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音乐会_1990:从鲍家街开始
如果小说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44章 音乐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4章 音乐会

  燕京的第一场雪来的稍微有点迟,而且时间比较短,只下了一夜就停下了,不过好在量够大,所以还是有不少积雪,足够燕京市民们打雪仗了。

  跟赵季平确定好把《树洞》的配乐工作交给他之后,周彦又带赵季平去跟吴子牛接触了一下,三人聊了些配乐的事情。

  由赵季平来担任配乐师,吴子牛当然很满意,现在国内最知名的配乐师,还得是赵季平,周彦虽然作品卖得不错,但是配乐的电影太少了,“业绩”跟赵季平不能比。

  赵季平在燕京待到了周日,中间抽时间跟儿子赵嶙匆匆见了一面,然后就回了长安。

  礼拜一早上,距离初雪已经过去了四天时间,但依旧能看到一些人在阴影处打雪仗,因为这几天都有太阳,也就阴影处能够抠点雪出来了。

  周彦一大早起来,收拾收拾东西,就去了机场,跟乐团大部队汇合,这个礼拜四,也就是一月七号,他们的第一场演出在台岛进行。

  众人先到了香江,然后又从香江转道去了台岛。

  从燕京出发的时候,周彦就得到了好消息,他们第一场演出的两千张票已经全部卖完。

  他们这次在台岛总共有两场演出,第一场是周四,第二场是周六,毫无意外的,周六这场的票更好卖一点,上个礼拜就已经卖完了。

  周四的票先开始卖的,但是卖的更慢一点,才刚刚卖完,不过不管怎么样,票能卖完就是好事情,这也算是开门红了。

  下了飞机之后,大家都挺高兴,因为他们之前都没有来过宝岛,这片土地对他们来说有着重要的意义。

  “汪锋,你一会儿给我们多拍点照片,来一趟不能白来啊。”

  方秀对着怀抱相机的汪锋嘱咐了一句,汪锋只能点头,“好的,秀姐,我一定给你们多拍,胶卷带的够够的。”

  “也不能光堆量啊,还要拍好看点啊。”

  听到方秀又提出要求,汪锋苦着脸说道,“秀姐,我也不是专业的,这好不好看真不好把握。要不你去找周彦师兄吧,他拍照肯定利害。”

  方秀笑道,“我不干,要不你去?”

  “那算了。”汪锋摇摇头。

  “既然不敢,那就好好拍。”

  方秀撇撇嘴,谁不知道周彦师兄拍照好看呢?但让周彦给他们拍照,总有点杀鸡用了宰牛刀的感觉。

  周彦走在前面听到他们的谈话,笑了笑,没有搭茬,他毕竟是导演,又跟很多摄影师在一起学习探讨过,对构图和光影的研究虽然比不上专业的摄影师,但比汪锋他们这些只会摁快门的小趴菜要强多了。

  之前周彦给他们拍过一次照片,个个都竖大拇指。

  “后天才演出,明天排练,我们今天是不是能在北市逛一逛啊?”李碧茹笑呵呵地说道。

  “碧茹你精神头真好,这一路折腾的,我都快累挺了。”长笛手肖防彬撇嘴道。

  “谁叫你在飞机上不睡觉的呢?”

  “那也要能睡着才行。”

  肖防彬有些晕机,在飞机上难受得很,起飞跟降落的时候,差点吐了。晕机的不止他一个,这会儿不少人都无精打采的。

  “北市这边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李碧茹问道。

  方秀耸耸肩膀,“你问我哪知道,咱们这些人,只有周彦师兄来过。”

  周彦笑着说道,“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你们要是有精力,去西门町逛逛,尝一尝本地的小吃,不过说好了,你们不能单独行动,至少三个人同行,而且还要跟我或者方秀打报告,最好是能跟本地的工作人员一起。”

  他们一次来这么多人,张有安自然要安排一些本地的工作人员来接他们。

  “西门町有什么好吃的?”

  “你们自己去逛逛就知道了。”

  “我看报纸,好像说这边的奶茶特别好喝,一定要尝尝。”

  “我也看到了,那个叫什么店来着……想不起来了。”

  “蚵仔煎怎么样,我一直听说,没吃过。”

  “海蛎煎嘛,燕京就有的,不过我感觉有点腥。”

  “那是没做好吧。”

  “应该是不正宗,台岛这边肯定是正宗的。”

  ……

  虽然旅途劳顿,但团员们都挺兴奋,不停地聊着台岛的特色,当然,主要就是几个女孩子在聊,男孩子们相对沉默点。

  聊着聊着,李碧茹指着前面说道,“我看到来接我们的人了。”

  众人朝她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隔离带外面站着一群人,当头的一个男人手里举了一个牌子,上面用简体字写着:钢琴少年乐团。

  周彦大概看了一眼,有些意外,张有安跟他说,有三四个人来接他们,但是这一堆加起来得有十几个了,需要这么多人么?

  等他们再走近一点,其中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子举着一张音乐专辑,不停地挥手。

  “周彦,周彦。”

  她举手之后,旁边两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女子也举起手来。

  “周彦,周彦。”

  看到此景此景,周彦有些懵圈,这几个女的,也不像是张有安派来接机的啊。

  身后方秀他们也议论起来。

  “这是来接我们的工作人员么?”

  “怎么看着像影迷呢?”

  “乐迷,是乐迷。”

  “周彦师兄在台岛这边人气这么高啊。”

  “不过周彦师兄的乐迷,都挺成熟的啊。”

  “嗯嗯,我还以为喜欢周彦师兄的,都是像我们这样的小姑娘。”

  “……”

  周彦带着疑惑走了过去,举着牌子的那个人男子正要说话,旁边最先喊周彦的那个女子就激动地把音乐专辑伸到周彦面前。

  “周彦,周彦,我们是你的乐迷,给我们签个名吧。”

  其他几个女子也同样把专辑伸了过来。

  周彦掏了掏口袋,只有一支钢笔,也不太适合在专辑上签名。

  看到周彦的动作,她们就贴心地递了一支记号笔过来。

  周彦笑了笑,接过记号笔,挨个在专辑上签名。

  带着专辑来签名的有七八个人,只有两个男的,另外都是女的,而且每个人都带了不止一张专辑。

  “周彦,我老公跟女儿也都很喜欢你,能多签两张么?”

  反正也没多少人,周彦倒也来者不拒,又给那个女的签了两张。

  等到周彦给他们签完名之后,那个举牌子的男人才有机会开口,“周老师,我们是张总派过来接你的。”

  周彦点点头,“嗯,我们先出去说。”

  随后周彦又对那几个乐迷挥挥手,“各位,再见。”

  “再见,再见,我们都买了你音乐会的票哦,后天见啦。”

  周彦双手合十,“感谢各位的支持,我们先走了。”

  “加油哦。”

  等周彦朝前走了,他们又对方秀他们握拳,“小朋友们,你们也要加油哦。”

  看到几个阿姨这么热情,方秀他们也笑着回应。

  “谢谢阿姨。”

  “叫什么阿姨,叫姐姐哦。”

  “谢谢姐姐们。”

  “还有哥哥。”

  “谢谢哥哥姐姐们。”

  ……

  走了一截,刚才举牌子的那个男人自我介绍道,“周老师,我是齐云翔,这次你们在台岛的行程,都是我陪同。”

  “你好。”周彦点点头,又问道,“刚才这几个,是不是你们安排的?”

  齐云翔连连摆手,“不是,绝对不是,我们也很意外。本来他们跟我们不在一起的,因为看到我们举的牌子,才过来的。”

  “那他们怎么知道我行程的?”周彦疑惑道。

  齐云翔笑道,“我问了,有一个女的丈夫就在机场工作,很容易就查到你们的行程。”

  方秀不禁感慨道,“台岛这边的音乐氛围真好啊,这么多阿姨都听纯音乐专辑。”

  在内地,这种纯音乐专辑不太吃香,而且追星的也基本上都是年轻人,很少见到这么多四十岁左右的姐姐。

  齐云翔笑了笑,没有解释。

  周彦在台岛的名气,有一大半,都是《边走边谈》那档节目给他带来的,比如刚才那几个,都是看了周彦那一期节目,然后再去看电影《想飞的钢琴少年》,最后才去了解里面的音乐。

  不然的话,如果只是听到了《钢琴少年》这张专辑,也不会知道周彦长什么样子,更不会来接机了。

  所以说,长相真的很重要,如果周彦不是长得好看,这些大姐哪里会这么喜欢他。

  众人到了酒店之后,稍作休整,有些团员就兴致勃勃地要出去玩。

  周彦把要出去玩的人统计了一下,总共十五个人,就让齐云翔派两个人带着他们出去。

  至于周彦自己,可没时间跟他们去玩,一会儿音乐会总监杜自持还要过来,他们要对接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张有安跟杜自持一起过来了。

  杜自持中等身材,染了一头黄毛,穿着也很随意。台岛本来就不算冷,这几天又是大晴天,所以杜自持就里面穿了一件格子衬衫,外面穿了一件皮夹克。

  他跟周彦还是第一次见面,一上来两人握了握手,随后他笑道,“周老师,我们终于是见上面了。”

  周彦也笑道,“杜先生,这段时间咱们这些人可都要仰仗你的帮助。”

  “你太客气了,其实你们这类音乐会我能帮到的不多,舞台也不需要太多设计。”

  杜自持说的也没错,给周彦他们做音乐会,确实要轻松很多,而不像给刘得华他们做演唱会,舞美、灯光、服装、音响……各种各样的舞台设计,都要他操心。

  但是他说自己没帮上忙,那绝对是谦虚。

  虽然舞台上需要他操心的不多,但是前期的筹备他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场地的安排,宣传跟票务的接入,还有一些乐器,是没有办法从内地带过来的,需要从本地租或者借,这些都是他在负责。

  杜自持在台岛音乐界还有些人脉,做这些事情,比张有安要得心应手。

  寒暄了几句之后,杜自持说道,“后天的现场,李综盛跟林忆莲已经确定会到现场,我的想法是,要不要安排一个互动环节,让林忆莲上台说几句,或者唱首歌也行。”

  林忆莲要到现场听音乐会这事,周彦之前就听张有安说过,不过那时候还不十分确定,也没说安排互动节目的事情。

  周彦想了想,问道,“方便么?”

  “方便,而且不要出场费。”

  林忆莲新专辑发行在即,这时候也是宣传的关键时刻,到周彦的音乐会互动一下,也有助于新专辑的宣传。

  周彦点点头,说道,“唱歌就算了,我在台上感谢一下他们吧。”

  他还是觉得这种音乐会,加上流行歌曲演唱有点不搭。

  “那行,就简单台上台下互动一下。”

  “好。”

  “还有件事情,明天排练的时候,要录一版出来,所以到时候大家的着装要注意一点,跟正式演出的时候一样。”杜自持又说道。

  “这是为什么?”周彦疑惑道。

  一般情况下,如果要录制演出视频,那都是正式演出才会做的,哪有专门录彩排的,正式演出的时候,现场有观众,拍出来的效果肯定要更好一点。

  杜自持笑着解释道,“音乐厅外面有一块大屏幕,后天正式演出的时候,这个大屏边上会放一些座位,提供给那些没有买到票的人坐,让他们也能看到演出。”

  周彦挑了挑眉毛,他没想到这边的音乐厅还有这样的操作。

  “外面的座位免费么?”

  “当然是免费的。”杜自持笑了笑,“主要也是为了宣传,这块大屏还是有不少路人能够看到的,也可以吸引到一些之前没有关注到音乐会的人。”

  “嗯,我明白,回头我会跟团员们说的。”

  周彦对那块大屏还挺感兴趣的,这种模式非常容易吸引到路人,原因无它,就是免费。

  试想一下,如果你是个晚上没事出来散步的路人,忽然看到音乐厅前面有个大屏幕,上面播放着音乐厅里面正在演出的节目,不管这音乐能不能吸引到你,大概也会驻足停一会儿,反正是不要钱的,听着消消食也行。

  如果只是给那些想买票而没有买到票的人看,周彦觉得应该也不值当费此周章,因为周四那场票才刚刚卖完而已,没有那么紧俏。

  ……

  郑又青一放学就奔了命地往家跑,同桌要请她去吃蚵仔煎她都没去。

  刚到家,郑又青就跑到厨房问妈妈,“妈,战果如何?”

  许琳茹叹了口气,“唉,你贺叔叔的消息不准啦,我们没有碰到周彦。”

  贺叔叔是他们的邻居,在机场工作,今天他们能够去接机,就是从贺叔叔那里得到的消息。

  郑又青一下子愣住了,“没有么?”

  “嗯,没有哦,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或许是改签了,一会儿等你贺叔叔下班回来,我去问问他。”

  “哦。”郑又青点点头,拎着书包回房间。

  到了房间之后,郑又青把书包往床上一扔,然后就往后一躺。

  因为知道妈妈跟几个阿姨去机场接机,她今天期待了一整天,放学的路上,她都是一路小跑着回来的。

  失望肯定是失望的,她还想着拿到签名专辑之后跟同桌炫耀呢。

  盯了一会儿天花板,郑又青又爬了起来。

  签名专辑没有就没有吧,好在后天他们还要去现场听音乐会,能见到周彦本人。

  起身之后,郑又青把书包打开,准备复习今天的功课,等她找到书,走到书桌边上,却见到桌子上有一张《钢琴少年》专辑。

  郑又青再定睛一看,专辑上面竟然有签名,是周彦签的,她一下子明白了,妈妈刚才说没见到周彦那是骗她的。

  拿着专辑,郑又青跑到厨房,抱着许琳茹亲了一口,“妈,我爱你。”

  许琳茹擦了擦脸上,“幸好我拿到了周彦的签名专辑,不然可就保不住女儿的爱喽。”

  “没有签名专辑,我也依旧爱你的。”

  “那可就不好说了。”

  ……

  第二天一早,周彦他们就去了音乐厅,进去之前周彦还特意看了看音乐厅外面的那个屏幕。

  杜自持说是大屏,其实不算太大,周彦目测屏幕的长度只有两米多,高度也就两米左右。

  这是一面led屏幕,灯珠间距也比较大,肯定是16开外,这种屏幕离近了根本就看不清楚,必须离远一点。

  不过现在是93年,户外全彩led屏才刚刚起步,音乐厅门口能立这样一个屏幕,已经非常厉害了。

  像这样屏幕,内地现在可能连一块都找不到。

  在周彦看来,这块屏幕不算大,不过在方秀他们这些学生眼中,这就算是个巨无霸了,他们之前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屏幕。

  进了音乐厅之后,他们开始找位置,音乐厅的负责人先过来给他们指导了一番。

  不同音乐厅的声学设计都是不同的,所以说乐团在演奏的时候也要根据音乐厅的声学构造进行位置排列,以求现场能够达到最好的效果。

  音乐厅的负责人对音乐厅的声学构造当然非常了解,知道各声部怎么排列会更出效果,之后周彦他们根据负责人的指导,然后自己又做了一些调整。

  光是一个定位,就花了两三个小时。

  位置定好了之后,才开始正式的彩排。

  把所有曲目现场彩排了一遍之后,杜自持他们又安排人过来录制视频,用作明天在大屏播放。

  这一通下来,一天时间基本上就过去了。

  晚上周彦也没让他们加班排练,六点多钟就把他们给放了,不过因为明天有演出,所以周彦不准他们出去逛街、吃东西,全部都待在酒店里面,哪也不准去。

  年轻人心性不稳,爱玩,周彦都理解,所以昨天来了台岛之后,周彦放他们出去玩了,但今天可不是玩的时候,明天就有演出,他们需要对整个乐团负责。

  周彦自己也是以身作则,待在房间里面哪儿也没去,并且在九点钟的时候准时上床睡觉。

  他之前认床比较厉害,经过这两年的锻炼,要好了很多,在床上躺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沉沉睡去。

  养足了精神,第二天吃过午饭,周彦带着他们再次去到音乐厅。

  一直到六点半,音乐厅开始检票入场,整场音乐会总共一个半小时,从七点到八点半。

  ……

  郑又青跟母亲许琳茹早早地就等在音乐厅外面候场,到了六点半开始检票的时候,两人没有去排队,因为爸爸郑晓安还没到。

  “爸爸不会迟到吧。”郑又青看着不断往门口去的人群,有些焦急。

  跟他们一起来的其他朋友们,也已经去检票了。

  许琳茹笑道,“不会的,还有半个小时呢,再等十分钟,如果爸爸还不来,我们就进去。”

  母女俩又等了七八分钟,郑晓安终于气喘吁吁地来了。

  “路上太堵了。”

  许琳茹笑了笑,“没事,时间还有很多,咱们去检票吧。”

  一家三口进了音乐厅,就朝最前面走去,他们买了第二排的位置,离舞台非常近。

  为了选到比较好的位置,他们还特别咨询了懂音乐的人,最终选了第二排靠左的位置,别人告诉他们,这个位置不仅仅离舞台近,能看到乐手,而且靠近小提琴区,听乐曲的主旋律非常有优势。

  而且这场音乐会的价格不贵,第二排的价格跟后面也没差多少,所以他们就果断出手了。

  这会儿演奏者们都已经就位,不过现场的灯光没有给到台上,郑又青原本想要在台上找到周彦,却发现舞台的光线太暗了,根本就找不到。

  音乐厅里面大家都比较安静,所以郑又青也不好意思说话。

  六点五十的时候,全部观众都已经入场了,但现场比较安静,所有人都不说话,这让郑又青感觉像是进入了某种静默仪式。

  一开始她还感觉挺焦躁的,但是过了几分钟,她忽然开始适应这种气氛,心也跟着渐渐静了下来。

  到了七点钟,音乐厅的灯光忽然给到了舞台上,台下有人忍不住鼓起掌,郑又青也跟着鼓掌,她又在台上寻找周彦的踪迹,但是看了一圈都没有发现。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舞台的左边走上来两个人。

  见到这两个人,原本还比较微弱的掌声一下子响亮起来,郑又青也挑了挑眉毛,因为她看到了周彦。

  两人到了舞台中央,一起朝台下弯腰致意,之后周彦走到中后排,另一个人则站到了指挥台。

  还没等郑又青反应过来,乐队指挥抬手做了两下动作,一道洪亮的钟声响了起来。

  这是一首观众们之前没有听过的曲子,但是他们并不意外,因为音乐会的节目单上面写了这首曲子的名字——故宫的记忆,他们之前就看到。

  因为观众们之前基本上只听过《钢琴少年》里面的曲子,对周彦的风格认识不够,所以在节目单上看到《故宫的记忆》的名字时,还以为这首曲子的风格应该跟《钢琴少年》这张专辑差不多。

  但是此时听到《故宫的记忆》之后,他们才发现之前的猜测大错特错,这首曲子跟《钢琴少年》的风格完全不同。

  恢弘大气,一下子就让人想到辉煌的宫殿。

  特别是刚才那一道钟声,仿佛一下子就把他们拉到了古代。

  郑又青脑子都嗡嗡的,完全沉迷在了其中,周边的其他人也都差不多,这开场的曲子给他们的冲击太强了。

  之前周彦他们在编节目单的时候,也是考虑要先声夺人,让那一道钟声像是打开一个开关一样,把听众们拉到音乐会的气氛当中来。

  一首曲子六分多钟,很多人还意犹未尽就已经结束了。

  第一首曲子结束之后,乐队倒也没有急着演奏第二首曲子。

  周彦拿着竹笛走到了前面,小提琴组的前面有一个凳子,他坐了下去,随后他也没有急着继续演奏,而是对着面前的话筒说道,“大家好,我是周彦,感谢大家今天能够来参加这场音乐会。”

  听到周彦开口,现场原本渐渐弱下去的掌声又再次变得响亮。

  周彦笑了笑,又继续说道,“刚才这首曲子叫《故宫的记忆》,这是我为燕京电视台的宣传片《故宫:记忆》写的一首配乐。它的名字叫故宫的记忆,其实也是我们民族共同的记忆,我想,在座的很多人在听这首曲子的时候,灵魂深处的一些东西会被勾动起来。很多时候,音乐是一座桥梁,它不仅仅连通着不同的个体,也连通了我们个体自身身体里面的某些东西,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台上为你们演奏,也是为什么你们会来到音乐会。”

  说完了《故宫的记忆》,周彦又开始说下一首曲子,“接下来这首,叫《夜莺》,是一首竹笛协奏曲,所以我就坐到前面了。”

  简单说了一句,周彦让人把话筒关了,然后跟指挥岳林示意了一下,后者会意,开始起拍。

  随后第二首曲子的演奏开始。

  依旧是一首大家没听过的曲子,这首风格跟《故宫的记忆》以及《钢琴少年》里面的曲子也不太一样,没有那么恢弘,但古风十足。

  而且这首曲子是竹笛协奏曲,周彦就坐在舞台的前面,当笛声响起的时候,专门为了周彦而来的观众都兴奋不已,郑家一家三口就是如此。

  特别是他们还坐在第二排左边,正好能够近距离看到周彦。

  之前他们在看《边走边谈》的时候,就觉得周彦吹笛子实在帅气,现在近距离听了周彦吹奏《夜莺》,才发现,之前在节目里面的时候,周彦根本就没有发挥出真正的水平。

  如果不是因为在音乐厅,郑又青都忍不住要大喊周彦的名字了。

  杜自持站在舞台的侧边,看着台上的演出,也是忍不住赞叹,周彦的台风实在太正了。

  他也看过不少人吹笛子,但没有一个画面有周彦看起来这么好看的,虽然周彦的长相占了便宜,但也不仅仅是长相的原因。

  周彦私下谈话的时候,非常亲和,而且善于聊天,但是一旦拿起竹笛,感觉就完全变了,整个人仿佛一下子从地面跳到了云层。

  另外,也不得不夸一夸央音的这些学生,水平真的很好。

  杜自持听说,这些学生里面不少都是二年级三年级的,这太让他惊讶了,不论是台岛还是香江,想要从音乐学院里面找到水平很高的二三年级学生,其实是不容易的。

  而此时坐在第一排的林忆莲跟李综盛,也是同样感慨,他们原本以为《钢琴少年》里面的曲子已经足够厉害,没想到还有更厉害的。

  开场的这两首曲子,一首《故宫的记忆》,一首《夜莺》,让李综盛惊为天人。

  一想到这些曲子都是周彦写的,李综盛甚至生出一点自惭形秽的感觉,但是随后又给自己打了打气,毕竟他们走的路不一样。

  而离李综盛他们不远处,还有一个人戴着帽子,围着围巾的女观众,也是一脸笑意地看着周彦。

  如果林忆莲稍微往她的方向多看几眼,说不定就能认出来这是这两年正火的女演员王祖贤。

  王祖贤此时的目光都停留在周彦身上,她前些日子就回台岛了,也早就拿到了音乐会的门票,如果不是因为周彦要准备演出,而且跟其他人住在一个酒店,她早就去找周彦了。

  《夜莺》之后下一首曲子《重逢》,现场观众们可就不陌生了,很多人即便没有买过《钢琴少年》专辑,也在《想飞的钢琴少年》里面听过。

  而且现在很多饭店都喜欢用《重逢》作为背景音乐,即便不关注周彦,也会觉得这首曲子耳熟。

  再之后就是《风筝》、《永远同在》、《克罗地亚狂想曲》等大家熟悉的曲子。

  一个半小时说起来挺长,但台下的观众却觉得今晚这一半个小时过得很快,他们听了很多曲子,却感觉没有听够。

  到了最后还有几分钟的时候,周彦将竹笛放下,然后跑到钢琴前坐下,随后他在一片掌声当中,弹起了《夏天》。

  等到这首曲子结束之后,按理说今天的音乐会也就跟着结束了,因为节目单上,《夏天》就是最后一个节目。

  但是周彦却没有起身,依旧坐在了钢琴凳上,又把话筒给掰到面前。

  “到这里,今天的音乐会应该就结束了,不过今天现场来了几位特别嘉宾,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周彦笑了笑,然后看向林忆莲跟李综盛的方向,“欢迎我的两位朋友,林忆莲,李综盛。”

  听到周彦介绍自己,林忆莲跟李综盛也非常礼貌地站起身来,转身跟观众们弯腰致意。

  现场的观众没想到今天来听音乐会还能收获这样的惊喜,纷纷为林忆莲跟李综盛献出自己的掌声。

  这时已经有人拿了话筒给他们俩,李综盛接过话筒之后,笑着说道,“非常荣幸能够来到今天的音乐会,我毫不夸张的说,今天是我今年以来听过最好听的音乐会。”

  周彦在台上笑道,“我要提醒各位一下,今天是一月七号,我想李综盛先生今年应该还没有听过其他音乐会。”

  原本观众们只是鼓掌,听到周彦这话,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们没想到周彦还挺幽默。

  林忆莲笑着接过话茬,“所以李先生这话绝对真心。”

  李综盛也笑了起来,“希望周彦能够多来台岛开音乐会,这样我们就能经常听到这样高水平的演奏了。过两天,也就是周六时候,在这里还有一场,希望大家能够再来捧场,我一会也去买一张票。”

  “已经没票了啦,你想买也买不到了。”林忆莲笑道。

  李综盛一愣,“啊,都已经卖光了么?看来周彦的音乐会还是开少了,要是多开几场,就不会买不到票了,大家说,是不是?”

  “没错。”

  周彦在台上看到他们俩一唱一和,也笑了起来,他没想到李综盛竟然还挺会搞气氛。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uguo.cc。如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uguo.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