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清晨初雪红太阳》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如果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43章 《清晨初雪红太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3章 《清晨初雪红太阳》

  台上的学生们,这会儿也都在看着周彦,他们期望的眼神直接把周彦给架了起来。

  其实周彦给不了他们太多意见,乐器方面,周彦也就对竹笛比较有研究,其他乐器根本比不上台上这些学生。

  这些学生,基本上都是从小主练一种乐器,水平都很高,不然也进不了央音。

  乐曲上,他们演奏的是《索尔维格之歌》,就是爱德华·格里格改编的那一版,基本没有创新。

  这样一首没有创新的经典曲目,不同乐团表演的差别主要就体现在指挥水平跟乐手水平上,指挥应该不是指挥系的,因为指挥系的所有学生周彦基本上都认识。

  临时客串的指挥,水平可想而知,而且这些学生相对缺乏乐团经验,又在一起合练时间不长,演奏的效果肯定不会很好。

  当然了,他们演奏的最大问题,既不单单是在指挥上,也不单单在演奏者上,而是配合不到位。

  沉吟片刻,周彦开口说道,“你们有个别乐器的意志太强了。”

  因为周彦说的太委宛,这个班长有点不太明白,“周老师,能不能详细说说?”

  “我在底下听了一会儿,能看出来,你们的准备工作做得不太够,交响乐团在演奏之前,各位演奏者要在认识上达成一致,这一点非常重要。一首乐曲的演奏,是没有固定答案的,每个乐团因为其风格不同,演奏的效果也截然不同,所以你们在演奏之前,要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你们要把这首曲子演奏成什么样的风格。”

  见台上的学生都侧着耳朵在听,周彦又提高了音量,以便他们都能听得清,“达成了一致之后,就要在行动中进行磨合,这时候,指挥非常重要,既然有指挥,那就要用上,不能把指挥当摆设。比如小提琴,在独奏跟乐团演奏是完全不同的,演奏者不能觉得小提琴在团里面地位比较重要,其他乐器跟声部都是为自己服务的,不配合其他乐器,也不服从指挥调度,这样就会导致小提琴在演奏中过于突出,影响了整体效果。”

  其实周彦说的,也是一般乐团经常出现的问题。

  小提琴音色醇美,技巧灵活,在交响乐团里面的位置不言而喻,但往往正因如此,很多小提琴演奏者就会产生错误的观念,认为其他乐器就是为了小提琴服务的,过于彰显自己,让乐曲整体失衡。

  事实上,小提琴强的不是独奏能力,而是强大的互补性跟融合性,能够与其他乐器形成良好的配合。

  他们乐团有四把小提琴,听到周彦这么说,都有些紧张,担心是自己这边出了问题。

  周彦没有点名,事实上不是哪一把小提琴有问题,而是四把提琴都没有做到跟整体同步。

  如果这个团是周彦来带的,他肯定要多说几句,但这些问题都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所以大概点了一下就没有继续往下说了。

  那个班长也很识趣,跟周彦道了句谢,然后就上台带着大家收拾乐器了。

  过了一会儿,钢琴少年乐团也陆续有人过来,跟周彦一起等着台上收拾完毕。

  那些新生收拾完乐器之后,有许多也没有急着走,也坐到台下,准备看周彦他们排练,毕竟这也是学习的好机会。

  排练快开始的时候,一头长发,戴着墨镜的赵沐阳来了。

  周彦笑着朝他招招手,“沐阳,这里。”

  乐团里面有不少人都认识赵沐阳,像于然、方秀他们之前都跟赵沐阳合作过,也纷纷跟他打招呼。

  “赵大哥来啦。”

  “赵大哥好久不见。”

  赵沐阳非常酷的跟他们挥手回应。

  到了周彦旁边之后,赵沐阳笑道,“你们现在在排练什么?”

  “就是我写的那几首曲子。”

  “是有演出么?”

  周彦点点头,“嗯,过段时间要去香江跟台岛开音乐会。”

  “哦。”赵沐阳也点点头,他戴着墨镜,也看不出来表情。

  周彦笑着上下打量了赵沐阳一番,“最近头发是不是又长了点。”

  “主要懒得剪。”

  “剪头发懒得剪,洗头发倒不怕费事。”周彦笑着揶揄了他一句,随后又问,“这段时间还是在跟着那些摇滚乐队?”

  “嗯,乐队换了好几个了,不过人大多还是那些人。”

  周彦点点头,现在国内的摇滚就像是一把火,烧的挺旺,但是生命周期不长,特别是那些摇滚乐队,可能这个月刚成立,下个月就解散了。

  很多乐队的成立也非常草率,可能就是几个朋友在一起喝个酒,吹吹牛逼,好像感受到了音乐跟生命上的共鸣,就一拍脑袋要组个乐队。

  而且这玩意门槛是真不高,有个主唱,有一把吉他就敢组乐队,像赵沐阳这种鼓手属于稀缺人才。

  周彦并没有在赵沐阳面前评价摇滚,在周彦这样的音乐人眼中,摇滚只是一种音乐形式,但中国的摇滚,是由一个一个摇滚爱好者拼凑起来的,而在很多摇滚爱好者眼中,摇滚的舞台表现形式是大于其音乐本身的。

  一部分摇滚乐队走入了误区,音乐本身的好坏他们追求的少,倒更追求舞台表演的那种“范”,这样自然是很难长久的。

  周彦笑着说道,“适当给自己一点时间休息休息,多接触其他音乐形式,让自己的思想不至于僵化。”

  赵沐阳也笑了起来,“我这不是来你这里熏陶了么?”

  其实周彦说的他也意识到了,这两年跟着不同的乐队一起表演,制作专辑,有很多东西都是千篇一律的,他感觉自己一点都没有提升。

  这么多舞台,有很多现场都非常热闹,但是偶尔他静下心回想起来,却还是觉得当时跟周彦他们一起演奏《故宫的记忆》印象更深。

  《故宫的记忆》舞台,虽然没有摇滚乐那样热闹,但是对心灵的抚慰是长久的,如同涓涓细流,源源不断。

  其实赵沐阳没有跟周彦说实话,他现在已经不在任何乐队了,前段时间窦唯把做梦乐队解散了,让赵沐阳有些心灰意冷,现在的他不想加入任何乐队,只想当一个职业鼓手。

  ……

  汪锋一边调整着自己的琴,一边看着底下的赵沐阳,他觉得赵沐阳有些眼熟,便问方秀“秀姐,这人谁啊?”

  方秀笑呵呵地说道,“怎么,看人家头发比你还长,来兴趣了?”

  “别老是说我头发啊。”汪锋嘀咕道。

  “我就看你这一头长发不顺眼。”

  方秀总喜欢说汪锋的头发,之前还说要把汪锋这一头长发给剪了,搞得汪锋有时候看到方秀都怕。

  “他跟周彦师兄很熟么,我看你们也都认识他。”

  方秀也没再逗他,笑着说道,“你不是对摇滚挺关注的么,他是赵沐阳啊。”

  “赵沐阳?”汪锋非常诧异。

  他当然知道赵沐阳是谁,那可是摇滚圈的第一鼓手。

  在摇滚圈里,有人如果说自己是摇滚第一人,肯定有很多人会骂,但如果说赵沐阳是第一鼓手,那绝对没多少人会质疑。

  不过赵沐阳露面少,而且长发墨镜,现在这种装扮的大街上一抓一大把,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周彦师兄怎么会认识赵沐阳?”

  在汪锋看来,周彦跟摇滚就是两个世界的,应该不会有重叠。

  方秀笑着解释道,“去年周彦师兄的年级作品音乐会演奏《故宫的记忆》,赵沐阳就是爵士鼓手,当时我们在一起排练挺长时间的。不过那之后,我们就没见过他了。”

  汪锋点点头,原来如此,这就能说得通了,毕竟现在国内能玩得转爵士鼓的也没多少人,周彦师兄找到赵沐阳也是正常的。

  方秀拿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行了,别看了,准备准备,马上就开始了。”

  “哦,好。”

  今天他们主要练两首曲子,一首《觉醒》,另一首是《永远同在》。

  这两首曲子本来就不难,他们又练了这么长时间,效果自然没有问题。

  《觉醒》排了两遍结束之后,他们稍微休息了一会儿,赵沐阳趁着这个空当侧头跟周彦说,“这首《觉醒》似乎跟原版不太一样了。”

  周彦点点头,“做了一些新的尝试,我把第一小提琴跟第二小提琴构思在两个分部里面,这样一来,两组小提琴主次分明。”

  这种构思方式,其实是偏古典的,近现代的乐曲编排基本上把第一第二小提琴都统一在一个声部里面。

  而这种乐团排列方式,也被称为欧式排列,与之相对的,小提琴组都在指挥左边的,是美式排列,前者更适合古典曲目,排列上更加美观,而后者更适合近现代的曲目。

  赵沐阳对交响乐的编排了解不多,但是也大概能听明白,而且他刚才就注意到了,台上两组小提琴是分开的,分别在指挥的左手边跟右手边,大概就是因为周彦的改编。

  其实除了这一点之外,周彦也提高了低音声部在这首曲子中的表现,让整首曲子在昂扬的同时,压迫感也更强了一些。

  《觉醒》又排练了几遍之后,现场演奏者的乐器又重新做了调整,两组小提琴都在指挥的左手边,中间的长笛、短笛也往后挪,变成了美式排列。

  “这两首曲子,后面音乐会都要演奏么?”赵沐阳问道。

  周彦点头,“嗯,都要演奏。”

  “那到时候这样换位置,是不是太麻烦了。”

  周彦笑道,“不会,这一版的《觉醒》只有在香江的最后一场会演奏,其他三场都是美式排列。所以也就最后一场要麻烦一点,其实也不是很麻烦,你看他们换的不是挺麻溜么?”

  “哦,倒也是。”

  看得出来,这些乐团成员应该经常换位置,所以都挺熟练。

  ……

  两个小时之后,排练结束,汪锋迅速把自己的琴收起来,然后跑到了周彦他们面前。

  “周彦师兄。”

  看到汪锋突然跑到面前,周彦挑眉道,“怎么了?”

  汪锋笑呵呵地说道,“我想跟赵沐阳大哥认识一下。”

  听到他想认识赵沐阳,周彦笑着看向赵沐阳,介绍道,“沐阳,这是我的师弟汪锋,他也挺喜欢摇滚乐的。”

  “你好。”对于不认识的人,赵沐阳向来表现的非常酷。

  汪锋推了推眼镜说道,“赵大哥,你们大部分歌我都听过很多遍。”

  赵沐阳点点头,“嗯,有时间交流。”

  他说话风格就是这样,但是在汪锋听来,就有点要终结话题的意思了。

  “呃……”汪锋还不是个善于找话题的人,憋了半天,开口问道,“最近你们做梦乐队有新作品么?”

  赵沐阳抽了抽嘴角,做梦乐队已经解散了,但是外界其实还不知道,汪锋这话无疑是揭了他的伤疤。

  “暂时没有。”

  周彦也挺意外的,他能感觉到汪锋问到做梦乐队之后,赵沐阳的情绪一下子变得不太好,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方秀他们在总结了,汪锋你去听听吧。”

  汪锋点点头,“好的,那我先过去了,周大哥,再见。”

  “嗯,再见。”

  等汪锋走后,周彦也没有问赵沐阳跟做梦乐队有关的事情,主要他也不太关心。

  等到方秀跟指挥岳林跟团员们总结完了之后,周彦又叫上方秀、于然他们几个之前就跟赵沐阳认识的一起去外面吃了个饭。

  如果不是今天汪锋跟赵沐阳第一次见面气氛不是很好,周彦大概会将汪锋也给叫上,或许他们早点接触,也能早点搞乐队。

  周彦其实还是希望汪锋能够把更多心思放在小提琴上面,他有天赋,是可以吃这碗饭的。

  还有赵沐阳,周彦都想把他拉到交响乐团来担任鼓手,别搞什么摇滚乐了。

  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跟选择,这是很难挡住的,既然挡不住,顺手推一把也无妨。

  ……

  后面三天时间,周彦跟格林斯潘还有孙秦又把跳水跟故宫的戏拍完了,又花了一天时间剪片子。

  周三的时候,赵季平来了燕京,周彦要去厂里面跟他还有陈恺歌一起开最后一次的配乐定稿会。

  他们约的时间是九点,周彦去燕京厂之前,先去了一趟《灵异第六感》的剧组办公室。

  导演办公室已经跟上次他来的时候大不一样,办公室已经全部买好,电脑、电视、录像机等电器也都已经到了。

  为了方便谈事情,导演办公室还置办了一组沙发跟茶几。

  周彦到的时候,王晓帅正在电脑前捣鼓,也不知道是在捣鼓什么?他之前没有接触过电脑,打字也不会,就用两根食指慢慢地往键盘上戳。

  “在捣鼓什么呢?”

  王晓帅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我在摸索怎么打字呢。”

  “会了么?”

  “算会了吧,就是有点慢。”

  周彦凑过去看了看,只见电脑上已经敲出来五个字了:灵异第六感。

  “这几个字敲了多久?”

  “几分钟吧。”

  周彦撇撇嘴,是够慢的,不过王晓帅愿意学是好事情,电脑毕竟是个能够大大提升效率的生产工具,学会了肯定有好处。

  “你打字快么?”王晓帅问道。

  “还行。”

  “要不你示范给我看看?”王晓帅歪了歪屁股,给周彦让开位置。

  “行。”周彦点点头,弯腰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敲了一行字:打字就是这么简单。

  因为输入法的限制,周彦打字速度被大大减缓,不过在王晓帅眼中,这个速度已经堪称神技。

  “你这么快?怎么练的,是不是因为你会弹钢琴,所以练打字特别容易?”

  “没那回事,你认真练一练,几天就能达到我这个速度了。”

  王晓帅撇撇嘴,“我感觉你在哄我。”

  “练完你就知道了。”周彦笑了笑,“你继续练,我去旁边的办公室看看。”

  旁边两间办公室也已经布置差不多了,桌椅板凳都已经摆好,不过没有电脑等电子设备。

  看完之后,周彦就跟王晓帅打了声招呼,然后去了燕京厂。

  到了厂里,周彦直接去往剪辑楼去,刚进大门就看到王军正从走廊东头往这边走,便笑着打了声招呼,“王姐。”

  “来开《霸王别姬》的配乐定稿会吧,陈恺歌他们已经在放映室了。”

  “嗯,我现在就过去。”

  “别急,我问你个事情。”说这话的时候,王军正还特意看了看周围。

  见她这样子,周彦有些惊讶,她这是要自己跟说什么?

  两人凑近了之后,王军正低声问道,“你不是跟长安厂的滕文季有什么过节?”

  周彦皱起眉毛,“王姐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前两天有一个导演交流会,在燕京这边开的,与会的有我们厂、长春厂还有长安厂的导演,会上有人提到你的《想飞的钢琴少年》,滕文季表达了一些自己的意见。”

  王军正这么说,滕文季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了。

  “他怎么说的?”周彦问道。

  “其他倒没说,只说电影没有深度,细节粗糙。我们这次的交流会,跟你的电影没有关系,就是聊天的时候有人随口提了一嘴,他突然挑起毛病,我感觉挺反常的,所以问你跟他之间有没有过节。”

  周彦跟滕文季不熟,但是要说过节,还真可能有点。

  之前在乔家大院的时候,被周彦搞走的李杰汉就是滕文季的门生。

  这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不过周彦也有点想不通,滕文季能为了李杰汉那点事情,来找自己麻烦么?

  当然了,背地里说几句不痛不痒的评语,对周彦倒也没什么影响。

  “嗐,之前跟他学生李杰汉有点不愉快,或许因为这个吧,我也不是特别确定。”

  王军正点点头,“要跟你说的就这事,你知道就行。”

  “谢谢你,王姐。”周彦感激道。

  王军正摆摆手,“没什么,你也别受他的话影响,好好的啊,大姐还是非常看好你。”

  “姐你放心,我还不至于会受这种话的影响。”

  “嗯,那就好。”王军正笑了笑。

  其实那天滕文季说那话的时候,王军正就当场提了不同意见,把《想飞的钢琴少年》夸了夸,不过她没有跟周彦说,因为她还不至于要在周彦面前邀功。

  别人或许会顾着点滕文季的面子,但王军正却一点都不在乎,她跟滕文季本来就是同一辈的导演,而且她性格直爽,有什么就说什么。

  跟王军正分开之后,周彦也没有把滕文季的事情放在心上,这种事情他惦记着也没用,不过他也算留了个心眼,以后如果自己碰到什么麻烦,可能第一时间就要想到滕文季跟李杰汉。

  放映室里,陈恺歌正在带着赵季平看《霸王别姬》的片子,现在这部片子除了配乐之外,其他基本上已经做好了。

  他们也不是干看,旁边还放了个收录机,每看到一段,就播放一段已经做好的配乐。

  见到周彦,赵季平非常高兴,跟周彦又是握手,又是拍肩膀。

  “周彦,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了啊。”

  陈恺歌也笑道,“周彦,你没来的时候,赵大师可一直都在夸你。”

  “哈哈,我也是在其位谋其职,做我自己应该做的。”周彦笑了笑,问道,“你们看到哪儿了?”

  “也就看了十来分钟的片子,你来的正好,咱们一起看。”

  周彦点点头,他们也没有再寒暄,直接坐下来继续看片子。

  因为配乐提前就已经写好了,所以他们看片子的时候,只需要讨论曲子是否合适,是否需要做删减或者修改。

  修改肯定是要有的,因为他们之前都是根据片段写的曲子,现在整部电影剪出来,有些地方就未必合适,不过就算修改,也是小范围的,做一些微调就行。

  花了一上午时间,三人把片子看完,随后周彦跟赵季平又根据看片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展开进一步的讨论,最终二次分工,各自完成各自部分的修改。

  事情没有那么复杂,一天时间,周彦跟赵季平一直工作到晚上八点多钟,就把大部分问题修改好了。

  最后,还是陈恺歌先忍不住了。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们明天继续,其实基本上已经没问题了。”

  赵季平也点点头,“嗯,明天再有一个上午,就应该能够全部定稿了。”

  陈恺歌看了看外面的天,又看了看手表,“其实我原本准备到饭点就结束的,看到你们这么认真,我也就没好打扰,现在食堂肯定是没饭的,我带你们去外面找地方吃饭。”

  周彦笑道,“去我家,我让人做点。”

  陈恺歌倒也没有推让,“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你也不是会客气的人。”

  随后周彦又给家附近的饭店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做点菜,一会儿送到四合院去。

  等周彦他们到了四合院没多久,饭菜就已经送过来了。

  中午他们就没吃多少,晚上一直熬到现在,三个人都已经非常饿了,看着热气腾腾的大餐,三人都是食指大动。

  陈恺歌又忍不住看了眼客厅的柜子。

  还没等他开口,周彦就从柜子里面拿了两瓶茅台出来,赵季平毕竟是第一次到他家做客,自然是要给赵季平弄点好酒。

  陈恺歌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反客为主,接过酒瓶开始倒酒。

  喝酒这事,陈恺歌是真爱。

  赵季平搓了搓手,“今天可真冷啊。”

  陈恺歌一边倒酒,一边说道,“今天算什么冷,这几天,就今天最暖和了,不过赵大师你从长安来,自然感觉这边更冷。”

  周彦点点头,今天确实是燕京这几天来最暖和的了,甚至暖的有点不正常。

  酒倒好之后,陈恺歌给周彦他们一人分了一杯,随后就举着杯子笑道,“赵大师,那我就借花献佛,用这杯酒来欢迎你了。”

  赵季平也端起酒杯,“也别谁敬谁了,咱们三个一起喝。”

  一杯酒下肚,三人的身体都暖和起来,周彦赶忙吃了口菜,不吃菜,他是真下不去酒,陈恺歌又忙着给他们倒第二杯酒。

  周彦刚吃了块肉,赵季平又端起酒杯,“恺歌,我提议啊,咱们俩敬周彦一杯,感谢他的招待。”

  “没问题。”

  第二杯又下了肚。

  等到周彦吃下第二口菜,陈恺歌再次端起酒杯,“这一杯,是我作为导演,感谢两位配乐指导为咱们电影的付出而敬,十分感谢。”

  说罢,他仰头干了,周彦跟赵季平自然不能落后。

  就这样,没说几句话,也没吃几口菜,他们已经三杯酒下肚,他们用的是小杯子,一杯七钱酒,三杯二两出头。

  饶是周彦酒量不错,这样空着肚子上来喝二两高度酒,也有些难顶。

  不过这时陈恺歌也不急着进攻,开始聊起电影,三人就这样边吃边聊边喝,节奏慢慢缓了下来。

  对于《霸王别姬》,陈恺歌很自信,也很急,他急着让电影快点跟大众见面,急着让所有人知道他陈恺歌的厉害。

  酒过三巡,陈恺歌忽然问周彦,“你跟长安厂的滕文季导演熟不熟?”

  周彦一听陈恺歌说起滕文季,就知道王军正说的那个交流会,陈恺歌大概也在现场,不然不可能突然提起。

  “不算熟吧,之前在长安厂的时候照过面,怎么了?”

  陈恺歌笑了笑,“没什么,就是前些天见到了滕导,想着你之前在长安厂待过一段时间,或许你跟他滕导认识,就问了一句。”

  赵季平打了个嗝,也不知道是酒嗝还是饱嗝,他笑着说道,“周彦到哪儿都有熟人,长安厂都能算是他半个家了,从上到下跟他都很熟。我上次去长安厂的剪辑车间,杨主任还问我周彦最近怎么样。”

  “可不是嘛,在燕京厂这边也一样,有些人跟他比跟我还熟,说实话,我都有点嫉妒。”

  周彦笑道,“哪有那么夸张。”

  赵季平摆摆手,“可一点都不夸张,特别是长安厂的小姑娘,对你印象可好了。”

  “没错,他就是讨小姑娘喜欢。”

  “喜欢他那也正常,我要是二十出头小姑娘,肯定也喜欢。”

  “咱们电影的编剧李碧桦,赵大师你知道吧,对周彦印象也是好得很。她天天跟我吵的不开交,但是跟周彦说话都是笑盈盈的。”

  周彦扯了扯嘴角,这俩人越说越不正经了,连李碧桦都给扯上了。

  “来来来,别扯那些了,咱们喝酒。”周彦只能用酒堵住他们的嘴。

  ……

  后半程周彦的状态起来了,开始加快节奏,一会儿就把赵季平给撂倒了,陈恺歌也差不多了。

  因为明天还有事情,等到赵季平支撑不住后,陈恺歌也偃旗息鼓,鸣金收兵了。

  “我得回去了,明天咱们厂里面见,赵大师晚上就别走了,在这儿休息吧。”

  说着,陈恺歌就起身拿了衣服往外走。

  不过等他推开门,就看见外面白茫茫一片。

  陈恺歌看着灯光下泛白的院子,揉了揉眼睛,最后惊呼道,“下雪了。”

  周彦也跑出去看,竟然真下雪了。

  “这雪还不小,你晚上就别走了,跟赵大师在我家客房凑活一晚上吧。”

  陈恺歌看到地上的一层积雪,也知道这会儿回家确实不方便,便点点头,“好吧。”

  等回转到桌边,陈恺歌又给自己倒了杯酒,“既然不走了,那咱们再喝两杯。”

  “……”

  第二天早上,周彦还在被窝里,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钢琴声,这曲子有可能是即兴创作,一会儿激情昂扬,一会儿舒缓感伤。

  周彦披着大衣去到琴房,就见到赵季平坐在钢琴凳上忘我地弹着琴。

  等他弹完之后,周彦鼓了鼓掌。

  赵季平笑道,“看到琴不错,手痒弹了弹。”

  “即兴么?”

  “嗯,听出来很随意吧。”

  “很应景。”周彦笑了笑,又去取出小提琴,把刚才赵季平弹的曲子给拉了一遍,“配上小提琴,效果要好很多。”

  对于周彦听一遍就能拉出来,赵季平一点都不惊讶,这只能说明周彦耳朵好,记性好,而且他刚才随性弹的这首曲子也简单。

  拉完了赵季平的那一段,周彦又拉了另外一段。

  他拉的这一段,和弦走向正好跟赵季平那一段接在一起,但是表现的内容又全然不同。

  如果说赵季平的这段是表达了下雪时的疾和徐,那周彦接上的这段则有点快雪时晴的感觉,仿佛有一道阳光照在雪地上,然后雪慢慢融化,大地慢慢复苏。

  感受到乐曲的情绪,赵季平也忍不住把手搭在了琴键上,给了一组三连音。

  周彦明白他的意思,用一段轻快的旋律回应了这组三连音,之后两人一弹一拉,像是在对话一样,你来我往,最后乐曲推向高潮。

  一曲结束,周彦跟赵季平都笑了起来,能完成契合度如此之高的即兴创作,得益于两人强大的乐感。

  乐感强的好处就在这儿,即便是没听过的曲子,也能根据听过的部分大概预判出来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和声跟旋律,甚至可以凭借感觉知道哪里应该强,哪里应该弱,哪里是重音。

  当然,不仅仅是乐感强,也是因为两人经验都很丰富。

  虽然是即兴,但也不是胡乱创作,是有遵循规则的。

  赵季平笑呵呵地说道,“这是你的琴,你给取个名字吧。”

  周彦也笑了起来了,“我就不擅长起名字,而且这首曲子是你起的头,还是你来吧。”

  赵季平想了想,说,“叫《清晨·初雪·红太阳》,你觉得怎么样?”

  周彦觉得这个名字实在是省事,不过倒还算切题,便笑道,“我觉得挺好。”

  “好,那就叫它了,现在我们就把谱子给记下来。”

  “行,我来记后面,你记前面。”

  周彦找了笔和五线谱,跟赵季平开始记谱。

  他们刚开始写,陈恺歌揉着头发走了过来,“你们大清早的就在弹琴啊。”

  周彦笑道,“醒啦。”

  “不醒不行啊,你们弹的曲子一会儿快一会儿慢的,特别拨弄人。”陈恺歌打了个呵欠,又看到周彦穿着,“还是年轻身体好啊,这都不冷。”

  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周彦就哆嗦起来,连忙披着大衣回屋穿衣服去了。

  ……

  等他换完衣服回来,陈恺歌已经知道他们即兴创作了一首曲子,就跟他们说把上午的工作挪到下午,让他们上午好好写新曲的谱子。

  随后陈恺歌就先回去了。

  陈恺歌走了之后,周彦倒不急了,先去买了点早点,跟赵季平一边吃一边写。

  等到谱子写完之后,两人又拿着谱子开始讨论,有没有什么地方要修改。

  到了中午,谱子差不多成型的时候,周彦笑道,“后面我把曲子再编一编,让我们乐团演奏。”

  周彦搞乐团这事,赵季平是知道的,毕竟他儿子就在周彦他们班,这事早就跟他说过了。

  “写了就有乐团演奏,这敢情好。”

  “也不白用曲子,以后如果有公开演出,我都支付一部分费用,或者直接买断。”

  赵季平笑呵呵地摆手,“谈钱……”

  “必须谈钱,不谈就不像样子了,赵老师,这事你就听我的吧。”

  见周彦这么坚定,赵季平也没再说什么,而且他也没觉得这一首曲子能收多少钱。

  周彦看了看谱子,随后又想到一件事情,他笑着说道,“赵老师,我有个活想要找你帮忙,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什么活啊?”

  “有一部电影,我是编剧,导演是吴子牛,我想把这部电影配乐交给你来做。”

  听到周彦是编剧,赵季平只是微微有些意外,毕竟周彦连电影都拍了,当个编剧似乎也不算什么。

  “你自己怎么不做?既然是你的剧本,那你自己做配乐,应该更合适。”

  周彦笑道,“我其实自己还有一部电影要拍,到时候我肯定忙不过来。这部电影如果能请你来做,我也放心。”

  “电影什么时候拍?”

  “明年春天。”

  赵季平沉吟一会儿,随即点头道,“没问题,这活我接了。”

  “你不看看剧本么?”

  “没事,你的作品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其实不仅仅因为周彦,还因为吴子牛,这两人在一起,捣鼓出来的东西肯定也不会差,他没什么不放心的。

  周彦笑道,“那好,等《霸王别姬》这事结束之后,我再带你看剧本,顺便把片酬的事情说了。”

  “行,没问题。”

  下午两人去燕京厂,跟陈恺歌一起把配乐定了下来,接下来就是录制,然后剪到片子里面去。

  趁着傍晚有时间,周彦又带赵季平看了《树洞》的剧本,同时给他定了片酬是一万。

  这个价钱在周彦看来肯定不高,不过却把赵季平惊了一下,这相较于他给其他人配乐,价格提升了一大截。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uguo.cc。如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uguo.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