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选拔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如果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39章 选拔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9章 选拔

  第139章选拔

  跟林忆莲通过电话之后,杜自持就继续投入到工作中了,他要尽快把《Ibelieve》的编曲做出来,然后去台岛带林忆莲把这首歌给录出来。

  因为编曲的内容比较简单,所以杜自持的工作速度非常快,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工作进度就到了一小半。

  主要是周彦给的小样太完整了,前奏、间奏根本不用杜自持再操心,有的唱片公司,如果对编曲要求不高的话,直接就能拿小样里面的版本来做完整的曲子了,只有钢琴伴奏的歌又不是没有。

  到了第三天上午,杜自持刚到工作室,准备继续《Ibelieve》的编曲工作,工作室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杜自持将小提琴放下,去外面把电话接起来。

  “你好。”

  “杜大哥,是我,文奇。”对面传来一道年轻男子的声音。

  “哦,文奇啊,你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么?”

  “我来香江了,想问你在不在工作室,在的话,我去拜访伱。”

  听到殷文奇来香江了,杜自持笑道,“欢迎啊,我就在工作室呢,你现在过来么?”

  “我半个小时就到了。”

  “那好,我等你。”

  电话挂了之后,杜自持没有再去工作,而是跑去烧了点开水,一会儿泡茶用。

  殷文奇是台岛人,也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音乐人,而且非常年轻,比杜自持还要小几岁。

  今年五月份刘得华出的专辑《谢谢你的爱》,他们两个都是歌曲制作人,所以还比较熟悉。

  二十多分钟之后,殷文奇来到杜自持的工作室。

  杜自持给他倒了杯茶,寒暄了几句之后,杜自持问道,“文奇,你这次来香江要做什么?”

  听杜自持这么问,殷文奇还挺意外,“我是给张雪友做新专辑,杜大哥你不知道么?”

  杜自持笑道,“我知道他在做新专辑,但是我不知道制作人是你。”

  张雪友的新专辑杜自持自然是知道的,这张专辑属于是粤转国,就是把张雪友的一些粤语歌填上国语歌词然后做成一张专辑,可能会加几首新歌,但肯定不会多。

  这也是这几年的主流,很多粤语歌手都会将自己的粤语歌重新填词做成国语歌,拿到台岛那边发行,因为销量确实都非常好。

  关键是粤转国的专辑好做,基本上只要把粤语歌重新填个词就行了,不费工费,又能挣钱,谁不愿意呢?

  “我负责作曲和编曲部分,已经做了一段时间了,老歌已经做完,最近在做新歌。”殷文奇笑着说道。

  “哦,还有新歌啊,准备放几首新歌?”这个问题问出来之后,杜自持又摆摆手,“我还是不问了。”

  杜自持虽然不属于某个公司,但是他现在正在帮滚石做林忆莲的唱片,而殷文奇又是林忆莲老东家宝丽金的制作人,他现在问这个话,有点打探敌情的意思,容易让人误会。

  殷文奇却笑着说道,“没关系的,这次张雪友的国语专辑里面,预计有两到三首新歌,我跟伍思凯已经各写了一首,你要不要听听我写的?”

  杜自持连连摆手,“还是不要了,防止麻烦。”

  虽然他们都相信彼此的人品,不过杜自持毕竟见过很多狗血的事情,所以还是没让殷文奇往下聊。

  殷文奇毕竟年轻,也没有想那么多,他觉得自己跟杜自持也就是音乐人之间的正常交流,而且他给张雪友写的那首《吻别》,还是几年前就已经写好的曲子,早就给不知道多少人听过了,再给杜自持听听也无妨。

  “杜大哥你最近在忙什么呢,听说是在给林忆莲做粤语专辑?”

  杜自持笑着端起茶杯喝了口,“你是不是跑到我这里来打探军情了。”

  这话当然是在开玩笑,杜自持知道殷文奇这家伙没什么多余的心思,而且张雪友跟林忆莲也不存在什么竞争关系,男歌手跟女歌手之间,赛道是不同的。

  况且张雪友跟林忆莲关系很好,要打探消息,张雪友直接去问林忆莲,比殷文奇来这里打探可能还要好使一点。

  “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杜大哥你别误会。”殷文奇连连摆手。

  杜自持见殷文奇这么认真,又笑道,“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别当真,我是在帮滚石那边给林忆莲做专辑,不过这张专辑有很多都是李综盛在操心,我还是比较轻松的。”

  殷文奇点点头,又问道,“你这次有给她作曲么?”

  杜自持摇摇头,“我现在的工作重心还是在演唱会监制和编曲上,作曲看心情喽。”

  “哦,对,明年刘得华要开演唱会,到时候你又有的忙。”殷文奇笑道。

  “哈哈,我年底就有四场音乐会要忙。”

  殷文奇好奇道,“年底是谁的音乐会啊?”

  “周彦的。”

  “周彦……听着有点耳熟啊。”

  “《假如爱有天意》跟《伴我同行》的作曲,这两首歌你应该听过吧。”

  殷文奇扬起了眉毛,“当然听过,我还特意看了作曲人的名字,因为没听过就没多关注,这个周彦什么来头?杜大哥你帮他做音乐会?”

  “我记得《想飞的钢琴少年》这部电影在台岛不是挺受欢迎的么?你没看过啊。”

  殷文奇摇摇头,“没有,今年到现在还没有进过电影院,这部电影跟周彦有什么关系?”

  杜自持笑了笑,“你多往音像店跑跑,应该能够听到这部电影的原声带,里面的几首配乐都非常好。我也是听了阿梅的两首歌,才想到让他帮忙写歌。”

  “是给林忆莲的新专辑写歌么?”

  “嗯,写了一首。”

  听到杜自持跟周彦邀了歌,殷文奇非常好奇,但他也不好意思让杜自持把歌放给听,毕竟刚才杜自持都没有要听他的。

  不过殷文奇倒是把周彦这个名字记在了心中,《假如爱有天意》跟《伴我同行》这两首歌确实非常不错。

  其实张雪友的新专辑《吻别》,他们想要写三到四首新歌的,不过暂时只定了两首,一首他写的《吻别》,另外一首是伍思凯写的《情网》。

  另外还有一到两首新歌,他们也在找。

  现在他们的计划就是,如果有满意的新歌就放进去,如果没有的话,其他的都放粤改国的老歌进去,或许他们也可以找周彦邀一首歌。

  ……

  “来来来,男孩子们先不要急着走。”

  上沪电视台,小荧星艺术团当天的活动结束之后,团长李老师拍了拍手,让孩子们先留一下。

  一群男孩子看着李老师,都有些忐忑,他们还以为今天团长又要给他们追加课后任务。

  小荧星艺术团是上沪最大的儿童表演团体,在上沪非常出名,入团竞争非常激烈,几万人报名,最终只能录取几十人,而且每年都有大量退团的。

  能够一直留下来的,都是万里挑一。

  虽然是儿童表演团体,但平时任务还是挺重的,加上每年都有很多人退团,所以团员们也很有压力。

  有些孩子明明各方面表现都很好,但就是因为承受不了这种压力,所以哭着喊着要回家,自己就退团了。

  所以留在团里面,不仅仅才艺要过关,心理素质也要过关。

  看着孩子们脸上的忐忑表情,李团长笑了笑,“今天不是要给你们加任务,是有一件好事跟你们说。”

  随后他向旁边的助手点点头,后者会意,拿着一摞传单挨个发给小团员们。

  助手在发传单的时候,李团长继续说道,“汤臣电影公司要拍一部电影,里面需要一个儿童演员,这个角色非常重要,如果有希望演电影的,可以考虑报名参加选拔。”

  汤臣集团扎根上沪,所以小演员的选拔也是在上沪先发起的。

  小荧星儿童表演艺术团里面,从幼儿园到小学毕业,各个年龄段的孩子都有,而《灵异第六感》的小男主要求是八到十二岁,今天这一批孩子正好都是十岁左右。

  孩子们先听到团长不要给他们布置任务,都松了口气,随后又听到有电影要选角,都来了兴趣,已经拿到宣传单的孩子都在盯着传单看,还没有拿到传单的则伸着脖子去看其他人手里的传单。

  剧组选演员这种事情,对小荧星表演艺术团的孩子们来说,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每年总会有那么几次,他们这一批里面有不少人都演过戏。

  不过一般情况下,都是本地电视台拍摄的作品来选角,像是宣传短片以及本地一些家长里短的电视剧,电影选角还是比较少的。

  等到所有人都拿到传单之后,李团长笑着说道,“回家之后,把这个宣传单给你们父母看看,如果你们父母同意让你们参加选拔,那就让他们来联系我,在我这里报名。”

  “李老师,是演好人么?”有个学生举手问道。

  这个问题一出来,其他学生都笑了起来。

  李团长也笑了笑,“当然是好人,而且演戏也不用纠结是不是好人角色,这部电影是汤臣公司投资的,导演也拿过国际大奖,如果能参演,对你们以后的表演生涯会很有帮助的。”

  来小荧星表演艺术团的孩子,他们的家长大部分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走艺术道路的,有这样的机会,肯定不会错过。

  “还有什么问题么?”李团长问道。

  “李老师,有工资么?”

  “当然有,不过工资的事情等你们父母来了再说。”

  “李老师,演电影是不是能看到大明星?”

  “明星肯定有,但是不是大明星,我可说不好。”

  听到学生们问的问题都不太着调,李团长又笑着说道,“行了,你们回去吧,有什么问题,让你们父母来问我,解散。”

  说完解散之后,孩子们就四散走了。

  有些家长就在外面等着,孩子们一见到父母,就把传单送到他们手里。

  “哦,选演员啊,好事,好事,回头咱们就报名。”

  “拍电影好的呀,有没有报名申请单。”

  “回头我就去找李老师。”

  ……

  胡珂跟两个朋友走在一起,他们三个家的方向差不多,而且都没有父母来接。

  其中一个小胖子拿着传单手舞足蹈地说道,“你们看着吧,我可能能被选上,以后我就是大明星了。”

  前面一个比他们俩高一大截的女孩子撇嘴道,“就你,还大明星呢,大狗屎差不多。”

  小胖子不服气道,“噜噜噜,你想参加都没有机会,只要男生哦。”

  “我不稀罕。”女孩无所谓地笑了笑,随后又看向胡珂,“胡萝卜,你要报名么?如果你报名的话,肯定比大冬瓜有希望。”

  大冬瓜说的就是小胖子,他们这些孩子,基本上个个都有外号,而且很多人的外号还不止一个。

  “凭什么胡萝卜比我希望大?”

  “因为你胖。”

  “我也没比他胖多少,而且说不准人家就要胖的,你们这些瘦子都没有希望。”小胖子撇撇嘴,又看向胡珂,“萝卜,你要报名么?”

  胡珂摇摇头,“不知道。”

  在这小荧星这群孩子里面,胡珂应该算是比较内向的,他之所以会参加小荧星表演团,也是因为内向,想要到团里面来锻炼锻炼,而在小荧星的这几年,对他的改变还挺大的,至少开朗很多。

  当然,再开朗,跟小胖子这种话痨子肯定还是不能比的。

  至于是否报名参加演员的选拔,胡珂确实不知道,他得回家问过爸妈的意思,主要是妈妈,他们家大部分事情都是妈妈做主的。

  小胖子知道胡珂家的情况,就没有再问,而是笑呵呵地说道,“咱们做个约定吧,不管谁参加选拔演了电影,成了大明星,以后都不要忘了彼此啊。”

  女孩子说道,“我们三个,那肯定是胡萝卜啊。”

  “反正我要成了大明星,肯定是不会忘了你们的,以后天天带你们吃香的喝辣的。”小胖子说道。

  “那我要成了大明星,就让你当我的保镖,每天给我端茶递水。”女孩说道。

  小胖子撇撇嘴,“那还是胡萝卜当大明星吧,至少他不会让我端茶递水。”

  胡珂听他们斗嘴,也笑了起来,“没事,以后我当大明星了,冬瓜你给我倒洗脚水就行了。”

  “……”

  《灵异第六感》是在上沪先开始的,但并不仅限于小荧星儿童表演艺术团,汤臣电影公司联系了很多地方,还在很多普通学校投放了宣传单,甚至在电视台投了广告。

  短短一个多礼拜时间,汤臣电影公司就收了六千多份报名申请表,可见上沪家长们的热情。

  不过这六千多份报名申请表里面,真正有效的,其实不到三分之一。

  《灵异第六感》要选的小演员,是八到十二岁的男孩,宣传单上写的很清楚,但这六千多份报名申请表中,有好几百份都是女孩子,还有一千多个孩子的年纪都不符合要求,甚至有十七八岁的来凑热闹。

  报名申请需要附上至少一张男孩的全身照,但是有很多都只有一张报名表,没有照片,这种肯定也是不合格的。

  总共两千多张符合要求的报名表,经过汤臣公司工作人员的筛选,最终留下四百多人进入到第二轮。

  第二轮也很简单,就是面试,这一轮主要就是看孩子的形象符不符合要求,毕竟照片能看出来的东西比较少,顺带着也看看孩子们的表达能力跟沟通能力。

  经过第二轮的筛选,最终四百个人留下了二十人进入第三轮,这二十个孩子每人录了一段视频,等着第三轮。

  ……

  周彦给92作曲上完课,刚刚走出教室,就见到姜霞站在门口。

  “小姜,你怎么来了?”

  姜霞把一盘录像带递给周彦,“上沪那边的小演员选拔视频已经送来了。”

  周彦接过录像带,点点头,“行,我现在就去看。”

  回了四合院之后,周彦就把录像带放进录像机里,随后又拿起二十个小演员们的资料,挨个看了起来。

  刚看了一个,电视里面出了画面,一个穿着皮夹克的小男孩对着镜头说道,“大家好,我是红星路小学三年级一班的学生戴新路……”

  孩子先做了自我介绍,然后有人问了他几个问题,他一一作答,最后他又唱了一小段歌。

  毕竟是从几千个孩子里面脱颖而出的,小男孩长得挺好看,而且表现也挺好,自信大方,歌也唱得不错,看得出来,应该有不少舞台经验。

  每个孩子的时长大概在五分钟左右,一个接触之后,紧接着就是另一个。

  而每出现一个孩子,周彦就翻到那个孩子的资料,对照着看。

  他还会给每个孩子打分,从一分到五分。

  按照他们的计划,周彦会从这二十个备选的孩子中选出一到三个,跟其他城市的孩子放在一起进入到第四轮,最后从全国各地的孩子中选出一个小男主。

  前面几个,周彦都是正常观看,正常打分,到了第十一个的时候,小男孩刚出来,周彦就扬起了眉毛,这个有点肉乎乎的小男孩怎么看着有点面熟呢?

  随后周彦就听到小男孩自我介绍道:“导演好,我是向阳小学三年级的学生胡珂……”

  听到胡珂,周彦又挑了挑眉毛,一下子想起来为什么感觉这个小男孩面熟了,这不就是胡歌么?胡歌的原名叫胡珂么?

  周彦倒没想到,招小演员竟然还能碰到胡歌。

  他又低头看了看胡珂的资料,十岁,小学三年级,在小荧星儿童表演艺术团待了四年时间,有丰富的舞台表演经历。

  视频中,评委又问了胡珂几个问题,跟前面问其他学生的问题都差不多,就是他有什么表演经历,对拍电影这件事情怎么看之类的。

  胡珂的答案跟前面几个小朋友也没什么区别,说了自己的表演经历之后,又表示自己非常喜欢电影,看过很多部电影,希望有一天能够成为电影明星。

  不过后面胡珂的才艺表演跟前面几个唱歌跳舞不同,他选择了一段“独角戏”表演,这段独角戏的内容也很简单,戏中他是一个刚刚考完试的学生,但是成绩非常不理想,他拿着成绩单在家门外徘徊,纠结该怎么把成绩单拿给父母看。

  先不说这段戏演的好不好,胡珂这个设计就要比前面的孩子要突出一点,而且他还提前准备了一张纸作为道具,能够看得出他的用心。

  看完胡珂的才艺表演,周彦先在胡珂的资料上打了个五分,但随后还是把5划掉,改成了4,小胡珂的演技还差了点,周彦想着,如果后面有表现更好的孩子出现,分可就不好打了。

  不过直到最后一个孩子的视频看完,也没有再出现一个比胡歌表现好的,只有一个跟他一样,打了四分。

  周彦对胡珂还是比较看好的,不过他没有轻易下决定,而是先把两个四分的孩子圈了出来,放入了第四轮。

  他还是要把这些孩子都拉到面前来,让他们试一试戏,才能最终做决定。

  其实这次选小演员,也不仅仅只有小男主,还有小男主的同班同学,也都是要选的,所以这些孩子即便最终没有成为小男主,也有可能成为小男主的同学。

  年前把选拔工作完成,然后寒假的时候弄个培训班,带着这些孩子们练一练。

  后面的一个礼拜时间,周彦又陆续拿到了十来个城市的选拔名单。

  这次的选拔,只在燕京、上沪、羊城这些大城市进行,而即便都是大城市,其他城市参与选拔的人数跟燕京、上沪这两座城市还是不能比,相对而言,燕京跟上沪的家长们更愿意让孩子们参与这种活动。

  像金陵、江城这些省会城市,据说报名人数都没有过千,符合要求的就更少了,跟上沪差距非常大,而且最终选出来的孩子整体水平也不如上沪跟燕京。

  最终周彦定下来了三十五个人选,让这些孩子进入到第四轮,后面会找个周末邀请他们到燕京来参与试镜。

  十二月十号,又一个周四,下午周彦接到李一丁的电话,询问他有没有时间去一趟野三坡。

  野三坡是《三国演义》剧组的重要取景地,最近有两场比较重要的戏在那里拍摄。

  这次周彦也意识到了,李一丁应该是为了迁就他的时间,所以才每次周四给他打电话。

  周彦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了。

  “明天上午咱们走早一点,你八点钟到……”

  周彦笑道,“坐我的车吧。”

  “你的车?”

  “嗯,公司派给我的专车,我助理肯定也要去。”

  李一丁想了想,也没有拒绝,“那行,我是去你那边汇合么?”

  “你在明天在中心楼下等我们就行,八点钟我们去接你。”

  “好的。”

  周彦去野三坡那边,姜霞肯定是要跟去的,就算剧组的车能坐下,肯定也比较挤,而且野三坡跟涿州不一样,它距离燕京更远,有两百公里,肯定是坐他们自己车舒服。

  另外,周彦想着野三坡的条件比涿州的影视城肯定还要差不少,所以开自己的车去,能带不少物资。

  ……

  第二天早上,周彦他们八点钟去把李一丁接上,然后直接朝野三坡进发。

  这年头路实在不好走,两百公里的路,开了四个小时,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他们才到地方。

  野三坡这边有剧组驻地,不过条件要比影视城差很多,他们住的房子也是破破烂烂的,有些还是民居的土房子。

  来接周彦他们的工作人员,看到他们是自己开车来的,还挺意外。

  “李指导跟周指导的助理就住一间吧,周指导……”

  就在工作人员考虑将周彦安排在什么地方的时候,周彦笑着问道,“孙彦君跟陆树名他们在这边么?”

  “在啊,他们跟诸葛丞相都住一间房。”工作人员看向周彦,“周指导跟他们比较熟么?”

  “如果他们房间有空铺,就把我安排在那边吧。”

  工作人员笑道,“没问题,他们房间还有两个空铺。”

  随后工作人员先带李一丁跟姜霞去了女演员的住处,然后又领着周彦去了孙彦君他们屋。

  到了房间,周彦没见到三兄弟跟唐国墙,倒是见到了魏综万。

  见到魏综万也住这屋,周彦还挺意外,“魏老师,你也住这边啊。”

  魏综万看到周彦,更加惊讶,“周指导,你怎么来了?”

  之前周彦去涿市的时候,没碰到魏综万,所以魏综万并不知道周彦是《三国演义》的配乐指导。

  周彦笑着说道,“我负责《三国》的部分配乐。”

  魏综万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又瞪着眼睛说道,“你不会就是彦君他们口中那个带他们偷玉米的小老弟吧。”

  周彦一下子傻眼了,“我带他们偷玉米?”

  “嗯,他们说配乐指导是个小老弟,去了影视城那边,一起偷玉米被逮住了。”

  周彦扯了扯嘴角,明明是他们偷玉米,自己受牵连,怎么传成了自己带他们偷玉米了。

  “咳咳,诽谤,这纯属诽谤。”

  魏综万笑道,“看来是你没错了。”

  周彦笑了笑,在屋子里面找了个空铺,把自己的挎包放了下来。

  他们住的这间房,里面是大通铺,总共有八个铺位,周彦来之前有两个空铺,也就是说,还住了六个人,魏综万、唐国强再加上三兄弟,另外还有一个人。

  周彦给魏综万让了支烟,笑着问道,“咱们室友都有哪些?”

  魏综万接过烟点着,笑眯眯地给周彦介绍,“靠里面三个铺是彦君他们三兄弟的,我旁边这个是唐国强,靠你旁边的是张广北。”

  “哦,张广北也住这边啊。”

  张广北在《三国》里面演吕布,周彦跟张广北也算是老相识,之前在燕京制片厂经常见面。

  “他这两天应该回燕京了,不在这边。”

  “哦,这样啊,其他几个人呢?”

  “吃饭去了,你吃过饭了么?”

  “吃过了。”

  因为知道来了大概会错过饭点,所以路上他们就找个地方吃过饭了。

  “吃过就好,不然的话,现在也没什么可吃的了。”

  周彦点点头,开始跟魏综万闲聊起来。

  过了没多长时间,孙彦君、陆树名、李靖非、唐国强他们蜀国F4说说笑笑地回了宿舍。

  李靖非第一个看见周彦,他原本正张大嘴巴在笑,见到周彦就定住了,“哎呦,周老弟来了。”

  其他三人也都看了过来,孙彦君跟陆树名也都非常热情,快速地走了过去。

  “老弟你可终于来了啊。”

  “想你了都。”

  一阵寒暄之后,孙彦君又给唐国强介绍周彦,“这就是上次在玉米地里解救我的周老弟。”

  “周指导,你好,你好。”

  “唐老师你好。”

  “还是别叫唐老师了,我叫你一声周老弟,你叫我一声唐大哥,你应该不亏。”

  唐国墙声如洪钟,讲话一股播音腔,调子拿的也是最高的。

  之前刘清说过,周彦的风格有点像唐国墙,不过说的是以前的唐国墙,现在的唐国墙已经四十岁了,早就没有奶油小生的影子。

  几人寒暄几句之后,李靖非忽然说道,“老弟你一路从燕京过来不容易吧,行李重不重?”

  李靖非这话听着像是关心,其实另有玄机,周彦自然也知道李靖非的意思,就是问他有没有带吃的过来。

  周彦笑呵呵地指了指床上的挎包,“这次比较轻松,就带了一个挎包。”

  三兄弟朝床上的挎包看去,只见挎包瘪瘪的,怎么看都不像能装罐头的样子,都有些失望,他们还想着周彦来了能够改善他们生活呢,野三坡这边比影视城那边生活还要苦,每天都是清汤寡水的老几样。

  不过他们也没有把失望表现出来,毕竟周彦也不是欠他们的。

  见他们不说话了,周彦哈哈一笑,朝他们招招手,“走,我带你们去取物资。”

  几人一愣,“啥物资?”

  “来了就知道了。”

  周彦一马当先,出了宿舍,其他人紧跟其后,就连魏综万也跟着出来了。

  没过一会儿,周彦带着他们到了他的车旁边,伸手将后备箱打开。

  “呐,这就是物资。”

  几人围了过来,看见后备箱里面的东西,眼睛都在放光,其中唐国墙的眼睛竟然最亮。

  如果把这五双眼睛比作灯泡的话,其他人的眼睛都是四十到六十瓦,那唐国墙的眼睛至少也是一百瓦。

  后备箱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物资,罐头、方便面、烟酒……

  这就是自己开车的好处,能多带点东西过来。

  “这都是带给我们的?”

  周彦点头,“嗯,都是你们的,搬回宿舍吧。”

  他话音刚落,李靖非就把一箱罐头给抱了起来,陆树名紧跟其后把一箱酒抱了起来,孙彦君则抱了方便面……

  几人抱了满怀,个个红光满面,像极了在办年货。

  走到半路,李靖非忽然说道,“咱们是不是要低调点,要是被别人看到……”

  其他几人都惊醒,是啊,不能太得意忘形,要是被别人看到,免不了见者有份。

  但这时已经迟了,迎面饰演曹操的鲍国庵笑着走了过来,“呦呵,你们蜀国大军这是干什么呢?”

  魏综万不愿意了,“曹丞相,我不是你帐下大臣?”

  鲍国庵笑呵呵地说道,“仲达,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哪来的这许多东西,是不是剧组发物资了,在哪儿领?”

  “什么剧组发的,这是周指导给我们带来的。”

  鲍国庵搓了搓手,“周指导好人啊。”

  孙彦君笑着说道,“走走走,咱们去宿舍再说。”

  ……

  孙彦君他们越怕什么,就来什么,一路上又遇到了几个熟人。

  罐头、方便面跟酒都是成箱子的,想挡都挡不住,一眼就被瞧见了。

  后来周彦大手一挥,笑道,“今晚我请大家喝酒。”

  到了晚上,周彦他们宿舍涌进了十几号人,连女导演蔡小晴都来了。

  唐国墙还挺会吃的,先从食堂打了不少菜,然后又借了炉子跟锅,将食堂的菜倒进炉子里,又开了几个牛肉罐头倒进去,一锅有荤有素的乱炖就出来了。

  毕竟是冬天,大家围着炉子喝酒,感觉要暖和很多。

  等到后面菜跟肉吃完,他们又倒了一些方便面进去煮。

  方便面这玩意,要是天天吃,谁也受不了,但是野三坡这里条件太差了,平日里他们嘴都淡出鸟来了,忽然吃到方便面,感觉特别香。

  导演蔡小晴看到大家推杯换盏,也是十分感慨,周彦应该是剧组里面融入最快的了,当然,代价也不小,这么多东西,估计得花好几百块钱。

  他们平时就算出去打牙祭,能吃个几十块钱就已经非常丰富了。

  不过对周彦来说,这点钱应该也算不了什么,毕竟他连配车都有,听说这次他还带了个助理。

  对于他们这个配乐指导,蔡小晴比旁人多了解一点,她知道周彦拍的电影票房已经好几千万了,音乐专辑也没少卖,肯定是不差钱的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uguo.cc。如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uguo.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