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惊马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如果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40章 惊马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0章 惊马

  第140章惊马

  因为第二天还有戏要拍,所以大家都非常克制,酒喝的比较少,主要就是吃。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蔡小晴笑呵呵地说道,“国墙,今晚你可要吃饱一点,明后两天你可有罪要受。”

  明天要拍诸葛孔明设祭坛借东风的戏,这大冬天的,唐国墙穿的衣服比较少不说,还要赤脚上祭坛,确实非常辛苦。

  此刻唐国墙酒足饭饱,身体非常暖和,笑呵呵地说道,“没事,没事,我这个人,火力比较旺,不就是赤脚么,我就算是光着身子,不着一缕,那也不会冷。”

  坐在旁边的魏综万吐了口烟,笑呵呵地说道,“国墙啊,我记得你酒量不是挺好么,怎么今天晚上喝了这点就开始说胡话了?”

  魏综万最喜欢吐槽唐国墙,还不止一次跟导演抱怨过,他一把老骨头的天天要骑马,诸葛亮正当壮年却能天天坐小推车。

  陆树名笑着接茬,“蔡导,我觉得国墙说得对啊,不如就让他光个上身,更能体现诸葛孔明的妖性。”

  “没错,没错。”

  唐国墙嘴还挺硬,“伱们瞧好了,明天这场戏,对我来说小菜一碟。”

  ……

  第二天早上,周彦在现场一见到唐国墙,就见他缩个脖子。

  “今天这天气也太冷了!”

  周彦上下打量了一番唐国墙,他已经换好了戏服,不过鞋还没有脱。

  “唐大哥,你这鞋都还没脱呢。”周彦笑道。

  “现在就脱。”

  说罢,唐国墙就把鞋给脱了,刚脱掉,那边蔡小晴喊他过去先排练一遍,他就光脚跑了过去。

  地上也没有铺毯子,有不少碎石头,唐国墙一边走一边跳,但是这种路越跳疼的就越厉害,走到一半的时候,他终于醒悟,开始慢慢趟着往前走。

  蔡小晴见他已经把鞋脱了,笑着说道,“也不用这么早脱鞋,等一会儿烟起来之后再脱也不迟。”

  唐国墙笑着摆手,“没关系,反正也不差这一会儿了,早点适应适应挺好的。”

  听他这么说,蔡小晴也没再说什么,点点头,又把演鲁肃的曹力给叫了过去。

  今天这场戏,最重要的自然是诸葛亮,其次就是鲁肃了,不过鲁肃要好多了,就是正常着装,跟诸葛亮说一段话就行,剩下的就是诸葛亮自己的表演。

  周彦站在不远处看着唐国墙光着脚对戏,他都感觉脚有点冷。

  其实这场戏也未必一定要光脚,还有其他方法,不过唐国墙为了尊重原著,坚持要赤脚登台。

  周彦上次在影城的时候就发现了,《三国》剧组的“攀比”现象特别严重。

  在周彦看来,演戏找替身也不是什么特别不能忍受的事情,但是在《三国》剧组里面,如果谁要用了替身,就会非常丢人。

  比如魏综万,这么一个老同志,还不会骑马,按说让他拍骑马的戏确实不合适,一不小心有个闪失可不太好,剧组都已经给他找好了骑马的替身。

  但是魏综万听说《三国》剧组里面谁要是找替身是要被笑话的,就坚持一定要自己上马,之前还从马上掉下来,差点出大事,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坚持不用替身。

  这种“攀比”在周彦看来,有利也有弊,利的是大家都非常敬业,很多地方有了这种真实,效果才好,但有时候又必须要舍弃掉一些东西。

  先不说这种坚持,对演员本身的伤害,就说最终呈现的效果,也未必有“作假”来的好,魏综万再敬业,毕竟已经年过半百,原本还不会骑马,所以他的马戏肯定是跟专业人士不能比。

  说白了,影视剧是欺骗的艺术,要让观众相信就行了。

  这一版的《三国》很经典,但为了真实,也放弃了很多东西。

  后来的《水浒》,打戏就更好看,因为没有一味地追求真实,如果《水浒》里面的打戏,按照《三国》这样拍,估计都没人看。

  当然了,《三国》的重点也不在打戏上面,所以也是瑕不掩瑜。

  快到中午的时候,现场开始放雾,原本就有些阴的天,变得更加灰蒙蒙的。

  这时候没有拍摄,现场还要不少调度。

  中午大家没有休息,吃过饭之后又继续开始,下午正式拍摄,不过一个下午也就拍了诸葛亮赤脚走到台阶这一段的戏。

  第一天拍完,唐国墙的脚被冻的通红。

  晚上一回宿舍,他就用温水泡脚,可惜剧组条件有限,不然的话可以给唐国墙的脚上点药,这种天气,冻一天很有可能会冻伤。

  唐国墙倒是挺乐观的,还问周彦要了瓶酒,说是喝点酒,能让脚上的血液流通起来。

  第二天早上,拍摄继续,周彦跟唐国墙赶到现场,剧组的服装设计师赵青霞就拿着衣服走了过来,说是帮他把衣服改了一下,让他上身看看效果。

  唐国墙看着衣服,疑惑道,“昨天已经拍了一段,现在改衣服没问题么?”

  赵青霞笑道,“没问题,改衣服只是为了你今天拍舞剑这一段的效果。”

  “那好,我去换衣服。”

  等到唐国墙拿着衣服走了,赵青霞笑着跟周彦打了声招呼:“周彦你也来啦,是跟李主任来的么?”

  赵青霞是电视制作中心的服装设计,周彦经常往他们单位跑,所以跟她见过不少次,还算熟悉。

  周彦笑道:“是啊,我们前天就来了,赵大姐你是今天来的?”

  “那哪儿能啊,我们是昨天晚上到的,主要是明天下午有一场戏,蔡导让我过来看看。”

  周彦点点头,“赵大姐你也很辛苦啊,这几个组来回的跑。”

  “谈不上辛苦,本来就是干这个工作的,要说辛苦,我还能有唐国墙他们这些演员和现场的工作人员辛苦么……”赵青霞说到一半,忽然朝周彦身后招了招手,“哎,文苗,这里。”

  听到“文苗”这个名字,周彦愣了一下,随即转头看去,只见穿着黑色羽绒服的董文苗正朝这边走来。

  他跟董文苗好久没见了,也就是前些天因为《灵异第六感》通过一次电话,而且也没有聊多久。

  董文苗也发现了赵青霞面前站着的是周彦,她微微挑了挑秀眉,有些意外,但谈不上有多惊讶,眼睛里面还露出一丝不太容易察觉的欣然。

  她知道周彦接了《三国演义》的配乐,来的时候也想过周彦说不定在现场,不过这种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毕竟《三国演义》拍摄时间长,分的组也有很多。

  等董文苗到了跟前,赵青霞正要给周彦介绍她,周彦却先一步笑着打了招呼,“董老师,这么巧啊。”

  “嗯,是挺巧的。”董文苗点点头。

  见他们俩打招呼,赵青霞满脸的意外,“文苗你跟周彦认识?”

  周彦笑着解释道,“赵大姐,我跟董老师合作过好几次了,我之前拍的《想飞的钢琴少年》就是请董老师做的服装设计。”

  “哦,是么,我还真没注意过这个事情。”赵青霞笑了笑,随即又感慨道,“果然啊,影视圈就这么大,大家彼此都熟悉。”

  “董老师也在服装组么?”周彦问道。

  “文苗不在,这次是被我拉过来帮忙的。”

  “我是跟霞姐来学习的。”

  “文苗太谦虚了。”

  几人说话的时候,唐国墙已经换好衣服出来,赵青霞笑着对他们说道,“你们聊,我去看看衣服。”

  “嗯,您忙。”

  等到赵青霞走后,周彦看向董文苗,笑着说道,“董老师,这次如果算是合作的话,咱们可就合作五次了。”

  “这次最多算半次。”

  “那就是四次半。”

  董文苗只有一米六出头,今天又穿了一双平底鞋,跟周彦站在一起差了一大截,她仰头看了看周彦,“你什么时候来的?”

  “前天来的。”

  “什么时候走?”

  “后天不走,大后天就要走。”

  董文苗点点头,又问道,“《灵异第六感》准备的怎么样了,听风姐姐说,最近正在选角?”

  “是啊,男女主基本上定下来了,就差小男主了,过段时间安排小男主们面试。”

  董文苗好奇道,“男女主定了是谁?”

  “男主梁嘉辉,女主王祖贤。”

  董文苗想了想,说,“都挺不错,你这部戏都是时装,并不复杂,主要是色彩的选择要配合你跟摄影师的要求。”

  周彦笑道,“这毕竟是一部灵异类的电影,色调上肯定是要偏冷的,当然了,还是要尽量做出反差来,男主的色调尽量冷,女主的色调偏暖一点,至于小男主,前期偏冷,后期偏暖。”

  董文苗点点头,她明白周彦的意思。

  男主是亡灵,女主是真人,两者的色调一冷一暖也是为了暗示这一点,至于小男主的前后变化,则是为了反映小男主的心态变化。

  小男主一开始因为自己的异常饱受摧残,用冷色调的服装能衬托他的不安跟压抑,但是后来小男主被男主救赎,开始接受自己的不同,拥抱真实世界的生活,自然用暖色调更好。

  沉吟片刻,董文苗又说道:“这部戏你准备在哪儿取景?这也会影响到服装设计。”

  “不出意外的话,大部分都会在燕京取景。”

  “我知道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现场准备开始拍摄准备,开始清场了,为了防止入画穿帮,周彦跟董文苗走到了更远的地方,继续聊服装设计的事情。

  正聊着,周彦的助理姜霞过来了。

  “周老师,我有事情要跟你汇报。”姜霞还看了眼董文苗。

  周彦笑道,“这是董老师,《灵异第六感》的服装设计师,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吧。”

  “董老师好。”姜霞跟董文苗打了声招呼,随后跟周彦汇报道,“张总来电话说,《想飞的钢琴少年》在霓虹的上映时间已经定下来了,下个月十六号。”

  周彦点点头,《想飞的钢琴少年》在霓虹那边的上映之前就已经谈好了,就是一直没有定下来上映时间,现在终于是定下来,不过这也就剩下一个多月了,时间还挺赶的。

  不过这种代理发行,本来时间就不会拉太长,一般谈妥了没多久就会开始上映,前期的宣传跟本地首映肯定不一样。

  “就这件事情么?”

  “还有件事情,宝丽金那边跟张总联系,让你帮忙写首歌。”

  “给谁写?”

  “张雪友。”

  “张雪友……”周彦沉吟起来,他对张雪友的印象还挺好的。

  “是新专辑么?”周彦问道。

  “嗯,明年三四月份就要发了。”

  “你跟张总说,我考虑考虑。”

  “好的,我知道了。”

  等姜霞走了之后,董文苗问道,“是不是因为《假如爱有天意》跟《伴我同行》出来了,所以有流行歌手找你写歌了?”

  “是啊。”周彦点头笑了笑,“没办法,太有才华也是一个烦恼。”

  董文苗噗嗤笑了一声,“才可能是有些,但说话挺讨打的。”

  ……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董文苗被赵青霞叫去帮忙,周彦一个人留在原地看他们拍戏。

  第二天的拍摄挺顺利的,下午三点钟就收工了。

  服装组那边忙不过来,周彦还过去帮了点忙。

  见周彦帮忙,赵青霞有些不好意思,董文苗却说道,“让他忙吧,这家伙闲不下来的,以前在《大红灯笼高高挂》里面就各个组窜。”

  听董文苗这么说,赵青霞笑了笑,没再说什么,不过她看了眼董文苗,眼神有点意味深长。

  赵青霞跟董文苗认识好几年了,知道董文苗的性格,文苗这丫头眼界高得很,也没见她跟哪个男孩子多说几句话,但是她对周彦显然有点不一样。

  男孩子给董文苗献殷勤的事情,赵青霞也见多了,一般情况董文苗要么就是拒绝,要么就是不理不睬。

  “周彦今年多大了啊?”赵青霞忽然问道。

  听到赵青霞问自己年纪,周彦还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笑着回道,“二十二,过几个月就是二十三了。”

  “这么年轻啊。”

  赵青霞挑了挑眉毛,她没记错的话,董文苗今年应该是二十五了,比周彦大两三岁,不过这差距也还好。

  而且不是有句老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嘛,周彦跟董文苗站在一起,郎才女貌挺般配的。

  “周彦,你家是金陵的吧?”赵青霞又问道。

  “嗯,金陵的。”

  赵青霞问到这的时候,周彦还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后面赵青霞又问了一些他家的情况,他便意识到了,赵大姐这是想要给他拉纤保媒。

  周彦听明白了,董文苗也听明白了。

  还没等周彦说什么,董文苗就说道,“赵老师,咱们还是赶快把这些服装规整好,早点收工。”

  赵青霞点点头,“是要规整好,现场对服装的管理还是太差了,也不怎么爱惜,咱们《三国》的服装,不仅量大、而且面料多、代用品多,盔甲跟帽子这些怎么能随便碰,一碰就坏,不细心保管根本不行。男装倒还好了,有些女装、细软的裙袍更要精心爱护,瞧瞧人家京剧的戏箱,都是清清楚楚,有条有理。”

  说着说着,赵青霞又把服装组的组长叫过来,跟他仔细叮嘱,让他一定要把衣服看管好,不要让演员们把衣服随意弄坏了。

  其实服装组真是不容易,虽然服装组有七八十号人,但是剧组的衣服太多了,戏拍完之后,服装组还不能休息,要把服装烘干、熨干,然后分类清理打包。

  遇到戏比较紧的时候,几天只能睡几个小时。

  就拿诸葛亮来说,他一个人的衣服就有六十多套,哪场应该穿哪一件哪一套都不能错。

  衣服收拾好之后,周彦又跟董文苗推着一小车衣服往服装组的驻地走。

  途中正好碰到陆树名他们在跟马队碰戏,应该是明天的戏要用到马匹,所以陆树名他们提前过来看看,曹操鲍国庵也在。

  周彦还笑着跟他们打了招呼。

  就当他们快要走过去的时候,周彦忽然听到陆树名朝他大喊。

  “小心。”

  随即周彦又听到一阵马蹄声。

  周彦转头看去,只见一匹马正朝他们的方向狂奔而来。

  眼看着马就要冲到面前来了,董文苗还没有反应过来,周彦连忙把手里的小推车往前一推,然后迅速拉过董文苗往旁边一扑。

  他的反应非常及时,两人刚扑到旁边,那匹马就从他们刚才站的位置跑过去了。

  原本按照周彦扑倒的姿势,是要把董文苗压在下面的,但是周彦生怕压到董文苗,半道中生生扭转了身体。

  倒在地上的时候,两人都是侧边身子着地,而董文苗的身体正压在周彦右胳膊上。

  董文苗惊魂未定地爬起来,又看到周彦一脸的痛苦,连忙问道:“周彦,你没事吧?”

  周彦眉头紧皱,咬紧了牙关,他想说没事,但是胳膊却不听使唤了。

  见他不说话,董文苗吓得小脸发白,“你怎么了,别吓我啊,胳膊能不能动?”

  这时陆树名已经跑了过来,他先俯身看了看周彦的胳膊,看出周彦是脱臼了,把着周彦的肩膀跟胳膊,手一抖,就将周彦的胳膊复位了。

  “现在怎么样?”

  周彦试着动了动,发现胳膊已经可以控制了,也是松了口气,不过还是感觉胳膊很痛。

  见周彦表情有些痛苦,陆树名又问,“疼不疼?”

  “疼。”

  “赶快去医务室,要是骨折或者骨裂就麻烦了。”

  周彦晃了晃胳膊,随后摇头道,“不是骨折,应该是拉伤。”

  骨折跟拉伤,感觉是很不一样的,周彦自己能分辨出来。

  董文苗这会儿也回过神来,她摇头道,“不能大意,还是要去看看。”

  陆树名点点头,“这位姑娘说的没错,要去确定一下才行。”

  周彦知道他们说得对,便先从地上站起来,准备去医务室看看。

  这时剧组的“弼马温”邱道龙慌里慌张地走了过来。

  “周指导,你怎么样?”

  看到邱道龙,陆树名皱着眉头说道,“老邱,你们怎么搞的,马怎么脱缰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们的失职。”邱道龙连连道歉,又看着周彦的胳膊,关心道,“周指导,你的胳膊……”

  周彦笑道,“应该没什么大碍。”

  “那就好,那就好。”

  这时董文苗皱着眉头说道,“现场的马匹管理责任重大,一不小心就会出现人伤,平时都会出现这种问题,拍戏的时候是不是会出现更大的问题?今天如果我们反应慢了,没有躲开,你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么?”

  邱道龙自知理亏,只能继续道歉,“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一定会加强管理,杜绝再出现这种情况。”

  周彦看到董文苗发火,还挺意外的,他第一次见到董文苗这样,之前在乔家大院的时候,李杰汉把服装组的衣服弄坏了,董文苗也很生气,但跟现在的气场比差远了。

  见董文苗还要说什么,周彦拉了拉她的胳膊,“没事的董老师,片场有意外也是避免不了的,好在没有出现大问题。”

  听周彦这么说,董文苗没有再说什么。

  邱道龙则连连道谢,“多谢周指导体谅。”

  周彦点点头,还是说了邱道龙几句,“不过邱队长,这次的事情也是给你们敲了个警钟,现场的马匹管理不能有松懈啊。董老师说的没错,如果是拍戏的时候遇到这种问题,那造成的影响可是不可想象的。”

  “没错,周指导你说的对,这次的事情确实给我敲了警钟,回去我就整顿……”

  邱道龙还在说话,董文苗反过来搀着周彦的胳膊,“先这样吧,我们去医务室。”

  周彦点点头,随后在陆树名跟董文苗的陪同下去了医务室,整个过程董文苗一直搀着周彦的胳膊不愿意松手,即便周彦说不需要搀扶她也不松开。

  到了医务室之后,医生给周彦做了一些检查,最后判断应该只是拉伤。

  当然了,医生也只说大概率不是骨折或者骨裂,因为有些骨裂是很难通过肉眼判断的,现场的医务室条件有限,也不能给周彦拍个片子。

  医生的建议是,想要确定是否骨折或者骨裂,还是要去医院拍个片子。

  周彦觉得不用拍,因为他现在感觉就是拉伤,不过董文苗坚持要带他去医院,见董文苗这么担心,周彦就让姜霞送他去了县里面的医院拍了个片子。

  等到片子出来之后,确定没有骨折,董文苗才长长松了口气。

  见她这样,周彦笑呵呵地说道,“董老师你不用这么紧张,我能感觉到,肯定没有问题。”

  董文苗给了他一个白眼,“你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如果真有什么问题,我也过意不去。”

  她知道,如果周彦不是为了救她,完全可以轻松地躲过那匹马,而不用扑到在地上。

  而且周彦原本扑倒的时候,应该是压在她身上的,但是中间硬生生地扭转身体,最后才没有压到她,反而是她压到了周彦的胳膊。

  “哈哈,这不是没事么?”

  董文苗又撇撇嘴,“你的胳膊要小心点,弹钢琴、吹笛子可都要用到它。”

  ……

  回去的路上,两人坐在车后面,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到了驻地,下车之后,董文苗忽然开口问周彦,“那时候你脑子里面在想什么?”

  周彦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董文苗睫毛微微闪动,“就是那匹马朝我们跑过来的时候,你在想什么?你第一时间可以直接跳走的。”

  周彦笑道,“哦,你说这个啊,这不是正常反应么,不管是谁,肯定不可能不管旁边的人啊。总不能我就看着你给马撞吧。”

  “嗯。”董文苗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到了宿舍门口的时候,董文苗叮嘱道,“医生开的药要按时吃,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不能乱动,虽然只是拉伤,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好的。”

  “遵命。”周彦下意识想要抬起右手敬个礼,但刚抬起来就有点疼,又换成了左手敬礼。

  “你还是别乱动了。”

  “行,我进去了。”

  “嗯。”

  一直目送周彦进了宿舍,董文苗才转身离开。

  这边周彦进了宿舍之后,几个室友就跑过来。

  “医院那边怎么说?”

  周彦笑着说道,“没事,就是拉伤,养一养就没事了。”

  听到只是拉伤,众人都松了口气。

  “这么晚才回来,还没吃饭吧,我给你煮点面。”孙彦君笑着说道。

  周彦还没说话,李靖非笑着说道,“正好我们也陪你吃点。”

  “……”

  他们在吃面的时候,导演蔡小晴又过来慰问了一番,最近这几场戏都是她在拍的,要是周彦真在驻地出了什么事情,她肯定有责任的。

  如果是剧组里面的一般工作人员,受了伤其实还算好解决,但周彦是配乐指导,而且当时跟周彦在一起的董文苗也是赵青霞请过来帮忙的,如果他们两个出事情,问题就大了。

  她也不是空手来的,还带了点水果,这些水果也不知道她从哪儿弄的,应该买了有段时间了,都有些蔫吧了。

  周彦本身就不太爱吃这些水果,自然就便宜了几个室友。

  孙彦君他们还是非常懂得细水长流的,也就是第一天胡吃海塞,第二天就开始计划经济,给每个人分配定额,谁也不能多吃,尽量吃的时间长一点。

  第二天早上,周彦起来之后,跑到宿舍外面刷牙洗脸,他因为右胳膊拉伤,所以只能用左手拿着牙刷,刷牙缸也放在地上。

  他正低头刷着呢,就看到面前出现了一双女士运动鞋,抬头看去,只见董文苗背着手站在面前。

  “董老师,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胳膊怎么样了。”

  周彦笑道,“没什么大碍,比昨天好些了。”

  “药吃了么?”

  “还没有,一会儿刷完牙吃。”

  “消炎药要饭后吃。”

  “嗯,那我一会儿先吃饭,吃完再吃药。”

  董文苗将手从后面伸到前面来,她手里拎着一个袋子,里面是一些馒头和小菜。

  “驻地食堂早饭只有这个。”

  周彦笑了笑,“你还给我打饭啊,我就拉伤一只胳膊,又不是不能生活自理了。”

  董文苗撇撇嘴,问道,“你今天还要去片场么?”

  周彦吐了口牙膏沫,“去啊。”

  董文苗点点头,随后没说话,等到周彦刷完牙洗过脸之后,他将馒头递给了周彦。

  “多谢。”周彦接过馒头,啃了起来。

  吃过馒头之后,周彦又把药给吃了,然后两人往片场去。

  上午的戏结束,董文苗又去给周彦打午饭。

  李靖非看到董文苗给周彦打饭,回宿舍的时候,还开玩笑说:“要在古时候,你这样的救命之恩,人家女子是要以身相许的,我看那董老师长得那么好看,你没点想法?”

  “都是朋友。”周彦笑了笑。

  李靖非也笑了笑,周彦没直接说对董老师没有想法,那就是有想法。

  “哈哈,自古英雄啊,难过美人关,我看你小子,也快了。”

  什么美人关,周彦现在倒是没有想那么多,要说周彦对董文苗没有过想法,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毕竟董文苗确实长得好看又优秀,对周彦很有吸引力。

  只不过他们一直没有进一步发展的机会,而且周彦现在有了王祖贤,也就不会往深处想了。

  他们又在野三坡待了一天,看完了“关羽义释曹操”的拍摄之后,就启程回了燕京。

  来的时候,他们只有三个人,而回去的途中,他们变成了五个人,赵青霞跟董文苗也跟他们车回来。

  在车上的时候,李一丁跟赵青霞一直在唠嗑,一开始只唠他们自己的,后来唠着唠着,就唠到了周彦他们头上。

  李一丁单纯是对周彦他们差点被马撞了这事感兴趣,而赵青霞则有意无意地在撮合周彦跟董文苗。

  听得出来,赵青霞应该跟董文苗的父母认识,算是董文苗的长辈,所以才操心董文苗的事情。

  董文苗这个年纪,正是家长们开始有些操心,但又不是特别着急的时候。

  不过看到董文苗他们不搭茬,赵青霞也没有再多说,还是保持了边界感。

  到了燕京,周彦先把李一丁跟赵青霞送去了电视中心,最后将董文苗送去了燕广。

  到了燕广门口,周彦下车去帮董文苗拿后备箱的行李,董文苗一把拿过自己的行李,笑着说道,“你现在就一条胳膊好用,还想着帮我拿东西,还是省省力气吧。”

  “说的我跟残废了似的,给你拿个行李能费多少力气。那行,我就送到这儿了,你进去吧。”

  董文苗挥了挥手正要跟周彦说再见,几个路过的女生笑着跟她弯腰打招呼。

  “董老师好。”

  董文苗点头回应。

  几个女生打完招呼之后并没有走,而是一脸八卦的看着周彦,有两个女生甚至都捂着嘴偷笑了。

  周彦见他们盯着自己,笑着跟他们挥了挥手,“你们好。”

  “你好,你好。”

  周彦笑了笑,跟董文苗挥了挥手,然后坐上车走了。

  等到周彦走后,几个女生凑到董文苗身边,八卦起来。

  “董老师,这是咱们师丈么?长得真好看啊。”

  “嗯,又高又英俊。”

  “你们俩好般配啊。”

  董文苗翻了个白眼,“天天专业课不好好学,就琢磨这些是吧?上周你们的作业完成了么?明天下午可是有我的课,到时候我要检查你们作业的。”

  一听董文苗说起作业,几个女生都不敢再八卦,慌里慌张地跑了。

  ……

  周彦回家之后,稍稍收拾了一下,就去了学校,这段时间乐团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作曲教室排练,周彦不在的时候就是方秀带他们。

  方秀这丫头看似大大咧咧的,但是粗中有细,安排事情挺靠谱,而且她还挺有威信,师弟师妹们都愿意听她的。

  周彦的想法是,安排方秀担任交响乐团的团长。

  而且方秀已经在他们本系保研了,还会在学校待至少两年,让她当团长,比较稳定。

  这次回来,周彦准备去找学校谈谈,看能不能把音乐厅借他们用一段时间,趁着去香江跟台岛之前,好好在正规音乐厅磨合磨合。

  周彦先去找了自己的老师施万春,毕竟在学校里面,他最大的后台就是施万春了。

  施万春一听周彦要借音乐厅,就笑着说道,“这事你直接去找刘校长。”

  周彦挑了挑眉毛,施万春说的是学校今年刚刚上任的新校长刘林。

  学校里面有传言,说央音的教师队伍有派系,而最大的派就是作曲派。

  央音的主要领导基本上都是作曲系的,而且近几届校长也都是作曲系出去的。

  上上届的吴祖强,上一届的于润洋,新一届的刘林,都是如此,周彦刚到学校的时候,刘林还是他们系的副主任。

  作曲系是大派系,还有一些小派系,而吴祖强、施万春、刘林被归为一个派系。

  周彦呢,自然而然地也就被归在了吴祖强这个派系里面。

  其实搞派系真不至于,只不过吴祖强跟施万春的关系好,刘林是吴祖强的学生,周彦又是施万春的学生,在旁人看来就是一个派系了。

  如果周彦当时愿意跟着吴祖强读研,那跟刘林也是同门师兄弟了。

  周彦犹豫道,“我跟刘校长也不是很熟,而且这种小事直接去找校长不太好吧。”

  施万春笑着摆手,“没什么不好的,你听我的,直接去找他就行。而且这也不算是小事情,你要接音乐厅,肯定不止借一天,要用不少时间吧,一般的人能给你批么?”

  听到施万春这么说,周彦点点头,“那行,我去找刘校长问问。”

  从施万春的办公室出来,周彦就直接去了校长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他先伸头看了看,见刘林在办公室,便敲了敲门。

  “进来。”

  等到周彦进去之后,刘林笑道,“周彦啊,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周彦知道刘林比较忙,也就没有绕弯子了,“校长,我来是想申请使用学校的音乐厅。”

  听到周彦这么说,刘林就知道肯定不是用一次两次,不然这种事情不用来找他。

  刘林笑着起身,绕到前面,先指了指沙发示意周彦坐下,然后他自己就先坐到沙发上了。

  “是为了你们那个交响乐团申请的吧?”

  周彦点头道,“是的,年底要演出了,我想趁着这段时间,让他们好好磨合磨合。”

  “我听说你们这个乐团发展不错。”

  “嗐,刚刚组建起来呢,正在起步阶段,谈不上什么发展。”

  “不用妄自菲薄,你们乐团不少学生都是同级的佼佼者,像于然、汪锋、方秀,在他们本专业的表现都很好。对于你们这个乐团,我还是非常关注的。”

  央音原本就有一个中国青年交响乐团,基本上是由管弦系的优秀学生以及青年教师组成,周彦他们乐团有些成员,也在中国青年交响乐团中。

  感谢【梧桐落叶灬】的100打赏

  【afrashui】的700打赏

  【莫问前程】的100打赏

  【落花巡游】的100打赏

  【寒雨晴天】的100打赏

  【小晨bb】的100打赏

  【说爱的年纪】的100打赏

  【上品下单】的2000打赏

  【月影楼夜未央】的600打赏

  【CcZzH】的200打赏

  【司马鬼魏】的100打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uguo.cc。如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uguo.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