那张空床上,又笑着给孙彦君让了支烟。

  孙彦君摆摆手,“多谢,多谢,我不抽烟。”

  可能是演刘备演太久了,孙彦君说话的时候都有一股子刘皇叔的范,跟在戏台上似的。

  周彦笑着收回烟,“孙老师……”

  孙彦君又摆手,“哎,可别了,周指导,你叫我老孙,或者孙哥都行,这孙老师担不起。”

  “那孙哥您也别叫我周指导了,叫我小周,或者直接叫我周彦就行。”

  “好,没问题,那我就直呼其名了啊。”孙彦君笑道。

  “嗯,就叫我名字……我住这几天,要给你们添麻烦了。”

  “什么麻烦呀,都是工作嘛。”

  孙彦君是东北人,性格挺还是开朗的,不过话也不太多,两人聊了一会儿,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道喊声,“大哥,瞧我……”

  两人转头看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浓眉大眼的圆脸汉子,手里拎着个红色的塑料袋,正是饰演张飞的演员李靖非。

  李靖非原本兴冲冲的,进了宿舍见到除了孙彦君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便愣住了。

  孙彦君笑呵呵地给周彦介绍,“周彦,这是演张飞的李靖非,三弟,这位是咱们《三国》的配乐指导周彦。”

  “你好,李老师。”周彦笑着打了声招呼。

  李靖非大概没想到《三国》的配乐指导这么年轻,而且在他们屋。

  “伱好,你好。”

  李靖非的声音,并不是那种非常洪亮的,听着挺温雅,跟影视剧里面的张飞差别很大。这部戏里面,绝大部分演员最后都没有用原声,而是找了专业的配音演员,而且有的角色找的配音演员还不是一个。

  孙彦君看了眼李靖非手里的袋子,“你手里拿的什么?”

  李靖非笑呵呵地说道,“弄了点花生米。”

  “从哪儿弄的?”

  “大哥你别管从哪儿弄的,够咱们晚上喝一杯了。”

  孙彦君点点头,也没再问。

  周彦笑了笑,他没想到一小袋花生米就能让李靖非这么高兴,可见他们片场的条件确实比较艰苦。

  这边的艰苦,周彦也是有所预料的,本来拍戏的地方就是在山沟沟里面,就算是有钱也很难买到什么东西。

  更别说他们还没钱。

  像孙彦君他们这些演员,片酬非常低,之前周彦听张有安说过,像刘关张三兄弟这种主演级别的,一集的片酬也才两百多块钱,一部戏几年拍下来乱七八糟加起来也就两三万块钱,而且这些钱他们暂时还拿不到手,要等到戏拍完了才能给他们结。

  等李靖非把花生米放起来,周彦又给他让了支烟,他看了看周彦手里的红塔山,随即笑着接过烟,“周指导这是来视察工作?”

  “嗐,我跟李一丁主任过来现场学习学习,李老师你别叫我周指导了,叫我周彦吧。”

  李靖非把烟点着,笑道,“那你也别叫我李老师,叫我老李,或者叫我非哥都行。”

  孙彦君笑道,“周彦要在这儿住几天,后面几天咱们就是舍友了。”

  “欢迎,欢迎,现在又来了个抽烟的,大哥你怕是更顶不住了。”

  “周彦也不抽烟。”

  李靖非意外地看向周彦,“我瞧你递烟挺顺溜,还以为你抽烟呢。”

  周彦笑呵呵地说道,“我递烟比较熟,抽烟却不太会。”

  李靖非笑着点头,“这是好习惯,其实驻地这边的住宿还是不错的,去有的地方拍外景,住那两块五一天的招待所,哎呦,蚊帐都挡不住蚊子。”

  孙彦君深表赞同,“特别是去南方,那蚊子,多的都吓人。”

  “可不是。”

  周彦笑了笑,看得出来,他们是被蚊子叮怕了,不过现在入秋了,而且涿市这边蚊子不算多,情况要好不少。

  三人聊了一会儿,小葛拿了被褥过来。

  等到周彦把床铺好,也到了驻地放饭的时候,孙彦君跟李靖非还挺热情,主动带着周彦去打饭。

  吃过饭,周彦在宿舍跟两人聊了一会儿,李一丁来找他,然后他们去跟分集导演沈浩方以及张忠一一起开了个会。

  开会的内容没什么特殊的,也不是专门为他们配乐组开的会,主要就是议论后面两周的拍摄计划。

  不得不说,《三国》这个剧组鸡毛蒜皮的麻烦事真多,两三个小时的会,其中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两个导演都在处理那些鸡毛蒜皮的麻烦,服装啊、道具啊、后勤啊,几乎每个组都会给他们找点麻烦。

  导演真就像是剧组的老妈子一样,什么事情都要处理,不像周彦之前拍《想飞的钢琴少年》,剧组总共就那么点人,还基本都是文戏,烦心事比较少。

  开完会之后,李一丁又带着周彦在影城以及附近的一些取景点逛了逛。

  晚上回去的时候,刘关张哥仨正在喝酒,一见到周彦回来,孙彦君跟李靖非就热情地招呼他,“周彦,回来的正好,一起喝一杯。”

  周彦笑着摆手,“不用客气,我已经吃过了。”

  陆树名已经听孙彦君他们说过周彦要在他们宿舍住几天的事情,笑呵呵地跟周彦打招呼,“你好,周彦。”

  “你是陆老师吧。”

  “叫我老陆,或者叫我二哥也行。”陆树名笑着摆手。

  “行,二哥。”

  哥仨个子都挺高,孙彦君跟李靖非身高和周彦差不多,陆树名比他们三个还要高半个头,而且人长得十分魁梧,声音也特别洪亮,真有关二爷那股子劲。

  听周远吃过了,三人也没再客气,又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周彦凑近了,伸头看了看小木桌,上面唯一一道下酒硬菜就是李靖非上午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花生米,其他的就是一些从食堂打来的素菜,连个荤腥都看不着。

  怪不得李靖非上午那么高兴,对于晚上这场酒,这袋花生米可太重要了。

  周彦笑了笑,转身从床下拖出自己的包,然后从里面掏出两个牛肉罐头。

  “三位老哥,喝酒没点下酒菜怎么行?来,给你们加点餐。”周彦将罐头直接放在了木桌上。

  哥仨看着周彦,一脸的惊讶。

  李靖非咽了口口水,“周彦你来驻地还带这个?”

  周彦笑道,“我就听说这边条件艰苦,所以顺手带了点。”

  除了牛肉罐头之外,周彦包里面还有四五个罐头,猪肉的、鱼肉的、牛肉的都有,另外还有两袋方便面外加一瓶梅干菜肉末酱。

  “这,这怎么好意思……”孙彦君有些犹豫。

  李靖非跟陆树名却已经一人抄起一瓶罐头,把盖子给起开了。

  “周老弟一片心意,大哥你怎忍拒绝。”陆树名笑呵呵地从罐头里面夹出一片牛肉,直接放到了孙彦君的碗里。

  李靖非自己囫囵吃了一块,随后从木桌下面掏出一个搪瓷茶缸递给周彦,“周老弟,吃过了不打紧,跟我们喝一个。”

  这边周彦刚要婉拒,陆树名已经拎起塑料壶咕嘟咕嘟给搪瓷茶缸里面倒上了酒,“是啊,今天咱们初次见面,这酒就算是我们哥仨为你接风洗尘了。”

  如此盛情,实在难却,周彦便接过茶缸,一入手就感觉沉甸甸的,这一杯少说也有个三四两。

  见周彦接过酒,孙彦君也再没有不好意思,将碗里那片牛肉夹起来放进嘴里嚼了嚼,随即露出舒坦的表情。

  陆树名连吃了好几块,忍不住感叹道,“这段时间嘴里淡出个鸟来的,老弟你这牛肉真是救命符也。”

  听他们说的夸张,周彦也觉得有趣,他因为天天伙食都很好,所以对牛肉罐头倒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不过看陆树名他们几个吃得这么香,他甚至都感觉有点馋了。

  “来,咱们仨敬周老弟一杯。”

  陆树名带头端起杯子,其他两人也跟着一起敬周彦。

  看到他们三个在自己面前举杯,周彦总有种桃园三结义的感觉。

  不知道他们平时就是这风格,还是因为拍戏拍进去了,总感觉他们举手投足都带着戏里面的样子。

  “我敬三位老哥。”周彦端起酒杯回敬道。

  酒自然不是什么好酒,入口味道很一般,不过这喝酒的气氛真是不错。

  喝酒嘛,酒好不好,菜丰不丰盛倒在其次,喝酒的气氛最为重要,周彦被气氛所感染,一口也多喝了点。

  孙彦君笑呵呵地说道,“看来周彦的酒量挺不错,二弟你是遇到对手了。”

  “遇到对手好啊,酒逢对手千杯少,喝酒最需要的就是对手。”陆树名笑了笑,又朝周彦抬了抬酒杯,“来,周老弟,我俩单独喝一个。”

  “二哥,我敬你。”

  等周彦跟陆树名喝过,孙彦君和李靖非又分别敬了周彦一个。

  第一轮结束,周彦又回敬他们三人一人一个。

  两轮结束,周彦喝了七口,就把杯子里面的酒喝完了。

  他酒杯刚空,陆树名端着酒壶就过来了,又给周彦倒了跟刚才一样的量,他们三个人也一人又倒了一杯。

  到了第二杯,节奏就慢了下来,主要是孙彦君跟李靖非拖了后腿,二哥陆树名的战力还是依旧很强。

  等到第二杯喝了一多半的时候,孙彦君忽然歌兴大发,开始唱起《军港之夜》来,陆树名跟李靖非一点都不奇怪,还跟着他一起唱。

  看得出来,喝酒唱歌应该是他们的固定节目。

  唱完《军港之夜》,他们准备唱第二首《大海啊故乡》的时候,周彦笑呵呵地说道,“你们稍等一下。”

  三人转头看他,“等什么?”

  周彦没说话,跑去将竹笛取出来。

  “我来给你们伴奏。”

  陆树名笑道,“我们倒是忘了,老弟你还是个音乐家。”

  “音乐家不敢当,会吹点笛子。”

  孙彦君哈哈一笑,“那就劳你给我们伴奏了。”

  随后三人继续唱歌,周彦抚笛伴奏,气氛又到了一个新的高潮。

  此时小葛从门外路过,伸头往里面看了一眼,见里面热闹的很,忍不住扬了扬眉毛,他原本还担心周彦在这边住不惯呢,没想到周彦融入这么快。

  孙彦君他们唱了几首歌之后,陆树名问周彦,“你们配乐指导,应该也自己写曲子吧,有没有你自己写的曲子,吹给我们听听?”

  周彦笑着点头,“没问题。”

  随即他就吹了一段他之前为《三国演义》写的《纵马》,之后又吹了一首《穿越时空的思念》。

  听着曲子,陆树名他们也感慨,在剧组喝了这么多次酒,今天这场酒一下子把档次给提了起来,又是牛肉罐头,又是抚笛。

  虽然他们不太懂音律,但是就觉得这曲子好听,周彦这家伙有点东西。

  等到周彦吹完两首曲子,陆树名他们又拉着周彦喝酒。

  “来来来,继续喝。”

  ……

  第二天早上,李一丁见到周彦就笑眯眯地说,“你昨晚还开音乐会啦。”

  他们住的都不远,周彦在这边吹笛子,李一丁自然也能听到。

  周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手给他们吹了几首。”

  “你融入的倒挺快。”

  “他们都挺好相处。”

  其实不是人好相处,主要是牛肉罐头好相处,昨晚周彦能那么快融入到其中,自然也是牛肉罐头的功劳,如果他昨晚不拿出牛肉罐头,李靖非他们也不会再拉着他喝酒。

  李一丁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

  虽然她不太喜欢别人喝酒,不过周彦能跟主要演员关系处好也是好事情,跟这些演员们多接触接触,对配乐多少有点好处。

  李一丁自己也经常会找演员聊天,演员毕竟天天泡在戏里面,观察的角度跟他们很不一样,有时候演员说的话也能给她一些灵感。

  采风这种事情,可不是说在旁边看看就行,很多时候就是要跟别人聊天,这一点跟文学创作其实差不多。

  上午周彦跟李一丁在影城里面采景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分集导演张忠一。

  张忠一笑道,“我正要找你们。”

  李一丁疑惑道,“张导你找我们什么事情?今天要开会么?”

  “不是。”张忠一摆摆手,看向周彦说道,“明天要拍凤雏落坡这集里面的一段,里面有一个上前通报张松遭满门抄斩的角色,周彦你有没有兴趣?”

  “我?”周彦一脸意外。

  张忠一点头道,“嗯,就是你,这个角色不仅露脸,而且台词还有不少句,你要不要来试试。”

  李一丁笑道,“张导你可真会找人啊,周彦可是演过主角的,你让他跑龙套啊。”

  她是怕周彦不愿意又不好意思拒绝,所以开口帮他挡了一句。

  周彦却笑道,“没事,反正我在这,也正好深度体验一下咱们剧组。”

  听到周彦这么说,张忠一笑眯眯地说道,“对嘛,在戏里面客串,也有助于你们配乐创作,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下午你要有时间,来一趟我办公室,衣服都给你准备好了。”

  说罢,张忠一就走了。

  等到张忠一走后,李一丁笑着跟周彦说道,“回头跟王导说一下,给你加工资,不能只领一分钱,却打两份工。”

  “哈哈,回头我就去跟王导提。”

  其实不用周彦提,张忠一找他客串,肯定是要给他片酬的,按照剧组的标准,周彦演这个角色,应该能拿到八十块钱到一百五十块钱,这些钱,后面剧组大概会跟配乐的片酬一起给周彦算。

  对于张忠一找周彦客串这事,李一丁有点疑惑,剧本她都看过,凤雏落坡这一集她也有印象,来上报消息的部下虽然有些台词,不过是个无名氏,这样一个人找谁都能演。

  而恰恰是这种角色,李一丁不认为适合周彦,因为周彦的形象比较突出,让他来演一个无名氏,会不会喧宾夺主?

  李一丁的考虑,张忠一之前也想过,不过他想来想去,觉得既然只客串一次,就算形象突出一点,影响也不大。

  而且周彦正儿八经演过电影,肯定比一般的群演要好用点。

  ……

  下午周彦就去了张忠一的办公室,拿到了戏服以及他那一段的剧本。

  这一段很简单,刘备跟庞统他们在议事,周彦演的部下从外面急匆匆走进去,汇报益州别驾张松被满门抄斩的消息,刘备问他什么缘由,然后他将缘由说出便可。

  从头到尾,周彦的台词总共有六十多个字,其实也不算少了,按级别划分的话,属于是龙套中的中特演员。

  “这一段对你来说,自然是小菜一碟。”

  张忠一笑了笑,他自然不可能为了这么一个小角色还特意跟周彦单独讲戏,反正明天早上拍摄之前也是要开会的,到时候一起讲就行了。

  周彦虽然已经挺有经验,不过并没有轻视这段戏,拿着剧本回去,准备找孙彦君把这一段戏给对一对,做到胸有成竹。

  不过他刚回宿舍,就见孙彦君他们三个往外走。

  见到周彦回来,孙彦君笑道,“周彦你回来的正好,我们准备出去散散步,你要不要一起?”

  “散步?”周彦捏着剧本,“孙大哥,我是想找你对对戏,明天的戏我也要参演。”

  “你演报信人?”孙彦君一下子就猜到了。

  因为明天那场戏出镜的角色不多,大部分演员都是固定的,其他就是门外站的士兵以及报信人,周彦自然不可能去演木头兵的,也就只能演报信人。

  李靖非笑道,“对戏更好,我们一边散步一边对就是了。”

  “是啊,今天天气不错,出去走走。”

  听他们这么说,周彦也就点了点头,跟着他们出去了。

  周彦原本以为他们就在影城里面逛一逛,毕竟影城的面积就已经够大了,但是让周彦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径直出了影城往外走。

  影城外面都是农家田地,也没什么好看的,路也不是太好走,周彦实在不明白有什么好逛的,不过看他们哥仨逛的还挺开心。

  看得出来,他们在影城里面真是待腻了。

  逛着逛着,就越逛越远了,中途他们找了个地方休息,然后周彦就拉着他们三个陪他对戏。

  来来回回把这一小段戏对了好几遍,见没什么问题了,孙彦君看了看天,笑着说道,“走吧,现在回去,正好能赶到驻地放饭。”

  出来的时候,他们走了一条路,回去的时候他们又走了另一条路。

  走到半道,李靖非忽然拉了拉孙彦君的胳膊,“大哥,你看那边的玉米长得不错。”

  周彦他们也都朝旁边看去,只见那边有一片玉米地,地里面的玉米确实结的不错,个头都很大,看着很喜人。

  “咱们去掰几个回去吃。”陆树名提议道。

  孙彦君犹豫道,“这不好吧,要是叫人看见了,多丢人。”

  周彦眨巴着眼睛看孙彦君,心说要是不被人看见就不丢人了?

  李靖非嘿嘿笑道,“这里一个鬼影都没有,谁能看到,咱们也不摘多,撇上几根晚上煮了吃。”

  陆树名也说:“就是,也不摘多,咱们四个人,一人摘一根。”

  周彦正要说话,就听孙彦君说道,“那行,就一人摘一根吧。”

  “好嘞。”

  李靖非笑了笑,上前开始掰玉米。

  他刚上手,忽然停了下来,随后撒丫子就跑。

  周彦跟陆树名见李靖非跑,啥也没问,也跟着后面跑,只有孙彦君还在往玉米地里面走。

  这边周彦三人狂奔好长一段路,回头一看,大哥没了。

  “坏了,大哥落下了。”周彦说道。

  陆树名朝他招招手,“别管大哥了,咱们先跑,他细皮嫩肉,白白净净的,一看就不像是偷玉米的,人家肯定不会为难他。”

  “是啊,二哥说的对呀。”

  随即两人脚步不停,继续往驻地跑。

  周彦差点被他们说服了,但是跑了两步,感觉还是不行,便又往回跑,想去找孙彦君。

  看周彦往回跑,李靖非一拍大腿,“哎,这小子——”

  陆树名拉了拉他,“走吧三弟,周彦那小子更是细皮嫩肉的,肯定也不会被为难的。”

  “合着就咱俩长得像贼是吧。”李靖非撇撇嘴,不过脚步倒是没停。

  这边周彦跑回玉米地的时候,就见孙彦君老老实实的蹲在田埂边上,旁边两个戴着草帽的庄稼汉拿着镰刀守着他。

  一见周彦回来,其中一个稍微年轻点的指着周彦说,“呦,还说就你一个,你同伙来了。”

  孙彦君见周彦回来,便要站起来,年长的那那个厉声道,“蹲下。”

  他又乖乖蹲下了。

  周彦一看这架势,心说坏了,还摊上事了,他稳了稳心神,笑着走上前去,随即从口袋里面掏出烟给两人一人让了一根。

  原本他俩还不想接,但见到周彦让的是红塔山,还是接了过去。

  要是其他档次再高点的烟也不好使,就红塔山他们能一眼认出来。

  让了烟,周彦又给他们点上,随即笑呵呵地说道,“两位哥,什么情况,怎么把我大哥给拦住了。”

  年轻的那个撇嘴道,“为什么拦他,你还不清楚么?你们偷玉米。”

  周彦笑呵呵地说道,“误会,绝对是误会,我们就是路过,看这玉米长得漂亮,寻思谁家庄稼种的这么好,想凑近看看学习学习经验。”

  “你大哥可都招了。”

  孙彦君摊了摊手,“这怎么叫偷呢,我们就是看到玉米长得不错,想掰两根尝尝嘛,而且这不还没上手么。”

  “谁知道你们得没得手,刚才跑了几个也是你们同伙吧。”

  “真没有,他们也还没有掰。”孙彦君又说道。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是吧?我跟你说,一根玉米十块钱,不给你们算多了,就两根,给二十块钱让你们走。”

  一听要二十块钱,孙彦君就急了,“哪有玉米十块钱一根!”

  他拍一集电视剧才二百来块钱,就够买二十根玉米的。

  “你偷还有理了,不给钱我们要送你们去派出所。”

  “那可不行,我们明天还要拍戏……”

  周彦一听孙彦君要说拍戏的事情,正要开口打断,却已经迟了。

  “啥,你们还是拍戏的啊,是拍三国的么?”

  “是啊。”

  一听他们是拍三国的,那两个人把镰刀往腋下一夹,也蹲了下去。

  “你们这戏拍多久了,什么时候播啊?我看你们天天就在山沟里面拍,挺长时间了吧。”

  “拍一两年了,估计还得一两年才能播。”

  听到要拍这么长时间,两人啧啧称奇。

  年轻的那人说,“这也太长了。”

  年长的那人笑道,“这算什么,小说那么老厚,那不得拍一百来集。”

  “那你们也不容易啊。”

  见形势缓和,周彦又上去给两人让烟。

  “还没抽完呢。”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两人还是把烟接了过去。

  周彦又顺势把整包烟塞给了年长的那位,“两位大哥一看就是敞亮人,今天这确实是误会。”

  收了烟之后,两人态度又好了一些,没再提要钱的事情,倒是关心起了电视剧拍摄的情况。

  问了几句之后,年轻的那人笑着问道,“刚才跑了两个人吧,演什么的?”

  孙彦君如实说道,“一个关云长,一个张翼德。”

  “那你是刘备啊。”

  孙彦君点头,“可不是嘛。”

  两人又看向周彦,“你是演什么的……看你这形象,演赵子龙的吧。”

  “他是我们领导。”孙彦君说道。

  周彦看了眼孙彦君,刚才他还说大哥太过纯善,什么都实话实说,没想到心眼也挺多。

  可能是孙彦君之前表现的太过老实,所以两个庄稼汉竟然没有怀疑他的话。

  “怪不得抽红塔山,原来是领导。你这领导回去要把演员管一管,玉米几个钱,值当你们偷么?”

  周彦连连点头,“是是是,回去我就让他们写检查,给他们通报批评。”

  “那倒也不用通报批评,说几句得了。”

  随后那个年纪大点的挥挥手,“你们走吧。”

  孙彦君得此大赦,起身拍了拍屁股,还对他们拱拱手,“那就多谢了。”

  “多谢两位。”

  周彦也笑着道谢,随即两人一起往驻地的方向走。

  不过刚走几步,那个年纪大点的又忽然叫住他们,“别急。”

  周彦跟孙彦君相互看了眼,心说他们难道是后悔了?

  等他们转头过来,却见那人掰了四根玉米下来,“来都来了,也不让你们空手。”

  “哎呦,这怎么使得。”孙彦君嘴上这么说,已经伸手把玉米接了过去。

  ……

  周彦他们拿着玉米回宿舍的时候,陆树名跟李靖非立马上来嘘寒问暖。

  “没事,没为难你们吧?”

  孙彦君翻了个白眼,“你们两个小子可真够义气,把我就这么扔了,还好周彦老弟靠谱,不然我现在都在派出所了。”

  陆树名呵呵笑道,“还不是回来了嘛,你们俩一看就不像是偷玉米的……这玉米怎么回事?”

  “一根十块钱,买的,一会儿你们一人给我十块钱。”

  李靖非连连摆手,“这么贵的玉米,谁吃得起。”

  周彦笑呵呵地说道,“那两位农家朋友送的。”

  一听是送的,李靖非又有了笑模样,“这有四根,那说明还送了我们的。”

  孙彦君指着李靖非骂道,“你脸皮怎么如此之厚。”

  李靖非嘿嘿一笑,“我去打水煮玉米。”

  ……

  第二天上午,周彦跟孙彦君一起去拍摄现场,因为是古装戏,还要戴头套,所以要多花点时间。

  周彦的装束跟妆容比较简单,头套也是那种比较次的,不过整体的上身效果还挺不错。

  张忠一看到周彦的扮相,也在感慨,都说人靠衣装,但衣服也要看谁穿。

  周彦穿的这套衣服,不少人群演都穿过,但周彦是穿的最好看,一看就挺有型。

  这也挺好,如果刘备府中报信人穿的跟一个店小二似的,效果倒真不行。

  后面排练的时候,周彦再次让张忠一感到惊讶,排练的几次,周彦每一遍的台词竟然都一字不差,而且除了台词之外,走位、情绪都很到位,原本非常普通一个角色竟然给周彦演的挺有样子。

  再之后的正式开机拍摄,周彦的表现已经非常不错。

  因为周彦表现好,张忠一还给他加了点戏,也没加多,原本报信人汇报完情况之后一直都是半跪着的,张忠一给加了一段,叫刘备让他起身。

  虽然没有给周彦加台词,镜头也没加,但是因为刘备这个动作,就让周彦这个角色显得重要一点。

  等到戏收工之后,张忠一还感慨,让周彦只演一个报信人,实在是浪费了。

  听到张忠一这么说,周彦吓了一跳,他生怕张忠一再给他找活,客串一个小角色就行了,要是再客串戏份多点的角色,那消耗的时间可就不好说了。

  要知道,徐庶的戏只有六集,但是演徐庶的翟万城却断断续续在剧组待了接近一年时间,周彦可耗不起啊。

  拍完了这场戏,周彦跟李一丁又在影城待了两天,观看了一场大戏,这一场戏是“夺取西川”,也是刘备第一次跟马超见面。

  这是周彦第一次见到调度这么多演员的戏,所以他一直在旁边学习,想要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

  而看完这场大戏之后,周彦也跟李一丁在一起讨论了很久,讨论的主要内容还是配器的使用以及整体风格的确立。

  李一丁的配乐,有些太面了,太柔情了点,而周彦的配乐又太激烈、太新潮了一点,两人在寻求一个平衡点、共振点。

  周彦最近也在改《七剑》,除了配器改了些,还将乐曲的拍子做了修改,让节奏稍微降弱一点。

  还有周彦自己写的那首《纵马》,节奏也稍微快了点。

  之前周彦给《天堂回信》配乐的时候,电影拍摄可以往配乐上靠,但《三国》可不行,毕竟难度太大了,现场的阵型转换,人马奔走,不可能按照周彦想要的节奏来。

  既然如此,只能周彦根据现场的情况进行修改。

  临别的时候,周彦将剩下的一个猪肉罐头跟肉酱留给了孙彦君他们。

  陆树名拉着周彦的手,满眼的不舍。

  “老弟,一定要时常过来看看老哥们啊,你那床铺我给你留着,绝对不给其他人睡。”

  李靖非补充道,“下次来就不要带那么多东西了,什么罐头、肉酱少带一点就行了。”

  周彦刚刚还有点感动,瞬间就没了,他翻了翻眼皮,得,这哥仨爱的不是他这个人,而是他的罐头。

  其实陆树名他们也是在开玩笑,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他们还真挺喜欢周彦,特别是那天周彦转头去救大哥的背影,现在还印在陆树名跟李靖非的心中。

  这小子,够义气啊,大哥有事,他真上。

  ……

  回去的路上,周彦跟李一丁还在讨论配乐的事情,这次来剧组,两人都有不少灵感。

  一直到到车子进燕京地界的时候,周彦口袋里的传呼机响了起来。

  他掏出一看,竟然是梁宇打来的,让他有时间回个电话过去。

  回到家,周彦第一时间就给梁宇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周彦笑着问道,“梁科长,你找我有事?”

  “格林斯潘已经回美国了,不过他十一月份还会过来,那时候他应该就会给出宣传片的拍摄方案。”

  “好事啊,临走的时候,格导有说什么么?”

  “也没说什么特别的,我打电话给你,主要也不是说这个。”

  “那是?”

  “现在我们有个想法,让你跟燕京电视台的孙秦一起担任申奥宣传片的副导演。孙秦就不用说了,他有不少拍摄宣传片的经验,甚至独立完成了好几部质量很高的片子。而你呢,虽然之前没有拍过宣传片,但你的那部《想飞的钢琴少年》表现非常不错,如果让你来做其中一位副导演,也是填补了空缺。”

  周彦意外地挑了挑眉毛,他没想到梁宇他们竟然想让他来担任宣传片的副导演。

  “这事何主任知道么?”

  梁宇笑道,“当然知道,我跟何主任说了你的具体情况,你自己的意见呢?有没有信心接下这份工作?时间上你不用太担心,片子拍摄肯定花不了太久。”

  这么好的一份差事落在头上,周彦哪有不接的道理,他一点都没犹豫,立马应道,“我当然是愿意为申奥宣传贡献更多力量的,而且这对我来说也是一次宝贵的学习机会。”

  “既然如此,那这事暂时就这么定下了,找个时间,你、我还有孙秦再碰个头,仔细聊聊这个事情,格林斯潘的拍摄计划,我们未必要完全遵循,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格林斯潘自己也说,希望我们能够多提意见,毕竟他对中国不是那么了解。”

  周彦明白梁宇的意思,他笑着点头,“好的,我明白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uguo.cc。如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uguo.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